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约定

第三十九章 约定

        白刃交错,发出一声清脆的金属撞击声。

        双方臂力存在差别,张成只觉得不可抗拒的大力从长剑上涌过来,压得他手腕疼痛,动作变形,以至于根本抵挡不住第二下,只能尝试躲避。不过仓促的躲避在战斗中并不是高明的举动,对方一剑就直接砍在他的肩膀位置。

        纵然隔着防护甲胄,那也是力道十足的一击。重的让人怀疑自己会被从肩到腰被直接砍成两半。所幸护甲坚韧,所以定下神来之后,觉得中剑位置略痛,其他倒无大碍。

        “你已经死了。”教练上前一步,说道。

        这年头各种枪械层出不穷,已经很少有人学习冷兵器的格斗之术。就连张成,之前也不知道这座城市里居然还有这么一处道场。

        不过确实近年来例如古代甲胄东西颇受追捧,披甲格斗之类比赛(尽管几乎都是表演赛而非实战)随处可见。甚至各种古代剑术之类的东西也重新在中产阶级中受欢迎。这也算是一股复古潮流,所以这家道场居然学员人数还不错。

        此时四周有七八个学员,看着刚才这场几乎可以说瞬间就分出胜负的战斗。

        如果说张成之前不确定,那现在就可以完全确定了。除了见识、意志,心性这些“虚”的东西之外,两个世界是无从交流的。他在那个世界怎么说也是一个7级战士,哪怕说水平不高,起码也是登堂入室了。但是在地球这边,他刚才的表现完全是个菜鸟。

        心里知道该怎么做,应该怎么卸力,但是身体完全跟不上。一开始还好,觉得自己能够按照异世界那位叫做辛的卒长传授的知识摆出相应的姿势和动作,但只要稍微出错,比方说刚才错误的判断了臂力差,就直接被人一剑ko了。

        当然,这边手里拿着训练器具,身上穿着厚实的衬垫甲,就算挨了一下也无所谓。而如果换到那个世界的实战,刚才这一下,他知道自己已经玩完了。就算身穿那件第一流的魔法盔甲,他觉得自己也有一半的几率要挂。盔甲不是万能的。

        所以,哪怕是身上的技能,也是无法在穿越中来回携带吗?张成努力想着。真正能够依赖的终究还是那个经验值系统?

        “大家看到了吗?”教练收好训练用剑,绕场走了一圈。“这位新学员架势不错,但是实际上却完全不行。他应该学过理论知识,但所谓实战这种东西,并不是知道就好的。刚才我为什么能赢?”

        他能赢的理由很简单,立刻有学员开口做出了回答:因为作为一个经常锻炼的职业教练,他臂力比张成这种宅男可大多了。所以他一下就击溃了对方的架势,第二剑命中对手。

        “表面上看来是我力气够大,但实际上并非如此。我力气大会让我有优势,却不足让我一照面就取胜。这是因为格斗中有很多的变数,”教练用动作演示着。“对方力气大,对方力气小,对方力气和你相等,不同的情况下要做出不同的策略,这个不能通过大脑去想,而是需要足够的锻炼才能有直截了当的本能。刚才这位新学员,其实他的反应很正确,臂力不如人,无法招架的情况下,必须立刻选择躲避对方的第二下攻击,可是他为什么做不到呢?”

        “因为他太慢!”有人说道。

        “说的对,就是这么简单。他的反应不够快,哪怕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动作太慢也没用。要怎么才能快起来呢?”

        “多练!”有人叫起来,引起了哄笑。

        “没错,就是多锻炼。”教练借着这个机会,开始向其他人灌输一些多练习的概念。

        两副身体的技能,是完全不相干的吗?张成站在一边,考虑着自己遇到的情况。

        如果这么理解的话,是否在这个世界学的一切都毫无意义?唯一自己能做的,只是学习知识技术吗?在那个世界想方设法的制造出火枪大炮来?

        他脑子乱糟糟的,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合适。只是听着教练的安排,开始对着木桩练习剑法。虽然他在异世界学到的技能(话说张成自己都搞不明白那算不算是“学”到)虽然无法重现,但是至少给了他眼光。这位教练和辛的传授虽然有所不同,但不得不说两者本质上是互通的。在武器的挥舞,发力,招架和闪避方面,双方最关键的技巧可以说没什么不同。当然另外一些方面,比如合理的姿势,如何挑选攻击位置之类有所差别。但是哪怕这种差别,那也是异曲同工之妙。

        如果我那个世界没有就职战士职业的话,是否可以通过在地球上的训练而得到职业?张成忍不住这么想着。

        但是,他能够确定,如果他不找教练,仅仅通过自己锻炼,从辛那里学到知识和技巧也能让他成为一个精通冷兵器格斗的人。换句话说,可以在这个世界得到“战士”的职业。

        那魔法是否可以在这个世界重现?

        似乎存在理论上的可能性呀。虽然张成知道地球可能根本没有魔网这种东西,但是……也许真的有也说不定呢。也许这需要特别的体质?

        说起来,地球上有无数的好东西,但是他偏偏无法带过去,真的太可惜了。

        回到住处的时候,手机突然响起来。屏幕上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家”。

        “阿成……”那边响起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你怎么打了这么多钱回来?一百多万啊!”

        “啊,没什么,我最近赚了一笔钱。”

        “阿成,你没事吧?”电话里换成另外一个声音。“你做什么了?”

        “还记得我之前去那个山沟沟里吗?公司给我发了一笔很大的补贴呢。我最近做了一笔投资,赚翻了。”张成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我自己正好用不太到,先放你们那里保存着。”

        “要得,要得,”那边的声音显得兴奋起来。“过两年回来,正好给你娶媳妇……”

        电话联系时间并不是很长,但是张成结束通话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一种难以名状的孤独。

        如果我死了,家里人怎么办?

        没事没事,我还有个妹妹呢。他宽慰自己。这年头大都是独生子女,特别是这个东洲市,同年龄的人几乎没有兄弟姐妹的。就算自己猝死,父母那边有妹妹照顾(再加上自己也留了一点钱)也照样可以安度晚年。

        可是……哪怕理智再三提醒自己无需挂念,莫名的恐惧还是不经意之间爬上心头。他突然想起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看到的一句话“人活着,有时候并不是为自己而活”。

        不过张成最后成功的把这个多余的念头赶开。我和其他人是不同的。那个奇怪的犬戎游戏,是犬戎游戏将我拉进了这场位面战争,但是它也给了我指引。

        他关好房门,洗澡之后躺到了床上。其实此时时间很早,也就七点多一点,原本不是现代都市人的睡觉时间。然而刚才这个电话让他已经无心做其他什么事情。之前他听到“炮灰”这个词的时候并无特别感觉,但是现在,却莫名的有了一份难以形容的情绪。

        炮灰……是很容易死的。所以老刘才说了那些话吗?

        虽然老刘嘴里,他已经无牵无挂,就算下次就死了也不亏。但是实际上,求生是人类一种根深蒂固,难以战胜的本能。就算你勉强压下去,它也总是会借用各种机会露出头来。

        就在此时,手机电话再次响起。张成拿起电话,不出意料外的听见了吴岚的声音。

        “张成,”吴岚的声音里似乎有点什么。“我们要去夏墟那里,有兴趣一起过来组个队吗?”

        “夏墟?”张成脑子几乎立刻想起昆吾大夫的命令。他这一次也是要去夏墟,为了夺取九夷之师的宗卷。

        这是偶然吗?应该是偶然吧,毕竟吴岚在异世界的行动和张成这边完全无关。他没理由知道九夷之师的事情。不过这也很难说,穿越者之间可以在地球上联系并交流情报的。这可就不是异世界的人能知道的。

        “怎么,听你口气也是听说过的。”吴岚似乎有点高兴。“有兴趣一起来吗?我们这里有个重大的任务。”

        “什么任务?”

        “见面了再告诉你,”吴岚,“不是普通的任务,而是能够让你被提拔为士人的任务!”

        我已经是士人了好吧。张成心里吐槽了一句。“什么任务能被提拔为士人?”

        越是蛮荒时代,阶级固化就越为明显。地球上的历史很清楚的证明了这一点。至于异世界那就更夸张。如果地球上的血统论是查无实据的伪科学,那么异世界的血统论则是有凭有据的科学论断:例如神裔,那确确实实无可争议要比普通人强。

        同一个阶层内部,提拔比较容易。比方说张成从游士被提升为下士,甚至进一步提拔为中士、上士,都只要立下功劳即可,不会引起什么“友邦惊诧论”。但是跨阶层是很困难的事情,比方说从奴隶提拔为庶民,或者从庶民提拔为士人,其中不仅仅是立功的问题,还必须遇到愿意提拔你的上司。这可真的不是你的上司和地球公司一样只知道索取不知道回报还扯什么996是福报,而是如果你得到提拔,上司他自身的这个决定会受到别人的质疑和攻击。

        张成曾经在游戏里选择了奴隶的身份,虽然说开局点数多,人物天赋强,但剧情里可真的是受够了委屈。好不容易接到了夺回自由的任务,说白了就是主人以自由为奖赏让他去卖命,去做极为危险的冒险,九死一生的那种。这样倒也罢了,等到你完成了提升任务,而主人也准备兑现自己的承诺的时候,却不知道哪里冒出一群不相干的npc,对着主人各种冷嘲热讽。什么“狗尾岂可续貂”,什么“贱人岂能自由”诸如此类。当然游戏里具体的话有所不同,但是意思就是这些。幸好剧情之中这位主人倒还挺得住,没有因为这些风言风语而毁诺。否则张成哪怕作为玩家都会感觉到很郁闷了。

        而且这释放奴隶归根结底还算自家的事情。毕竟嘛,奴隶制社会,奴隶那是“会说话的工具”,是私人财富。自己的东西当然自己随意处理,轮不到别人指手画脚。就算别人瞎哔哔你也可以假装没听见。而这庶民提升为士人则涉及面则大得多。

        事实上,庶民提升为士人的任务,就张成通关的经验来说,绝对是所有提升任务中最困难和最麻烦的。三个阶级提升任务,士人提拔为卿大夫最简单,庶民提升为士人最难。当然还有卿大夫提升为诸侯……但是这个就只有理论上了,至少游戏范围内张成没有完成这个任务。

        可以推测,吴岚想干的这事,肯定不容易。

        不,何止是不容易,应该说必然有着很大的危险。毕竟游戏里一切危险都不是危险,只是麻烦,可以通过存盘读盘大法来解决。而现实中那就真的要拿命来博了。

        “我正好也要去夏墟。”张成思考了一下,如此回答道。昆吾大夫的任务很困难,或者说整个游戏的第二幕就没有简单的任务。如果能得到其他穿越者的帮助,事情无疑会好办很多。而且毕竟都是穿越者,张成也很乐意帮别人的忙。

        “那夏墟见。”吴岚隔着电话说道。“不用担心认不出我,你只要看到我穿的衣服你就知道了。如果没能找到,那我们下次返回地球的时候再讨论如何联系。”

        “好的。”张成回答。

        ……

        张成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异界的明媚阳光。

        蛮荒世界的建筑水准当然和文明社会不是一个档次,一个最大的问题是采光很差。不过张成这个房间是一个例外。这个房间有一个奇妙的大窗户,而且居然冷风吹不进来。张成不知道这是某种建筑上的技巧还是其他什么缘故,总之想赖床都赖不了。

        当然他也不需要赖床。

        这种来回魂穿虽然是一种弱点,但是同样也有好处,就是带来一次无梦的良好睡眠。醒来之后疲惫全消,让人精神饱满,甚至没有赖床之念。

        嗯,按照游戏流程的话,那么今天开始,张成要准备离开第一幕,去第二幕地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