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自由都市5

第四十九章 自由都市5

        铃铛睁大眼睛,摇了摇头。“巫员?没听说过呀!不过有点耳熟……”

        “真的没有?”张成都有些迷惑了。哪怕是作为外来游商的夏安都知道巫员的存在,为什么铃铛这样的“本地户口”却不知道呢?亦或者她年龄太小,所以没人告诉她这些?

        “等等……我有点印象了,想起来了,是不是一个老头?”铃铛问道。

        “是的。”张成虽然没见过,却也知道巫员是个老人。

        “我不知道他在哪里,但是我很确定他不住在这里。”铃铛用手指了指远方的内城墙。“我看到他一次,似乎是从那边过来的,和巫铃大姐讨论了半天,离开了。”

        夏墟的城区分成六片,在游戏里是分成六个小地图,而在现实里,则是城内还有比较矮的内城墙,将整个城市分成六个片区。说不清楚为什么以前夏室这么构建城市,想来大概是为了明确区分阶级?或者基于防御力的考虑,为了在围城战中坚持更多时间?

        张成原定计划是今天找个住宿的地方,随便过一晚上,然后明天绕城走一圈,了解一下夏墟的情况,特别是要搞明白游戏时间线和现实的区别所在,顺带着打听一下巫员的隐身之处或者是祭坛所在。

        根据昆吾大夫的推测,又因为连续抄了近路,张成估计自己至少有五六天的时间来做这件事情。只要找到祭坛所在,一切就好办了。

        但是现在,虽然张成努力不去考虑,但却是有一个阴影隐隐的压在心头。现实世界中,他看到的是片充满活力,堪称奴隶时代乐土的社区,但在游戏时间线中,这只残留下死亡和废墟。

        张成可以确定,游戏中的内容绝非凭空生成。那是一种预示,一种指引。

        蛮荒年代,战争、饥荒和疾病是造成人口损失的大头。这个场面显然不会是饥荒,至于疾病,张成觉得哪怕是最可怕的黑死病也没那么快——不是没这种威力,而是没这么快。他估计,就在一两个月之内,这里就会发生一场大灾难,死掉绝大多数的人。此外,南铃毕竟是穿越者,防疫知识绝对不缺,哪怕真的爆发了疾病,她不会给疾病扩大传播的机会才对。

        不止如此,按照游戏来说,这个区域被毁灭,而其他区域却安然无恙。饥荒和疾病显然是不懂得分辨猎物的。

        所以……是因为南铃的所作所为激怒了哪个诸侯吗?

        能够对夏墟下手的,最大可能就是宋国国君。毕竟这里理论上是宋国领土范围。

        张成不知道前线情况,却也懂得宋国派遣了一支军队参与了诸侯联军。不过宋国好歹是贵为公爵的大国。在对付犬戎的同时,抽出点余力来对付夏墟似乎也很正常。

        “我知道了!”铃铛突然叫了一声,让张成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张成,我想成为一个游商!”

        “呃……”张成问道。“你为什么想要当一个游商?”

        “因为我想出去见见世面。”铃铛说道。“而且能帮到其他人。”

        “帮其他人?”

        “因为大家都说,游商的东西卖的很贵,收购东西的时候又不肯出高价……”

        “游商那么坏,那为什么还和他们做交易?”张成问道。

        “因为没有别的人会来啊。巫铃大姐也说了,最好不要派人主动出去。”

        要知道,这年头没有走私一说,“经济封锁战”之类的手段还远未产生,但是也有了一些模糊的概念。比方说奴隶主贵族不敢触怒巫员这个大巫,却完全可以那种官方的交易队伍不和夏墟交易。不过显然游商这种存在并不会受到限制。这就是为什么明明游商这么坑,夏墟这边却不得不欢迎他们的缘故。

        至于自己主动派出商队这种事情……张成还记得那支和昆吾大夫交易的楚人商队呢。那根本不是现代人概念的商队,那简直就是一支赤裸裸的军队!显然,这个年代想做跨境的交易,做点大买卖,武德充沛是前提条件。

        至于如夏安这种零散的小商队……没有人指导,没人帮助的情况下,想要积累出经商经验不是不可以,但是你要做好死上几十号人,丢失掉几十车货物的准备。别的不说,夏安自己,敢说自己下一次旅途不会出事吗?

        “游商可不好做。”张成回答。

        “你也行,我为什么不行?”铃铛好奇的反问。

        “我又不是游商。”张成这才明白对方搞错了。话说,小姑娘没见识,不懂在贵族眼里,游商那是低贱的行业。她看着他和夏安搭伙过来,确实会把人当做是同伴同行之类的。

        “什么?你不是?”铃铛睁大了眼睛。“我还以为你是呢……”

        “而且你也没办法当游商,”张成说道。“前几天,我和夏安在山上遇到了一个虎方。”

        “虎方?”铃铛眼睛忽闪忽闪的。她显然也听说过虎方,虽然没见过,却知道那是很可怕的东西,是吃人的异族,可怕的怪物,很多妈妈都经常用虎方来吓唬小孩。

        “我们三个人拼死战斗,都受了重伤。最后在三个人都九死一生的情况下,才侥幸杀死了虎方。否则我们现在早就被吃掉了。”张成叹了口气。“你现在明白了吧。如果换成你,现在已经别吃的皮骨不剩,甚至都变成粪便拉出来了。”

        说完这个,他也不停留了,转头就走。

        其实现在也想明白了,虽然都是穿越者,但是南铃和他根本不是一路人。

        社区的结构规划的很好,所以找起路来也很方便。张成很容易就确定了方向,朝着那个临时落脚之地走去。

        他完全没注意到几分钟之后,有两个陌生人正从城门口这边进来。

        要特别说明的是,在张成几个人进城的时候还是黄昏,此时城门口是既没有城门也没有卫兵的。但是现在天色黑透,城门的位置燃起来了一大团照明的篝火,一些卫兵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手持武器在城门口位置执勤。

        “天黑之后不能进!”卫兵挡住了两个陌生人。

        两个陌生人再三表示自己并不是要进入社区,只是想过个路。因为如果绕城墙外面过,那就要绕很大一个的弯了。而且天黑了,野外有什么危险也真的说不准。他们中的一个还掏出几个不知道中贝还是下贝的钱,想要贿赂带头的军官。不过被后者拒绝了。

        “这样吧,”最后,那个军官妥协了。“我派一个人带你通过,不要让他们离开你的视线。”他最后一句话是对一个部下说的。

        于是这场风波结束,两个陌生人在前,那名手持长矛的士兵在后,一路通过大街。

        “该死,”陌生人之一狠狠的抱怨了一句。他本来还觉得有机会,没想到这些人类这么谨慎。“我还以为……”

        他的同伴却打断了他的话。“我闻到虎七的味道了。”

        “虎七?”另一人不解。“他不是回去了吗?”

        “不知道,但是我就是闻到他的味道了。”他的同伴坚持。“我是不会认错了。不过味道很淡……可能是虎七经过这里的时间很早,也可能是虎七身上什么物品。”他后面半句话说的有点犹豫。因为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虎七被人杀了。可是说实话,他不认为人类有这个能力。

        “可是虎七来这里干什么?他应该什么都不知道,连我们的下一步计划,具体行动方案都不知道才对。他甚至不知道我们的真正目的!难道那小子人肉瘾犯了?可恶。”这位也不觉得虎七会被人杀掉。但是想起周密的计划可能会被虎七鲁莽行事影响,他就有些不安。“我们该去找他?”

        “不,人类在后面盯着呢,我们怎么去找?”

        “如果虎七被人发现的话……”虽然虎七很强,但是这种数量……这是几千上万的人类呀,防御力场也不是万能的。可别说防御力场刀枪不入你就牛逼。那只是刀枪不入,不是不死之身。地球上希腊神话或者印度神话中,那些武器无法杀死的家伙,最终基本都被扼死吊死闷死淹死了,甚至还有被生吞下肚的。

        “那种蠢货,死了也不值得惋惜。”

        这句话成了两个人最后一句话。因为后面的士兵听见了两人窃窃私语。虽然他听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但还是加快脚步,凑近了一点过来。这样一来,两个人就不敢继续交谈。

        前方已经是隔开城市不同区域的矮城墙。说是“矮”,但那也是和外围的城墙比。实际上它一点都不矮,甚至比很多其他城市都高。没有专门的工具,普通人事没办法爬的。矮城墙的城门之处,另外有一队士兵执勤,同样也燃起了一大团篝火,为执勤士兵提供照明。

        两个陌生人道谢之后就从这里进入了夏墟另外一个城区。

        张成自然不知道这个小小插曲。事实上,此时此刻他正被另外一件事情困扰着。

        前面说过,这栋房子不比周围那种窝棚,使用面积大概一百平方米,相隔成多个房间。所以三个人倒也各自都弄到一个房间。张成得到的是最好的那个房间,里面还有全套被薅。虽然质地不怎么好,却也干净整洁。

        就在张成打算熄灭了自己的照明法术准备入睡的时候,却突然看到一股烟雾突然从自己身体中流淌出来。接着,在他面前形成小熊。

        自从上次和罗刹妖交手之后,这次是小熊第一次脱离张成的身体,用实体面对张成。

        “张成,”小熊蹲坐着看着张成,不过因为它体型的缘故,这个架势怎么看怎么萌。“你上次真的太危险了。我很感谢你,但是……”它迟疑了一下,说道。“差不多该到尽头了。”

        “该到尽头了?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已经相处了很长时间了。”小熊说道。其实头尾结合起来,大概一个多月了吧。张成不是很确定,因为来回两个世界的魂穿太容易打乱人的时间感了。他想明白了,自己确实需要一个日历什么的东西来计时才好。不然会把两个世界度过的时间混淆在一起。“你的雇主,应该已经不耐烦了。”

        “那个……”张成半天没回过神来。

        “我很高兴这次你保护了我,”小熊说道。“但是这是我不可逃避的命运。你懂的,我就因为这个理由而诞生的,正是因为如此,我的本体才分裂出我这么一个特别的分身。”

        张成有些不解,但是突然意识到什么。小熊是特别的吗?不过之前张成就有所察觉。不过那只是察觉,并不是真正的面对面的沟通真相。

        “那个,我问一下,你的诞生理由是?”这似乎是个很荒诞的问题,

        “我是要被吃掉的,”小熊萌萌的说道。“你的雇主会吃掉我,从而完全融合我的知识和记忆。当然用‘吃’也许不太合适,这不是人类的进食。但是那只是形式不同,本质差不多。张成,你的识海消化不了我,因为你只是人类,你的意志力不足以磨灭我的意志。但你的雇主,我不知道祂到底是大灵还是神祗,祂一定能消化我。我敢保证,祂现在绝对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张成定了定神。“呃,我说过,我没有雇主,我是我自己的主人!”

        “那不可能!”小熊吃惊的回答。“那你为什么……”

        “那完全是个意外。那块玉石是我偶然之间得到的,而我也仅仅是为了昆吾大夫的命令,而进入沼泽,又凑巧杀掉了那个蜥蜴人大法师,然后巴蛇和你的本体才出现……”张成慢慢的把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都说出来。一切都仅仅是偶然和误会。小熊听的目瞪口呆。

        “你说什么?!”小熊猛的跳了起来,“那我存在的意义不是没有了吗?我……我……我下面要怎么做?我该怎么办?我能做什么?”

        “你什么都不用做,保持现在这样就行了呀。”张成完全不明白小熊想的是什么。

        小熊迟疑了半响,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原来……原来……原来我的命运已经被否决了!我不是被人限定命运的分身了,那么说,我现在是一个完整独立的大灵!”说完这句话,张成看到小熊身体发生了改变,它的毛皮从黄色变成了一种绚烂的银白色。

        “我彻底的解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