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轻吕2

第二十九章 轻吕2

        张成不由自主的转过头去,不去看这残忍的一幕。他心里很清楚,如果他做出了某些和土着价值观相悖的行为,那很容易引起别人怀疑。而他的穿越者身份其实是根本经不起查的。这个世界绝对是高魔世界,土着中的强者似乎很容易就能判断出“异人”的身份。

        而且话要说回来,蜥蜴人沦为俘虏虽然很糟糕,但人类落到蜥蜴人手里,下场绝不会更好。别的不说,看看这些人型蜥蜴那锋利的牙齿,就知道他们不是吃素的动物。

        “奇怪……”小熊说道。“这地方有古怪。”

        张成跳下车,主动走进洞穴去。这个举动被看成指挥官亲自巡视战场,所以并没有引起什么特别的注意。几名士兵还主动跟在他身后,做出保护长官的态势。

        张成几乎是本能的给自己上了一个“奥术视觉”。搜刮战利品的时候,这个魔法是绝对不可少的。这个世界的制造工艺显然不讲究精细美观,不少魔法物品做的和旧石器时代一样。

        洞穴里的环境虽然陌生,但是和脑子里的游戏地图却也勉强对的上。但是,游戏里可没看到这个玩意。

        此时此刻,张成看到前方正中央,有一个类似于乌龟的石头雕塑。在石头雕塑的背上,插着一把剑。

        这不是真实之物,而是一把虚幻之剑。这把剑在奥术视觉中在微微发光,散发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危险感。但是与此同时,这把剑本身很不真实,剑身几乎在飘荡,让人怀疑下一秒钟它就会消散于无形。

        没有奥术视觉估计看不到这把剑。因为如此明显的东西,四周人类士兵来来往往,却没人多看哪怕一眼。

        “张成……”脑海里,小熊发出了一声几不可闻的惊叹。“原来是这个东西……”

        “这是什么?”

        “我现在为什么他们能在我本体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布下这种针对性的结界了。原来如此……难怪……借用这种玩意的力量啊。”

        “这是什么?”

        “轻吕。”小熊回答。“没听过?”

        张成不得不表示自己是个异人,真心对这个世界上的东西不太熟悉。这东西显然不是一般的魔法物品。

        “很多年前,武王伐纣,”小熊说道。“所有人都觉得他是在送死。因为商王朝有被称为帝灵的大灵庇护。那些殷人确实做的很过分,但是他们也成功的将死去的每一个君王,每一个祖灵都升格为大灵了。而起他们还有更宏伟的计划,那是……”小熊顿了顿。“异想天开,狂妄无知,贪婪凶残到极点的计划。”

        “他们想干什么?”张成忍不住问。

        “封神。”小熊说道。“不是我这样老老实实制造神职,而是指望一步登天,将殷商数十位祖灵升级而成的大灵,一下子全部封神,一口气建造一个完整的神系。更糟糕的是,这个计划居然有理论上的可行性。”

        “啊……”张成呆了。他突然想起之前童律说的事情。原来如此?哪怕张成不解其深意,却也立刻明白,这种事情,诸神肯定不会喜欢。

        哪怕这些神的出现并不需要诸神付出什么代价,他们也不会喜欢。作为二十一世纪的人,他很清楚,没一家公司会喜欢身边一下子多了一大堆同行。同行是冤家这句话不是白说的。

        “据说,武王伐纣,过河,河中跳出白鱼,落入王舟。”小熊说道。“武王亲手拔剑,剖鱼烤鱼,向诸神献祭。很乖巧很懂事对不?在那一天,诸神一起对着周人的远征军露出了微笑。”

        “但是诸神应该……不可能直接干涉人间吧?”张成试探的问道。

        “是的,诸神不想直接下场,”小熊回答。“但是和直接下场也差不了多少了。那一天,殷王受率领他的大军走上战场,纵然周人满怀为先君复仇的怒火,但是他们要面对着是比他们多上十倍的军队,还有盘旋于天空之上,以绝大力量庇佑殷商全军的数十个帝灵。自从将祖灵升华为大灵后,殷商军队从没有在任何一场大战中失败过。而那一天,所有的帝灵都来到了战场,几乎重演了当初夏禹‘百灵之战’的场面,那惊人的力量把牧野的天空都遮蔽了,强的甚至让人产生一种错觉,觉得诸神降世也不过如此。如果正面开打,周人能撑上小半个时辰就算运气爆棚。然后呢,”小熊的声音充满了嘲讽的味道。“周武王从身上拔出自己的长剑指向天空,帝灵们就立刻就像泡沫一样消失在空气中,整个殷商军队瞬间茫然失措,因为守护他们心灵的力量突然不见了。姜尚率领区区一百人挑战,他只朝着殷人的军队射了一箭,失去帝灵护持的殷商军队瞬间斗志瓦解,开始了全军溃退。那一天周人的远征军啥都没做,就是在那里围追堵截殷商的溃军而已。”

        “为什么?”张成忍不住问道。

        “就这个东西……轻吕。”小熊回答。

        “这个是……”张成从小熊的话里找到了关键。“周武王将剑指向天空?你是说,这是武王的佩剑?”

        “不,这是轻吕。别问我为什么它叫轻吕,这只是个名字。这是一把用来弑神的武器。当然不只是诸神,对大灵也有奇效。或者说,对付所有此类存在都有奇效。”

        “可是这……”张成想说这不是一把剑,这只是一道幻影。

        “这是一种力量,”小熊说道。“可以凝聚于武器之上。我之前不懂这些蜥蜴人为什么突然之间做出如此规模的结界,原来是借用轻吕的力量啊。我现在有点明白为什么这场神战会爆发了……看样子,两边都觉得自己有绝对的胜算呀!”

        四周其他人都没有注意到轻吕。或者说,他们看不到这把虚幻之剑。相反,因为确认并无敌人残留,所以几个士兵都比较松懈,把注意力集中在那些阴暗的,但是可能藏人的角落里。不过那架势与其说他们想找出隐藏的敌人,不如说他们在尝试搜索被隐藏起来的财物。

        淮夷虽然穷,但是也是有那么一些财物的。

        毕竟是百人规模的军队,施法者有限。此刻除了张成之外,并无别的施法者进入洞穴,也就是说现在能看到轻吕的只有张成一个人。

        “张成,想不想冒险一次?”小熊蛊惑道。

        “怎么冒险?”

        “你正好有一把佩剑,把剑插在那个位置,就那个裂缝,和轻吕合并在一起,轻吕就会被封存在你的剑中。”小熊说道。“我先提醒,一旦此事被诸神得知,你就死定了。那是绝对没有任何希望的必死结果。诸神允许这玩意掌握在神灵手里,因为这东西本身就是神灵制造的,但是绝不会允许任何凡物拥有它,更何况一个异人。因为这等同于给予凡物弑神的权力。至于诸神会怎么弄死你,我只能说方法太多,无法预估。”

        “可是……诸神应该很容易知道这东西落在谁手里吧?”张成倒是愿意冒险。不过如果是一定会被发觉,那不叫冒险,那叫作死。

        “不,祂们不知道。”小熊回答。“这本来就是消耗品,是维持结界的。但我的本体跑了,结界已经毫无意义。这东西已经没人管,过上几天,甚至也许只用半天,就会彻底消散。你收起来的话,祂们绝对不会察觉,最多只是有点怀疑。记得,上头那位正在进行神战呢,哪里有闲工夫来证实自己的小小怀疑呀。”

        张成被说服了,他走上前,抽出含光宝剑,效法轻吕的位置,将剑插入那条裂缝。

        原先扭曲虚幻,宛如烟雾一样的轻吕慢慢的消失,不,不是消失,而是和含光结合在一起了。前后大概十几秒钟,轻吕已经不见,只有含光宝剑插在那里。

        边上的士兵都没注意到张成的这个举动,哪怕注意到了,他们也丝毫不在意。他们看不见轻吕,也不了解这段历史,根本不懂张成这种做法到底意味着什么。

        张成拔出宝剑。含光看上去和之前没什么不同,不管是光泽还是剑身表面上都看不出有什么问题,但是张成握着剑柄集中注意力的时候,却隐约能感觉到其中那股毁灭性的力量。

        他不敢再留,于是离开了洞穴。

        已经没什么值得一提的战斗了。最后开始清理战斗结果,俘虏被带上桎梏,用绳子拴着带回去——这是个奴隶制的年代,士兵们不仅随身携带武器,还随身携带绳索和桎梏,为了方便抓俘虏。或者说,俘虏本身就是战利品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事实上,讨伐这些蛮夷之辈,想要得到很多财物是不可能的,想发财就只有抓俘虏。在这方面,昆吾大夫的部队哪怕不能说经验丰富,起码也是熟门熟路,根本无需上级命令。

        接着,牧师开始治疗战斗中受伤的士兵。百人规模的部队牧师其实不多,就只有两个。不过伤员幸好其实也很少。淮夷根本没进行什么像样的抵抗。

        精锐部队就这点好,一切都运行有序,根本无需张成这个其实压根不懂指挥的指挥官下达多余的命令。有人开始清点战利品,有人开始拷问俘虏,也有人被派出去进行必要的搜索,寻找所有有价值的东西。

        “这些淮夷果然有鬼。”一名士兵走到张成身边。张成忘记了他的名字,不过隐约想起这人曾经在宴会场里见过。这意味着对方不是普通庶民,而是昆吾大夫的家臣或者封臣之类,是个士人。在这个时代,这种身份意味着要么他是战车兵,要么他是步兵的队正。

        “什么鬼?”

        “据说这是一处玉矿。”对方指了指不远处的山洞。“据说是淮夷偶然发现了这里居然有一些裸露的玉石,然后这才聚集过来想要采矿。”

        张成现在已经知道在这个世界虽然原始落后,但是采矿业什么的还是有的。此外,他也知道例如玉圭,玉佩,玉璧、玉戒之类的东西,基本上等于魔法物品的代名词。这意味着玉矿是极有价值的矿物。对于任何种族,任何国家,任何势力都是如此。

        原来如此。张成现在彻底明白了,这就是蜥蜴人为什么会不离开的原因。不管他们有没有完成预定任务,有没有抓到黄熊,他们都不会离开。因为这地方有矿石。同理可很容易理解,在游戏里为什么这地方只有成年蜥蜴人,而没有小孩和老人。

        一个矿场,对于玩家而言显然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开采需要人手和时间,而且挖掘得到的也只是价值很低的半成品矿石。就像是游戏开局boss,也就是那个残废豺狼人身上的武器和盔甲一样,这种低价值的东西因为不值钱,甚至被游戏设置为“无法拾取”。这地方的矿石也是同样的道理。

        当然,对于一个过路的,类似于雇佣兵身份的玩家,矿产一文不值。但对于本地领主,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张成对于这个世界的规矩还不是特别熟悉,所以不知道这么一处有争议的矿产究竟属于谁。但是从这位一脸的羡慕表情来看,毫无疑问这是一件大好事情。

        “玉矿啊,虽然不大,”对方那种表情张成在地球上见过,所谓羡慕嫉妒恨就是最贴切的形容。“昆吾大夫会很重视的。”

        说话之间,迁也过来了。

        虽然迁也是一脸笑意,但是如果能凝神细看,照样能看到它眼眸深处那嫉恨的光芒。玉石矿的事情并不是秘密,此时此刻,迁也已经知道这事情了。当然,作为一个土着,他很清楚发现这种矿产意味着什么。

        沼泽边缘的田地,由于土质差而且易涝,所以不算什么好地,就算是昆吾大夫封给了张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沼泽中心发现了矿产资源,情况就完全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