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野盗1

第四十一章 野盗1

        荒野中的旅行其实远比想象中的枯燥。

        这是张成穿越之后,第一次进行的远距离旅行。之前就算离开昆吾城,那也不过是半天路程,与这一次旅行相比实在算不上什么。

        应该说,张成这次旅行的条件还是很不错的。他有一辆很不错的车,有两匹很不错的马,还有一个很不错的车夫。此外他还有一个颇有见识,而且风趣的同伴。

        不过,哪怕夏安的风趣,也在漫长的旅途中消磨掉了。

        说不清楚是自然条件限制或者是其他原因,这趟路上没有任何人类的聚居区。而且此时已近冬季,旷野之上的绿色正在逐渐转变为枯黄。如果说“绿色的大自然”还能让人有赏心悦目之感——虽然看多了也就是那么一回事——那么枯黄萧索的原野真的没什么值得一提的景观。只有那种寂寥之感。一天下来,张成就看厌了。

        而且,人类的生理结构决定了,坐着才是人类最舒适的旅行方式。站着能让你避开剧烈的震动,但站久了同样很容易疲劳。当然这也可能是因为他这副身体的体质和力量都不强的缘故。

        第一天的晚上,张成野外宿营在一个小凹地里。尽管他现在已经知道夏安当向导绝对是那种无利不早起的类型,但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么一个向导确实物超所值。嘉虽然是一名士兵,受过野外宿营的训练,但是他更加擅长的集体宿营,而非眼下这种两三人的团队。事实上,无论在宿营地选择,还是营地安排,亦或者饮食之类,都是在夏安的指导和帮忙下完成的。一切都井井有条。

        篝火噼啪燃烧之中,天地之间黯然无声。张成静卧在自己的铺盖中,想起了早上夏安的表情。

        在他身边,就着微弱的星光,出现了一头小猫大小,金色毛皮的小小熊。嗯,普通光线条件下这个毛皮是黄色,但是在这种时候,莫名的觉得小熊更加接近于金色。

        尽管小熊是“寄宿”在他脑海里,而且能长期保持这种状态。不过条件许可的情况下,它更愿意实体化一下,算是活动活动筋骨。

        按照小熊说法,寄宿脑海状态类似于人类保持一个姿势不动——不是什么难事,但是长久保持下去会让思维都麻痹掉。

        “小熊,那个什么‘大巫’,到底是什么?没人敢得罪?诸侯也不敢?”回想起夏安的说法,张成至今都觉得好奇怪。不过从嘉的反应来说,这似乎是一种常识,让他当时不敢追问。

        “我不知道。”小熊似乎也不懂。“你们人类的语言总是变来变去,我也搞不清楚这个‘大巫’到底指的是什么。感觉上,似乎是巫觋?或者你叫做牧师或者祭司的那种?莫非是……昊天祭司?”

        “昊天祭司?”这个词让张成突然想起游戏新开创建人物的时候,有一个血统叫做“昊天血脉”。所有血脉中最高档次,价格点数贵得要死的那一种。其中有一段介绍就是说,昊天祭司的后代会继承昊天血脉。

        昊天血脉有多贵呢?在身份选项中,“大夫”的身份就值10个点数,而昊天血脉的价格是大夫身份的两倍,也就是20点。如果按照“一分钱一分货”的思路去理解,那就是一个具备昊天血脉的人,比大夫都要尊贵,堪和诸侯比肩。根据说明可知,这个血脉的好处是全属性加成外,全地图npc好感加成。可惜张成虽然通关多次,却没选过这个血脉,所以不知道一个昊天血脉的人在游戏里会遇到什么待遇。

        “嗯,我也只是听说一点传闻,据说只有诸神知晓其中的真正奥妙。”小熊说道。“有时候,在比较偶然的情况下,昊天少量的力量会分化而出,融入天地之间。如果是进入普通物品之中,那这件物品就会变成灵物,如果进入智慧生灵的身体,那个生灵就会变成昊天祭司。”

        “你的意思是……天生的?”

        “天生的。”小熊承认。

        “那,昊天祭司有什么奇异之处?”

        “也没什么奇异之处,一定要说的话,那就是比普通人优秀一些吧,更强壮一些,更敏捷一些,更聪明一些,诸如此类。但是也就是神裔那个程度,不算夸张。但不知道为什么……”小熊欲言又止。

        “怎么?”

        “诸神好像对昊天祭司特别关注。”小熊说道。“普遍的说法是,昊天祭司是天命垂青之人,特别尊贵,而且可以直接沟通昊天,得到各种启示。触犯昊天祭司之人有极大可能激怒昊天,从而降下巨大的灾祸。而这种说法,居然被诸神默认了。”

        “也就是说,”张成来了兴趣。“昊天祭司可以横行无忌,却没人胆敢抗拒?因为只要反抗就会激怒昊天,从而降下灾祸。”

        “也不是这么说,被杀掉的昊天祭司也不少,却也没听说引发什么大灾大难。”小熊犹豫着回答。“所以我只是听说一点传闻,却不知道这事情的背后真相是什么。总之,昊天会不会降下灾祸不知道,但是诸神显然对他们特别偏爱。知道神裔吗?”

        “知道。”别的不说,昆吾大夫就是祝融的神裔。神裔说白了就是神祗的亲儿子。神祗老爹自然千般呵护宠爱,甚至出现问题的时候,神祗会很不要脸的亲自出手帮忙。比方说上一次那个不死生物地下城的事情,就是祝融大神主动向昆吾大夫预警的。脱离现实,按照游戏的设定,亲儿子要是选择当老爹的牧师,那可是有一大堆的额外好处加成的。

        “诸神对待昊天祭司,就像是对待自己的神裔一样宠爱。也许差一点,但也不会差太远。”小熊如此回答道。

        如果说昆吾大夫之类神裔是亲儿子,那么昊天祭司至少也是干儿子级别。而且昆吾大夫上头只有祝融一个亲爹,而昊天祭司头上则是一大堆干爹。稍微想一下就明白,昊天祭司这种人物在地球上有个通俗易懂的称呼,叫做挂逼。

        将昊天祭司身份和贵族身份做比较的话,那就是一个是开挂,一个是氪金。你不是氪金的肯定斗不过开挂的,哪怕你氪金了也很难斗得过开挂的。因为氪金有极限,开挂无极限。

        所以完全能理解为什么巫员占下了夏墟却没人敢惹。就连原本夏墟的合法领主,也就是宋国国君,一个公爵,也一个屁都不敢放。

        本来张成还不觉得怎么样,现在却很想去见见这位名为巫员的大巫了。

        就像是昆吾大夫一样。昆吾大夫在游戏中没有出场,却用事实证明自己是一根金灿灿的大腿。那么这个游戏中没出场的巫员会不会是另外一根金大腿?

        枯燥的旅途很快进入第四天。

        此刻的三人小队,已经完全脱离了人烟的范围。第一天的时候,哪怕你没有遇到民居,也还能看到一些人类(或者是智慧种族)活动的痕迹。但现在只能说彻底进入了蛮荒世界。

        前方已经可以看到一处小山。这座小山在地图上也有标注,所以从地图判断,他们大概走了三分之一的路。

        也就是说,按照现有速度,大概抵达夏墟时间为九天。

        不过这里,向导和地图出现了一冲突。地图上画出来的路径,显然是要求从小山边上绕过去,而夏安认为完全可以从小山中间穿过。他知道这条路容许车辆通行。如果这么走,他们将节约大概一天的路程。

        “你看,从这个方向,山并不陡,中间更有一块凹地,是可以供车辆通过的。就算有碎石之类的,清理起来也会很容易。”夏安用手比划着。

        前面说过,此时深秋入冬,山上也是一片枯黄之色,倒是隐约可以看出夏安所说的路径。不过上坡道毕竟有点陡,所以三个人都下车牵马而行。

        夏安倒是没有骗人,因为走过最初的一段斜坡后,地面变得平坦起来,虽然有各种各样的糟糕地形,但没有糟糕到阻止车辆通行的地步,最多绕一下也就过去了。中午时分,张成估摸着自己已经穿过大半个小山。不止如此,他们还在山上遇到了一道清泉。夏安和嘉都乘机休息一下,给三匹马饮水,顺带着给自己的水囊补充水份。

        在两人饮马的时候,张成走到了边上一块大石头上,四处眺望。四下里不见人迹,颇有天地苍茫,“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之感。

        “张成公子!”突然之间,夏安急匆匆的跑过来。“快走!”

        “快走?”张成立刻意识到不对头。“怎么了?”

        “这里有问题,”夏安急切的说道。“我们赶紧离开!”

        看着张成一脸的迷惑,夏安用手指向远处。“那边……那几棵树边上,看到了吗?”

        张成极目远眺,确实看到了那边几棵树。不过几棵树有什么可担心的?然后张成注意到了那个不自然的东西。

        在视野的极限处,那几棵树的边缘,能够看到几根树桩。

        不是那种大树朽烂折断后形成的树桩,而是平平整整,显然是被人砍伐树木后形成的树桩。

        “这是……这里有人?”张成问道。这地方有居民?他不懂夏安这一脸只能称之为“惊恐”的表情。照理说他这么一个游商,早就应该有为钱卖命,把脑袋挂在裤裆的觉悟才对。

        “是野盗!”夏安强调道。说起来他也觉得这位年轻士人真的懵懂无知,居然一点也不知道这种情况意味着什么。不过想来也是,对方年纪轻轻,又是显然没出过远门的经验。

        “什么是野盗?野人吗?”张成问。这年头的“野人”可不是地球上那种不知是真实还是幻想的人类的近亲。而是指人类社会中那种地位较低,甚至没资格当兵的人。有资格当兵的,那叫“国人”,是各地领主统治的基石,是有一定政治地位的。各地领主想要干什么也得注意国人的意见。而野人不能当兵,就连为自己发声的资格都没有,只有逆来顺受的份。

        “野人那只是王化之外,”夏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野盗是不服王化之民!不服!”看着张成依然不明白,他干脆把话挑明了。

        “野人可以做做生意,只要别把他们惹急了就行。但是野盗,那是会杀人抢劫的!而且野盗之中,什么类型的东西都有!”包括而不限于各种各样的怪物!

        “这么说,如果野盗发现我们……”

        “我们就死定了!”夏安强调着做了一个划过脖子的手势。野人是可以做买卖的顾客——你可以说他们身上油水不多,但不能说他们不是顾客——但是野盗,那是赤裸裸的土匪强盗,而且是那种最凶残的土匪强盗。

        “区区强盗罢了。”边上,嘉突然说道。“不过是逃奴,罪囚之类,我见识过的多了。”

        “你不能低估野盗的实力。他们中确实有逃奴,罪囚,以及流民,这些没什么,但更有一些邪神的巫觋或追随者,还有被流放的士人,甚至是异族,也不缺少方士!”夏安很想撬开这个家伙的脑子,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

        身为游商,夏安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之辈。要说遇到普通的土匪集团,那他还是很能蹦跶一下的。但是,遇到的如果是野盗……

        要知道,这里是诸夏领土的核心区域。如果是那些边缘区域,因为面对异族的压力,诸侯常常都腾不出手来对付野盗,所以野盗的强弱真的不好判断。但是在这种地方,野盗生存下来的唯一理由就是他们足够强。强到让诸侯甚至天子的军队都占不到便宜。面对这种级别的对手,夏安可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胜算。就算他身边有一个年轻士人也一样。

        野盗是文明社会的敌人。如流民或者逃犯之类,或许还能有机会加入野盗团伙(哪怕会被当成炮灰),但是如他们这样的游商加士人的组合,估计就连投降的机会都不会有。

        该死的,为什么有一股野盗流窜到这里来了?还是说有其他什么缘故?夏安考虑着这个问题,一边快步跑向马车。说起来,他一路上都很注意节约马力,但是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必须赶紧离开这个危险区域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