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消息

第五十一章 消息

        近距离能够清楚的看到食人魔那种暗黄色的肤色,还有皮肤表面时不时隆起一块的疣子。其实食人魔的身材倒还可以,但是这种皮肤让他在人类眼里极为丑陋。

        其实在游戏里,模糊的画质下看着这个食人魔倒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但是眼下这个距离看起来确实很丑。不仅丑,而且很凶恶。

        “还想跑!”长戎恶狠狠的说道。他眼角余光环视了一下周围,确定没人会插手这件事。“上一次你对我说了什么?”

        “大人,这是我……我……”少年吓的够呛。食人魔有他两倍的身高,巨大的体型非常有压迫力,而那根大棒更是强化了这种压迫力。

        “你上次说,等你做完买卖就给我钱!”食人魔放大声音,想让所有人都听见。这是所有恶棍都无师自通的本事:他们其实不需要去轻易招惹强者,只需要靠着找女人和弱者麻烦就能维持他的威望。“然后就跑了不是吗?我还以为你再也不会出现在这里呢!”

        其他社区有着统治者或者首领,而只要有一个首领,就必然产生统治的秩序。但是交易区是不同的,这是无法之地,也就是说,这里和荒野没什么区别。这里只有一个简单的法则:弱肉强食。但是,也不能太过分,比方说对着游商公开打劫。别说游商不好对付,哪怕你打赢了,那也是兔死狐悲,会引起一群人联合起来群殴你。

        食人魔其实刚才一棒子下去,就能直接把猎物变成肉泥。不过任何猎手都会尽可能的延长这一刻——有人说这叫猫抓老鼠,是猫科动物特有的本能。但实际上远不止猫科动物,几乎所有智慧生物都有这个本能。

        他本能的享受这个时刻,环顾了一下四周,主要是想看到那些不相干的第三者脸上又惊又恐

        的神情。当大家的脸上出现这个神情,就意味着他的身份得到了进一步的肯定。

        他果然看到了他想看的东西。不止一个人眼睛里透露着惊讶神情。本来这是一个很享受的事情,问题是……那些人的目光似乎并不是集中在他身上。

        食人魔的目光转向不远处,正好看到一个新来的陌生人给自己上好第二个魔法。

        如果说法师兼职战士有什么好处,那就是可以随心所欲的用魔法来加强自己。而纯粹的战士,干这种事情是要花钱的——魔法物品可一点都不便宜。那些自动充能的就更贵了。

        张成有闲暇工夫看了看自己的面板。力量9敏捷10的战士是没有前途的废柴,但是力量13敏捷14的战士……那就堪堪可以上台面了。

        在游戏里,你可以选择交保护费而避免这场战斗。但是张成不觉得有这个必要。因为,在游戏里他就见识过了,这货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来勒索你。不管你是操控着游戏里的角色还是现实中面对,没有地球人会心甘情愿承受这种命运。至少大部分华国人不会甘心。

        食人魔先是有点惊疑。哪怕白痴也知道任何法术都有持续时间,也就是说,如果你给自己上增益法术,那潜台词就等于说你准备开打。可是这里要和谁打?似乎不用问也知道。

        他那长满黄色瘤块的脸上咧开一个残忍而凶暴的笑容。

        欺负弱者诚然是一个恶棍的主要工作内容,但是偶然挑战强者也是不可避免的。

        张成拔出了宝剑,然后就大踏步的上来了。别人或许会觉得他在多管闲事强出头,但他自己知道,经验值才是最重要的。他这种穿越者凭什么混?还不是靠经验值吗?

        特别是废墟区那么多不死生物的经验值(之前他可是将这些经验值已经视为自己囊中之物了)已经泡汤的情况下。

        食人魔摇着大棒走上前去。像所有此类情况一样,他在一个合适的距离停下脚步,打算说几句场面话。毕竟,哪怕要来一场真正的战斗,那也得先说个明白。他是个恶棍,不是杀手。

        不过张成没打算听。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摸索,他已经确定一件事情,杀戮就可以得到经验值。至于杀戮的类型,不管正面战斗,还是背后偷袭,甚至是垂死补刀,乃至于派遣召唤生物去杀,经验值系统都是不管的。所以在食人魔打算开口而未开口那个短暂瞬间,他举起自己的左手,激发出了手中的七彩喷射戒指。

        一道斑斓炫目的光芒从戒指上对着前方喷射出来,正中食人魔的头部。估计就连这个食人魔都不曾想到他面前的这个人类丝毫不讲武德,就这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动了突袭。

        如果张成事后知道食人魔的的心理,他大概会冷笑一声:武德是什么东西?给对方一个机会先来个瞬发沉默术就叫武德?那这武德我直接丢去喂狗好了?在游戏里那是玩家没办法,因为这是剧情安排,食人魔近身就自动激活对话,只能先说话再开打。但是现实中可没这种破规矩,谁都知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七彩的光芒强烈的刺激着食人魔的视觉系统,虽然不至于让他身体瘫痪或者昏迷,但是却也实打实的让他暂时视力被魔法所夺。他发出愤怒的咆哮,毫无意义的挥舞着手里的大棒。接着,他清楚的感觉到右腿一软,原本结实的大腿肌肉此刻居然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了?直到倒下去的时候他才醒悟大腿的肌腱被人切断了。

        他太高,对方难以攻击头胸部,但攻击下半身没有任何问题。

        然后,就连夏安都很惊讶的看到张成从后面毫不留情的一剑刺穿了食人魔的脖子。切断了脊椎,撕开了气管和血管。鲜血不受控制的从食人魔的喉咙和嘴巴涌出来。食人魔能做出的唯一动作就是徒劳的去捂住自己的嘴巴,同时剧烈咳嗽,每一声咳嗽都会喷出一丛血箭来,任何人都明白这货死定了。

        半分钟左右,张成从死透的食人魔身上拔出含光,用尸体身上的衣物略微擦拭一下后收回剑鞘。顺带着看了一下自己的经验值。奈何他已经是7级战士兼职7级法师,食人魔带来的经验不错,但是距离升级还有一段距离。

        必须杀掉一大批敌人,或者干掉例如大灵分身这样的存在,才有升级的机会。想起这个,张成还真的怀念游戏里第二幕的废墟区,那里的不死生物颇多,差不多够你升一级的。

        收好剑之后,他回到了刚才购物的那个商人身边,随口问了一句。“那个尸体丢这里没事吧?”

        “没事没事,”那个游商的表情就像是看到了鬼。他见过杀戮,却没见过如此果断无情的杀戮。“只管丢那里,放一天罢了,明天就没了。”

        “明天就没了?”张成都略微惊讶了一下。不会吧……游戏里确实如此。但是那是游戏的设定,或者说天底下哪个游戏是要玩家管杀又管埋的?

        一念及此,他想起了第一幕boss的事情。游戏里,那个残废豺狼人身上是没有战利品的,但是现实中你可以剥下他身上的装备(虽然不值钱)。

        游戏里,杀死这个食人魔是没有战利品的。至于为什么这个明显肉搏系的家伙会玩出一手瞬发沉默术出来,张成也不知道。玩游戏的时候只能说这是游戏的某个奇(脑)妙(抽)设定,但是现实中显然绝非无缘无故。

        张成回到了食人魔身体旁边。这次他给自己上了一个奥术视觉。在魔法的视觉下,一切蕴含着魔力的东西都无所遁形。可惜的是食人魔身上真的没有任何魔法装备。张成细致的看过他的手臂,手指,甚至耳朵之类,看不到任何奥术灵光。

        边上,夏安走了过来。他有些犹豫,不过最后还是下定了决心。

        “张成公子,”夏安说道。“你在寻找什么?”在这个地方,就算杀了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觉得这个家伙身上有什么东西,”张成还想着瞬发沉默术的事情。“我似乎看到他想要用什么法术。但是却又没发现。”

        “是南蛮的招数,”夏安回答。他不比张成,见多识广,所以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言毕,他用力扯开食人魔的上半身衣物——和地球上破衣服丢垃圾桶没人捡的情况不同,在这个年代,织物是很有价值的。张成可以不在意,但是实际上等他离开,至少有十个人会凑过来,把食人魔身上每一根布条都瓜分走。

        至于现在为什么没人来……嘿嘿,当你看着一个抬手就杀人,显然视人命如草芥的主,你也会懂得避开远远的。命,在大部分人眼里,总是比钱重要的。尤其是还是小钱。

        食人魔的后背,或者说肩部的位置,纹着一个玄奥的符号。细微的魔法能量沿着符号缓缓流动,这就是为什么张成刚才无法发现的缘故。

        原来是……魔法效果的纹身?张成一时不知要如何处理,似乎这东西也没办法拿呀。正在他犹豫之时,夏安已经掏出自己的利刃,轻松将食人魔身上一整块皮给剥了下来。

        这可是一个莽荒时代,茹毛饮血都属寻常,杀人剥皮更谈不上什么稀罕事。而且别说蛮荒年代,地球位面上,某号称自由灯塔国的文明人,都是拿着印第安人的皮做靴子的。

        “张成公子,”夏安将剥下来的纹身递给张成。

        夏安的手法又快又轻巧。纹身剥下来居然没有附带血肉,按照地球上的说法,应该这块皮厚度被限制在真皮层,没有涉及下面的血管和神经。所以拿在手里软软的,稍带一点点的粘湿,唯一的问题就是需要你战胜自己的心理障碍。

        边上,刚才那个少年小心翼翼的靠近过来。他之前已经舍弃了自己的货物想要逃跑,却不料顷刻之间一切都改变了。在交易区横行霸道的食人魔被人轻易的宰了。而他被丢下来的那些货物,此刻却正好就在食人魔身体不远处。

        张成无意之间回头看了一眼。

        他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个什么形象,但是看着那个少年(其实也没比他小多少)的反应就懂了。要知道,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面对一个显然杀人如麻,此刻更是手里拿着一块剥下来新鲜热辣人(食人魔)皮的屠夫。放武侠小说里,这个形象堪称“血手人屠”。吓死几个平民百姓都是轻的。

        少年想说什么,但最后什么也没说出来,只是跪下磕头。

        这种场面让张成觉得有些尴尬。他本能的看了一眼少年没有收拾的“货物”。几乎看不到什么好东西,与其说那是某种制品,不如说是碎片。似乎是从废墟中捡来的。其中甚至有几个石质的雕刻……不,是雕塑的碎块。总之,傻瓜都能看出不是什么值钱的货色。

        不过扫视一下之后,张成还是发现了某个看上去有点价值的东西,一块玉石做成的小挂件。

        正常来说,张成的目光最多在这东西上停留一秒。但是现在不一样,就在前几天,他可是亲眼看过类似的东西。或者说,因为一场生死恶战,这个东西给他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虽然简单,但那确实是人首蛇身的形象没错。

        张成想起贰负是周室认定的邪神。也就是说,在周室统治范围内,这种东西不应该出现。

        这个东西……是商朝……甚至更早年代的东西吗?

        “这个东西是哪里来的?”张成问对方。

        少年战战兢兢地半天没说话,最后将玉石挂件捧在手上献给张成。

        “^*$##@,我只是问它哪里来的。”张成没有接过。关于贰负这种事情,他有点好奇心,但是也只有一点好奇心罢了。毕竟这个只是挂件而已。张成转身离开,转而到了另外一个摊子上。这个商人就知趣得多,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努力推销给张成。最后的结果是张成用一枚下贝换了五六张木片。其实这种东西没用,但是张成知道这个市场内商人们肯定是内部流通消息。他不能展现出对于卡牌的喜好,否则会被集体抬高价。

        当然,买卖归买卖,张成也没忘记自己的主要目标,借机打听天子祭坛和巫员的事情。

        让张成惊讶的是,几乎所有的游商,居然都能拿出几张木片或者卡牌出来。与此同时,他们对于天子祭坛和巫员的事情一无所知。或者说,他们知道的东西不比夏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