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夏墟2

第三十六章 夏墟2

        好像有点亏了。但是已经付钱了,张成也做不出退货的举动。他和嘉转身离开。

        “去买一点食物吧。”既然来购物,张成也想顺带着把该有的东西补全。游戏里不需要为远行做准备不等于现实中不需要。他需要携带食物、饮料还有各种其他零碎的装备。当然了,有了次元袋以后,这个事情不知道简单了多少。

        “公子,这次要去哪里?”嘉立刻察觉张成的意思。

        “夏墟。”张成说道。他现在可以相信,所谓的夏墟就是第二幕的自由都市。

        身为一个游戏高手,张成知道游戏的第一幕,“难民营”的主线其实只是让玩家就职,难度很低,一些boss都可以通过嘴皮子过关而不是非要来个你死我活。而游戏的第二幕,那就是真正开始有难度了。

        第一幕最强的boss,就是那个巫妖,至少十五级以上的施法者。但是实际上这却是一个可选的任务,也就是说你可以不接任务,甚至哪怕接了任务也可以和巫妖妥协,避免战斗。真正称得上主线剧情,不能略过的其实只是那些就职任务。实际上哪怕是对付那帮蜥蜴人——前面说过,按照游戏剧情,蜥蜴人这边只有杂兵,没有boss——都可以选择跳过。

        但第二幕的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最强的boss就在主线剧情里等着他。而且,这不是你动动嘴皮子就能蒙混过去的,是真的双方见面就要手底下见个真章,毫无妥协余地,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那一种。

        “两位请留步!”身后突然响起那个疤脸游商的声音。

        张成停下脚步。

        “我无意偷听,但是刚才听到你们说要去夏墟?”那位游商凑过来,面带笑容。有了笑,原本看起来很危险的疤脸也没那么可怕了。

        “是。”张成承认。“请问有什么指教?”

        “正好我也要去夏墟。”游商说道。“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能为两位带路。”

        张成知道这里按照地球的说法是上古年代,也就是说,还没有到那个“智慧出,有大伪”的时代。阴谋诡计那种东西,特别是各种各样的骗局,这年头还没那么流行。但是这么一个陌生人这么凑近乎,怎么看都怎么不对头。

        “带路?”张成觉得满腹狐疑,而嘉显然就没想这么多了。“你之前去过那里?”

        “去过多次了。”

        “夏墟……是怎么样的地方?”

        “昔日夏室的王都,虽然废弃许久,但依然颇有规模。”游商说道。“据说夏室迁都后,那边本来只有一些野人居住,还有一些蛮夷,却也无人在意。不过后来人慢慢多起来。也不知何故,数十年前来了几个巫觋,长居在那边了。于是人越来越多。虽然是废都,但是,”他伸手比了比脚下。“比这个昆吾城着实大上不少。”

        “废弃之城……为什么这么多人?那地方的国君呢?”

        以张成对于这个世界的了解,他知道这个“天下”实际上都是有主的。以昆吾大夫的领地为例,虽然在发现矿产前,沼泽这地方是无人区,对领主而言没有任何价值。但是沼泽在名义上确实属于昆吾大夫。所以很自然能理解,如果夏墟是一个鸟不拉屎的破地方,那么领主确实不会费神去看上半眼。但是里面如果有了很多居民,有了可以征收赋税的条件,很难想象领主居然会不闻不问。

        哪怕领主是个大公无私的慈善家,对税赋完全没兴趣(当然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他也不能容许这么多力量脱离他的控制之外,这可是能够产生威胁的力量。正如沼泽里的淮夷一样,虽然它们什么都没做,但昆吾大夫照样将它们视为潜在威胁的,动手只是迟早的事情。

        “那地方……”游商说道。“照理说属于宋国,但有一位大巫在,宋人也不敢插手。”

        “大巫……”张成有些迷惑。巫觋就是游戏里的牧师,但是游戏里并没有名为“大牧师”这样的职业或者这样的npc呀。倒是法师这边,有一个“蜥蜴人大法师”。不过与其说这是一个职业,不如说这是一个称呼。因为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既然如此,你为何要为我们带路?”嘉倒是主动开口了。“难道你以为我们找不到?”

        “不是这个意思,”游商耐心的解释道。“如果有我带路,几位君子肯定可以节约不少时间。”

        不过这些解释并没有让嘉放松警惕,“那么,你为我们带路,想要什么呢?”

        游商满脸堆笑。他表示自己的目的非常简单:就是在昆吾城,也就是难民营这边,要一个位置。他不想再这样守着一辆车做买卖,而希望有一个可以展示自己货物的店铺摊位。按照他的说法,他发现昆吾城这边有些缺少的东西,夏墟那边正好有,而夏墟那边有些短缺的东西,昆吾城这边却比较常见。如此一来,来回两者之间,就成了一件很有收益的买卖。

        刚才通过察言观色,他已经相信张成能够在这边说得上话。而且这是一件小事,甚至可以说不是事。因为这毫无难度,只需要有人出面担保,介绍,他就能获得一个小摊位。当然了,这个带路的事情同样毫无成本,反正他都要来回两地做买卖,顺路为之即可。

        话说人们其实都希望安稳的赚钱,所以他起了这种想法也丝毫不值得奇怪。

        作为一个地球人,特别是一个饱受信息时代冲刷的地球人,张成很自然就会怀疑这是不是一个圈套,比方说对方会不会以带路为名,将他带进某个陷阱里去。毕竟哪怕蛮荒年代,土匪强盗之类也照样不缺的。事实上可能更多一些。

        他悄声问了问身边的嘉,作为土着,嘉对于这方面还是更了解一些的。他解释,从对方出售的物品来看,对方应该是个纯粹的商人,而非“野盗”。简单来说,他这种主动提出带路,与其说是为了换来本地一个摊位,不如说是为了路上多几个免费的保镖。

        虽然游商确实赚钱,但说真的,嘉可是一点也不羡慕。因为这个行当风险真的太大了,天晓得你会在野外遇到什么东西。而士人,在这个年代,差不多就是能打的代名词。

        也就是说……如果选择他带路,能够节约一些时间吗?

        虽然说昆吾大夫没有给出明确的时间表,但是显然越早越好。毕竟早点抵达夏墟,才有时间进行布置,准备拦截犬戎那边的传送。

        依然有很多细节难以揣摩,特别是游戏时间线和现实时间线之间的差别……但早点抵达夏墟总归不会有错的。

        “你叫什么?”张成问道。

        游商大喜,知道这事已经成了。“我叫安,”他停顿了一下,补充道。“夏氏。”

        “夏安?夏?你是……”

        这个世界和地球华国古代一样,姓和氏是比较特别的,是血统的证明。特别是氏,普通人有名,但无氏。哪怕很多人都会私下里说自己有姓氏(比方说嘉),那也是自己偷偷说说,公开场合面对一个真正的贵族的时候,胡说八道是会倒霉的。

        夏安这么自我介绍,就意味着他是一个贵族,而且,祖先曾经是夏室的一支。这从理论上来说,似乎是相当了不起的身份。

        张成忍不住偷眼看了嘉一眼。他之前就知道嘉很在意这方面的事情——不过从表面上来看,夏安的自我介绍几乎没什么效果。嘉面不改色,如果一定说有什么改变的话,那就是嘴角的轻蔑之意更加了三分。

        “公子,”嘉注意到张成的神色,偷偷说道,“别相信他,这都是骗人了。夏室早亡,遗族星散,无根可查。所以自称夏室后人的人太多了。所以大家都是不信的。公子不必较真。”

        原来如此。

        夏安显得很热络起来。向着张成介绍去夏墟必须的各种准备,比方说气温——夏墟那边要比昆吾城这边稍微暖和,所以同等的衣着就可以了。但是,夏墟那边是森林,寄生虫很多。哪怕冬日也有飞虫出没,所以要准备相应的油膏和香料之类。当然了,在这方面,他大力介绍自己这边的一种驱虫药物。这个药物可不多见,这是是犬戎制造的。因为全身长满毛发,所以寄生虫一直是犬戎的大问题之一。犬戎中的贵族正是依靠这种药膏驱赶身上的寄生虫。

        虽然夏安竭尽全力推销,但实际上他的成果寥寥。张成毕竟是地球人。对方的这种推销水平,放在这个世界或许是一等一,放在信息时代的地球,连及格线都算不上。

        不过商品推销虽然失败,但双方同行的计划倒是很快就定下来了。因为今天已经不早,预计明日一早出发。至于店铺的问题,这个甚至不是问题。难民营的人已经少了好多,空出来的店铺都不少。张成让嘉去处理这件事就行了。反正昆吾城这边的人大都认识嘉,也很清楚他现在的状况。所以大家都知道,嘉其实就代表着张成。

        很快,张成回到了昆吾大夫给他的那个房间里。现在张成已经有自己的封地,但城堡里依然给他留了位置。

        张成在意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按照之前吴岚告诉他的情报,他估摸着现在应该就是返回地球的时间了。

        对穿越者来说,他们相对于土着最大的缺点就是这种“睡眠”。两个世界的来回魂穿似乎是通过睡眠来实现的,也就是说表面上你是睡着了,实际上你的灵魂已经不在这个世界。这意味着,如果夜里发生了什么意外,你是无法被唤醒。

        很难说你穿越之后身体死了会怎么样……很明显,如果这是一个漏洞,那穿越者们早就察觉了。但是既然没人利用这个漏洞,那问题显然有另外一个答案。

        这就是为什么说他们是位面战争的炮灰。炮灰吗,死多少都不会有人心疼的。

        昆吾大夫已经不在城里,不知道去哪里了。和过去一样,黄公负责留守昆吾城。在黄昏时分,黄公送来了一件珍贵的宝物。

        那是一块被叫做玄圭的物品。如果要形容,这就是一块黑色的石头,雕塑成一块长条状,上尖下方,边缘光洁。但是这种黑色和煤炭的那种黑不同。一块煤球的黑,只能形容为黑漆漆,最多不过是黑的发亮,而玄圭的黑色却明显有着超自然感觉,这黑色似乎有着某种生命力。如果凝神细看,会发现那种黑色似乎在时不时的离开玄圭本体,染化周围的空气。用手将其拿在手里的时候,能感觉到一种微微的暖意。

        哪怕是完全不懂的人,稍加端详也能察觉这玩意绝对不普通。

        黄公将玄圭的用途展示了一下。就在张成眼前,他轻声的念了几句咒语,玄圭之上浮现五彩烟云,随即凝聚出一副图像来。

        偷眼看去,能察觉到张成此刻脸上的震惊。显然他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宝物。

        x的,这是……视频电话?张成也真的没有其他的东西形容了,因为他看到的正是昆吾大夫的面孔。

        在地球上,如今视频电话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闻。甚至视频会议之类的也很寻常,但是这是什么地方?这是蛮荒时代呀!这里居然有视频电话了?

        黄公冲着昆吾大夫的影像行礼,为自己的打搅致歉,同时说明自己这次只是为了演示给张成看,并无他故。昆吾大夫则矜持的表示没什么,同时勉励张成几句,告诉他可以通过玄圭随时联系他。不止如此,昆吾大夫还嘱咐黄公为张成的远行提供所有必要的帮助。

        张成忍不住借机问了一下这个玄圭到底是怎么回事。

        昆吾大夫一脸骄傲的告诉张成,这件玄圭乃是上古至宝,昆吾氏历代传承的奇珍之一。昆吾氏之前虽然遭受了国破家亡的大难,但是历代先人还是努力将这件宝物保存下来了。这东西可以无视空间限制,进行视频通话。不止如此,这种通话不受普通手段的干扰。其他方法无法传讯的时候,这东西依然能照常生效。

        当然了,作为昆吾氏的至宝,这东西是“绑定”历代昆吾氏之长身上的。也就是说,拿着这个东西你只能联系昆吾大夫。至于为什么只能联系昆吾大夫而不是其他人,显然有某种奥妙,不过不管是昆吾大夫还是黄公,看上去都不想向张成说明这个奥妙所在。

        要特别说明的是,虽然昆吾大夫和黄公的说法居然不是夸大。因为稍后,黄公离开,小熊居然也对这件宝物羡慕不已。

        小熊很清楚的指出,这个东西非常非常之少见,以至于哪怕它的本体,也只是听说过有玄圭这玩意,却从未有机会亲眼看到过。按照小熊的说法,此等宝物在昆吾大夫手中实在是异数。别说诸侯,哪怕是天子,也会垂涎这样的宝物。昆吾大夫这次拿出来借给张成,这本身就是一种极度信任的证明。

        唯一可惜的是昆吾大夫这次只是“借”给张成用,而不是送给张成。不过张成很快也释然了,话说回来,这样罕有的东西,要说赏赐给张成才是不可思议的。而且也许在别人眼里这东西的效果太厉害,但在张成眼里,这东西虽然令人惊讶,却也就那么回事。不过就一个魔法版的智能手机罢了,还是那种无法拨号,只能直连单一目标的类型。

        夜色笼罩大地之时,张成终于等来了自己等待的东西。那种难以名状的睡意突然爬上他的心头。虽然早有准备,但一切发生的还是让人有点措手不及。以至于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踉踉跄跄冲到床边躺下,然后意识立刻昏沉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