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夏墟1

第三十五章 夏墟1

        看着张成离去的身影,昆吾大夫陷入了沉默之中。黄公在边上小心的看着主君。

        “黄公,”良久,昆吾大夫的目光中突然夹杂着一丝激动。“此事,你觉得和伐淮夷相较如何?”

        “更加凶险。”黄公不得不如此回答。“更加困难。”

        “此事如成,会怎么样?”昆吾大夫说话的方式

        “大夫一定可以诸侯知名。”黄公回答。“特别是齐、鲁、吴等国,都会格外感激。”

        这几个国家都在东边,也就是说东夷如果再次联盟,这几个国家肯定第一批倒霉。

        “但是如果凭此为诸侯……”

        “那不可能。”黄公回答。“特别是此刻,天子之位虚悬。大夫纵然有功,也无人封赏。更何况,凭此不足为诸侯。”

        昆吾大夫点了点头。“张成事成归来,你说我如何赏赐?”

        “那个玉矿不错。”虽然是战争时期,但昆吾大夫的部下们也没闲着。这段时间算是在沼泽里细细的摸索了一番。虽然还没有开始正式采矿,但是目前的看法是玉矿比预想的更有价值一些。“另外赐一些钱财奴仆……我看张成公子不是一个贪心的人,这样的赏赐应该够了。”

        昆吾大夫点了点头,突然冒出一句。“你说,我赐给张成祝融之血,行不行?”

        “这……”黄公脸上出现了明显的犹豫神色。“可是,他不是昆吾氏……他也不是祝融血脉中的任何一支呀!”

        “你有听说他谈及家人吗?”

        “没有,”黄公回答。“恐怕在这一次犬戎入侵之中……凶多吉少了。张成公子从不论及家人,应该就是……不合适提及吧。”

        这个年代,不同族类的战争之中可没有什么慈悲可言。其实在这方面平民奴隶还有优势,因为他们还有一定的几率被俘虏,最终哪怕沦为奴隶却也至少可以活下来。但无论是哪个种族,在这种规模的战争中都不会留下对方的贵族的。

        士人也是下级贵族。

        张成如果听说黄公的推测,一定大呼侥幸。他不是不想提及,而是根本无法提及。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这副身体的身份,甚至连原名都不知道,更别说家人了。

        昆吾大夫没有再说话,点了点头。接着,他伸出一只手,一点红色的光芒在指尖前方的虚空浮现。昆吾大夫伸手探入那片虚空之中,再次将那个七彩的乌龟壳拿了出来。和上次一样,上面有金色的光芒流动,组成一个个文字。

        端详几秒钟后,昆吾大夫将东西放了回去。他的目光转到黄公这里。

        “把玄圭借给张成。”昆吾大夫似乎下定了决心。“告诉他得手之后,立刻联系我!”

        ……

        张成并不知道昆吾大夫和黄公在他离开后说了什么,事实上他走出了城堡,脑子里还有点昏呼呼的。

        在他手里,已经有了一张地图。这是昆吾大夫刚才给他的皮质的地图。毕竟要去的夏墟可不是昆吾大夫的领地范围内,不是那种随便找个向导就能去的地方。

        这张地图他认识,游戏里第一幕结束要去第二幕的时候,你就能从商人那里买到这张地图。

        要特别说明的是,这东西显然不是昆吾大夫或者黄公临时需要而画的。这东西的色泽一看就知道存在了很长时间,至少也是好几年了。而且这个画法……显然是专业人士做的。

        这正是他游戏里从商人手里买到的那种地图。

        嘉没有在商人那里买到地图,张成本来以为是时间未到,但是没料到却以这种方式到手了。

        所以……第二幕地图开了?

        第二幕的地图叫做什么来着?对了,游戏里,第一幕地图是“难民营”,第二幕地图是“自由都市”。

        张成已经知道第一幕地图在本地的真实名字叫做“昆吾城”,是昆吾大夫的居城。所以第二幕地图,“自由都市”这个名字也就是参考用,本地人肯定不会这么叫。想也知道,“自由都市”这么洋气的名字,显然不合适这个世界的命名规则。

        所以现在的问题就是……我要到第二幕去?

        话要说回来。在游戏里,你只需要在世界地图上点一点目标,然后你就到了。但是现实里,你必须走过去。正如序幕的人面石到第一幕的难民营,张成可是亲身体验了一次。

        等等,自由都市……夏墟……

        “小熊,夏墟是什么?”张成忍不住问。之前在昆吾大夫面前,他不敢和小熊说话,生怕被昆吾大夫察觉。

        “以前夏室老迁都……其实殷人也一样。夏墟,应该是某一处废弃的都城吧。这种废城可相当不少。话说如果是废都的话,那确实应该有天子祭天的祭坛。”小熊说道。“这张地图……嗯,我有印象。”

        黄熊虽然隐藏在沼泽这边制造神职,但是它并不算彻底隐居,没有和外界断绝联系。这就是为什么它被巴蛇追捕的时候,还能够通过一些渠道传出求救信号的缘故(虽然事实上没人来救它)。所以小熊知道夏墟的事情。

        “你知道这个夏墟?是什么地方?”

        “按你们人类的话来说,这是一个‘野集’。各种乱七八糟的野人凑在一起形成的地方。”

        这应该就没错了……应该就是这里,自由都市!

        嘉在城堡外等着他了。

        嘉在昆吾城这边还是有点名气的。虽然他之前因为犯错被昆吾大夫下令贬为奴隶,但是很快,大家就都注意到他的处境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很显然,他有极大可能赢回自己的自由。所以至少此时此刻,他能够在昆吾城这边自由进出,和熟人打打招呼,不必担心有什么意外。当然了,以上待遇仅限昆吾城的小范围,在昆吾城之外情况就不一样了。

        在嘉的陪同下,张成很容易就找到了那个商人。

        根据嘉所说,这个人就是典型的“游商”。属于那种眼睛里只有钱,连命都顾不上的人。特别在这种双方对峙状态的战争时期,这种人更是层出不穷。为了钱,他们可以和任何异族之类交易。这一行的危险显而易见,但是同样收益也显而易见。

        比方说这一次的卡牌。嘉可以确信,他得到这玩意的成本不会超出10枚下贝,甚至可能就几块干粮的程度。但是现在却可以用一枚上贝的价格出售。不过张成更加在意的是龙漦。比起来,一朋上贝倒是小事。当然了,这主要也是因为他确实收集了不少战利品。

        如果按照游戏流程进行,玩家升级过程中那简直就是花钱如流水。新魔法要学的,新装备要换的,消耗品要买的。有些任务,比方说救人的,帮人的,基本上都要花钱的。特别是武器装备方面更是如此。每次想要对装备进行更新,都是一大笔钱。特别是各个商人都是低买高卖的奸商,你一副盔甲买过来花钱一百,转头想要换,卖出去就只值三十了。

        张成这次一步到位,直接买下第一幕最好的盔甲,不知道省下了多少钱。

        所以现在,张成可以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当一回土豪,买下这一份龙漦。

        站在张成面前的是一个身材高瘦,穿着毛皮外套的男人。这个人虽然瘦,但是不显得纤弱,相反让人本能的想起“饿狼”这个词。在他的脸上,有一道醒目的伤痕,从下巴延伸到耳朵。说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东西造成的,但是却让他脸上添加一抹凶狠。

        男人身边是一辆简易的车。不是贵族使用的双马,也不是战车的四马,而只有一匹马。车用木板做成车厢,所以看不清楚里面到底有多少东西。

        男人的目光停在张成身上。因为是来见昆吾大夫,所以张成也穿上了这个年代的经典服装,长袍大袖。任何人都能辨认出这是一个年轻的士人。

        简单而冷淡的交流之后,这个疤脸男收了钱,进了自己的货车,从中取出了那页纸。

        张成第一眼就确信这东西确实是旅法师之书的一部分。因为彼此的材质完全一致:说是纸,但是实际上更像是塑料或者树脂,薄,硬而且韧,有一定弹性。对方肯定不懂得这东西到底是什么,但是这种与众不同的材质让他开出了高价。

        唯一的问题是,这页纸上没有内容,有的只有怪异的花纹。说不清楚这花纹到底什么样,但是盯着它看会让你很快感觉到有点头晕。同时,翻译器也没有发挥作用,张成颠来倒去的左看右看,看不出任何一点名堂。显然,上面真的就是一些无意义的花纹罢了,不过更加可能是原本的文字被抹去后的残余。

        x的,这小黄书被拆的真彻底,连文字都被抹去了。张成在心里忍不住骂了一句。这小黄书上到底是什么内容?就算是冰恋,也不至于受到这样五马分尸后还要毁尸灭迹的待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