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九夷之师2

第三十三章 九夷之师2

        毕竟这里是蛮荒时代,地球人喜闻乐见的各种诈骗骚套路还没有出现,就算有,也只是雏形。所以整个社会上诚信交易还是主流。所以张成不用担心骗子拿假货出来。当然了,例如低买高卖之类手段不在其中——这是商人的本能,不算是欺诈。

        幸亏之前捞的够多。说实话,虽然说游戏里玩家的金钱来源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杀怪后出售战利品,但现实证明其实这并非最赚钱的买卖。就像地球上雇佣兵很赚钱,但最赚钱的绝非雇佣兵这个行业。这个世界此刻最赚钱的应该还是商人。张成如果不是黑了那个老头一把,哪怕昆吾大夫给他封了地,还给了他众多财物和奴仆,他也很难在仓促之间拿出这么多钱来。

        如果无法开启第二幕地图,面对着未知的世界,张成或许可以在这个世界上选择成为一个商人,投身到商品经济发展的浪潮中去。好吧,以上纯属幻想。在蛮荒世界行商,是要有付出生命的觉悟的。

        “去拿过来,我想看看龙漦到底什么样子。”张成说道。这不是谎话,他确实很好奇。

        正在说话之间,却听见外面有喧哗声。有仆人跑过来报告:黄公来了。

        不会是叫我出去打仗吧?张成心里嘀咕。但是想起来黄公是昆吾大夫的心腹,召集封臣准备战斗这种小事情似乎不合适黄公的身份。

        话说,在西陲大夫到来后,昆吾城这边的安全形势大为好转,所以昆吾大夫的主要精力就从战争变成了外交。主要就是和各路诸侯联系。不用想也明白,这是个很艰难的工作。毕竟说到底,昆吾大夫只是一个大夫,连“诸侯”都排不上那种。纵然你血统高贵,但人家各个诸侯哪个不是同样的名门贵胄?天子同姓都一大堆呢。指挥军队的,不是诸侯本人就是世子。在这个讲究阶级出身的年代,他这种大夫正常想要在诸侯之中有发言权,那是不可能的。也全亏眼下特定的局势,两位大夫联手,至少在兵力上达到了小诸侯的档次,这才能稍微争取一下。要知道,一个弄不好,昆吾大夫这种小势力很可能沦为炮灰之流,那情况就很糟糕了。

        很快,黄公从外面来了。两人见礼,分宾主席地而坐。话说现在的张成也已经初步掌握了这个世界的礼仪规则,至少这种日常小事上,他做的和土着已经没什么区别了。

        黄公尚未开口,先看了看左右。张成会意,吩咐下人离开。等到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黄公开口了。

        “张成公子,这一次我是奉昆吾大夫的密令而来。”

        “昆吾大夫的密令?”张成一惊,立刻明白了几分。“那个……战局不妙吗?”

        他已经知道在这场犬戎大入侵中,昆吾城其实只是战争中不起眼的一个角落罢了。虽然昆吾大夫屡战屡胜,但是说句不客气的话,这种规模的战斗,赢上十次八次都没什么大价值。真正的战争重心是各大诸侯的联军。听说之前联军已经有了统合的趋势,莫非是吃了败仗?

        “很不妙。”黄公说道。他这次跟着昆吾大夫出去,所以有第一手消息。“你可知……犬戎之前曾经想勾结淮夷和山戎?”

        张成当然知道。这就是他当初干掉豺狼人信使缴获的信件。当然了,虽然缴获,但其实没对大局有很大的帮助。哪怕是豺狼人也懂得不能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他们派出不止一个信使。其中少数几个信使完蛋丝毫不影响整个事件的发展。

        张成虽然还想不起来山戎到底是什么玩意,但是却隐约听黄公说过,山戎居住地接近燕国边缘。根据他目前有限的地理知识,他知道燕国是距离周室统治中心很偏远的地方。这意味着不管山戎到底是什么玩意,总之和他这里没什么直接关系。

        按照地球的三十六计,这是一场典型的“借刀杀人”。很巧妙,但是似乎不影响大局。至少之前和黄公的交流中,张成得到了这个印象。

        所以张成点了点头。

        “恐怕事情没这么简单……犬戎居然想复起九夷之师。”

        “九夷之师?”张成完全不明白这是什么鬼。

        “张成公子不知道?昔日,成汤攻夏,夏桀欲起九夷之师,而九夷之师不起,夏桀遂为成汤所败。”黄公稍微叹息了一下。昆吾氏也是夏室的忠臣,可惜大好局面都被这位夏桀君主的骚操作给毁了。虽然至今已是千年之遥的旧事,但是说到这个,他还是忍不住叹息了一下。“本以为一切都结束了。而现在,犬戎居然在镐京里面发现了九夷之师的卷宗。”

        “可是夏室已经完了……”张成不得不提醒一下。哪怕按照这个世界的标准,那也是相隔千年,早已尘封的历史了。

        “所以才更加危险。”黄公认真的说道。“昔日九夷之师以夏室为宗主,今日九夷之师若是复起,已无夏室了。诸夏危矣!”

        张成一片云里雾里。幸好,他身边有小熊。有问题,找小熊。

        “什么是九夷之师?”

        “一个盟约。”小熊不以为然的回答。“名字叫九夷,但实际上应该有十几个种族,就是今天被人来叫做东夷的那些。我记得是夏禹时代签订的,以诸神为证,各族联手治水。不过夏启驭龙宾天,将其变成了一个强有力的盟约,奠定了凡世的格局。我记得大致内容是大家和平共处,以现有土地作为基础疆域。夏室为九夷的宗主。一旦有敌人,九夷必须服从夏室的征召,出兵打战之类的。”

        驭龙宾天是什么鬼?似乎听说过这个名词,但完全不记得是什么典故。还有,大家联手治水,这个完全可以理解。毕竟洪水可不认识你是人类豺狼人还是蜥蜴人甚至是不死生物(虽然不死生物这方面有优势)。不联手对付的话,那就是大家一起死的结果。但是怎么会变成了一个政治和军事上的盟约?张成忍不住问了一句。

        “我先问问,为什么一个治水的条约,变成了军事同盟?”

        “哈,当然是夏室的骚操作了。”小熊笑了起来。这段时间和张成交流之后,小熊也学会了许多地球上的名词。必须要说,小熊显然很能接受新事物。比方说他现在已经基本不用“淮夷”这个词了,更多的使用“蜥蜴人”这个称呼。“夏室有大功,他们本来可以凭此封神。但是最终,夏启放弃了封神的机会,选择了俗世的权柄,想要建立永恒的人间王朝。想的很美,可惜俗世的权力最终被证明不可靠。当然这也是他们自找的,怨不了谁。”

        “那……诸神为证的条约,为什么最后没有被执行?”张成至少听懂了“九夷之师不起”这句话的意思。

        “很简单,因为九夷觉得这个条约是个累赘。最初的时候还好,可是后来大家都觉得就是这个盟约阻止他们扩张。哈哈,”小熊忍不住嘲笑起来。“他们都觉得这个盟约吃亏,诸夏,也就是人类占据了最大的地盘,他们却受限于条约,只能眼馋却无能为力。所以东夷选择了毁约!结果证明了这个条约真的不是限制他们,是保护他们的。没了盟约,他们都自己打自己都打的一地鸡毛。当初东夷联手,要比诸夏强上许多。但现在按常态来说,东夷联手也就和诸夏打平的档次。”

        张成有些明白了。

        “当然,也是夏桀太蠢了。”小熊继续说道。“其实诸神的盟约哪里是这么好违背的,诸神作证作保,那盟约书本身就是一件神器。但架不住夏桀居然被人偷走了九夷之师的盟约书……那是诸神见证的盟约,照理盟约书不变,那九夷就无法抗拒夏室的命令。但是夏室如果丢掉盟约书本身的话,那可操作的余地就太多了。听说最后好像是采用什么手段亵渎了盟约书本身,让一切内容无法生效。不过后来就不知道那盟约书的去向了,原来落在周室手里。”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九夷之师的盟约可以恢复。那么意味着东夷受限于盟约,就不能内战。不止如此,因为没有夏室作为宗主,东夷就变成了团结而且不受控制的力量。这力量会对付谁,哪怕用脚趾头去想也知道。

        就算说东夷想要去打犬戎,中间还隔着人类的地盘呢!

        小熊说正常情况下,东夷的实力和人类大概相等。但是现在犬戎入侵,天子和世子都死了,正是整个国家,整个种族的危机时刻。这个时候如果犬戎和东夷联手夹攻……

        看着黄公这么一副惊惧不安的样子,也就完全能理解了。

        “但是……”张成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却依然不明白黄公为什么找他。如此重大的事情他一个下士能干什么?别说他了,这个涉及国家种族的大事,估计昆吾大夫都没资格参与。“黄公为了此事而来?”

        “实不相瞒,昆吾大夫处境极为微妙。”黄公说道。“颇为险恶。”

        张成完全可以理解,你区区一个大夫去和一群诸侯掺和在一起,被当做炮灰才是正常的。想要话语权?凭什么?

        “但是,蒙祝融大神的庇佑,昆吾大夫已经知晓九夷之师宗卷之事。如果能夺回宗卷,那昆吾大夫定然名望大增,可摆脱眼下不利局面。”

        “你是说……”张成也忍不住放低了声音。“昆吾大夫想让我去?”

        “此事,非张成公子不可!”黄公用非常严肃的口吻,非常谦卑的姿态,以及非常谨慎的神情,轻声说道。

        他完全不知道他的这副样子,在另外一个世界的那些古装电视剧电影里很常见。没错,那些反派说服炮灰去送死时候,都是这副样子的。

        我这么牛逼我怎么自己不知道?张成心里吐槽。但是他也懂得,在这个阶级社会,作为封臣的他是不可能拒绝昆吾大夫的要求的。无论对方是请求,是命令,还是拜托,都是一样。最后结果无非是吃敬酒或者吃罚酒而已。其实说起来,一份责任一份权力,相当公平。

        “可是……”

        “总之,昆吾大夫希望先见一下公子。”黄公恭敬的说道。

        “那个……昆吾大夫让我一个人去做这个事?”张成还是觉得不太靠谱,所以想从黄公这里先探点口风。

        “据说迁公子可一起去。”黄公恭敬的回答。“正如前次讨伐淮夷一般,以迁为副,张成公子一定可大展身手。”

        张成低下头,召唤了一下面板。面板上,新的任务果然已经出现了。“昆吾大夫的再次召见:昆吾大夫想要见你,并且打算委托你去夺取九夷之师的宗卷。你如果选择拒绝,那就有触怒他的风险。但是如果你答应,你也许可以从他那里得新的好处。”

        张成现在已经知道这个任务系统什么的真的很弱。它主要是起一个提醒作用,既不会直接给你好处,也不会给你信息方面的指引。本质上来说就和记事本差不多。整个面板,真正核心作用的是经验值和升级系统。

        前面说过,昆吾大夫的领地真心不大,张成的封地已经是最偏远的角落了,但是坐着战车到昆吾城也不过小半日工夫。这个世界没有有效的计时手段,日晷这种计时装置虽然简单有效,但是却难以携带。所以张成估摸着这趟路大概是两个小时左右。

        凭他现在的了解,整个领地基本上以平原为主,没有森林,基本上都是草地。农田不算多,但也不少。田里看不到特别明显的水利设施,但是从收割后的耕地看,这个地方并不缺少雨水。另外,偶然能发现少量牧群,主要是羊。

        从这一点来看,这个位置大概就是地球所谓的半耕半牧地区了。可惜没有这个世界的地形图,所以只能做出猜测。

        张成虽然没研究过古代气候学,但至少隐约记得,地球上的商周年代,气候远比现代温暖湿润。这意味着不管两个世界的历史如何相似,但是至少这应该是一个和地球全无关系的世界。也就是说,在地理方面,应该有着极大的区别。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同的气候条件和地理环境会有极为相似的历史发展,但是这显然不是现在的张成有资格去关心的。他现在要解决的是迫在眉睫的生存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