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 南蛮1

第五十二章 南蛮1

        天子祭坛和巫员的事情倒是在意料之中。

        巫员是隐居在这里。如果他隐居之处众所周知,那也称不上是隐居了。天子祭坛的事情也太遥远了。其实看看夏墟那残破的外城墙就明白,这座城市被废弃已经上千年了。上千年足够让历史变传说,让传说变神话,足够让沧海桑田,更足够让王朝更替好几次了。就算当年天子祭天的祭坛是众所周知的公开消息,现在也早已经变成不可追究的历史隐秘。

        若非九夷之师宗卷这种少见的意外事情,谁会关心千年之前夏室天子祭天的祭坛?

        张成从一开始就没指望能这么简单的获得相关情报。事实也证明了他猜测的完全正确。

        但是龙漦碎片的事情却完全是个意外。

        小熊曾经明确的说过,这些“龙漦碎片”是没什么实际使用价值的稀罕物。

        张成经历的事实也证明,这些能召唤动物的卡牌,说真的效果不大。虽然有“水生毒蛇”这样用来偷袭的好东西,但是更多的,例如狼、海豚之类,根本没有战斗力可言。特别是狼,他当初一个1级战士兼1级法师就轻松干掉了四头卡牌召唤出来的狼。

        任何一个施法者都完全可以用召唤系法术来替代这些卡牌,甚至可以不客气的说,召唤系的法术效果会更好。张成虽然自己没有,但是他很确定这个世界肯定有召唤系的魔法制品。这些魔法制品的实用价值,显然要比卡牌高得多。

        张成收集龙漦碎片唯一的理由,大概就是它手里有一本旅法师之书。旅法师之书被这个世界的土着称为“龙漦”,卡牌被称为“龙漦碎片”,所以这些卡牌有很大的可能和旅法师之书有什么牵扯。当然话说回来,也可能根本没有什么牵扯,只是来源相同:它们都是另外一个不知名世界的人制造的,所以被随便的命了个名罢了。

        从各个游商那里,收集了大概四十多张木片和卡牌。大部分都是木片,只有五六张卡牌。这些卡牌只有两种,一种是“草原灰狼”,另外一种是“吸血蝙蝠”。

        吸血蝙蝠:黑夜中的飞行生物,依靠吸血为生。这些生物天生能够适应复杂的环境,灵巧的避开几乎所有的障碍物或是攻击。耗费0,攻击0(撕咬),生命1(脆弱),特性:灵巧飞行,吸血。

        不知道这些卡牌是怎么制造的,但是感觉上……确实狼或者蝙蝠的卡牌应该比较容易制造。因为这两种动物是成群活动的,也许一次性就可以制作出一叠。

        一圈问过之后,张成已经有了几分计较。毫无疑问,巫员的隐居之地是一个高层或者特定人群才知道的秘密。而祭坛则更糟糕,因为此处的不同人等全部一无所知。别说看过了,就连听都没听说过。只是——众所周知——因为这里是夏墟,所以大家都确认有这么一回事。

        国之大事,在戎在祭,所以自古以来所有的都城都肯定有天子祭天用的祭坛。

        昆吾大夫估计也是因为这个缘故才知道此事。

        中午时分,张成进入了另外一个城区。

        这里就和南铃的社区完全不一样了。整体来说杂乱无章,居民们显然看着哪个地方顺眼就在那里开工建设。因为这个缘故,整个城区没有分出街道和住宅,乱糟糟的。牲畜和居民混住,以地球人的理解,这简直就是传染病之源。唯一值得一提的是这里有几座不错的宅邸。这些宅邸的基础部分几乎都是石质,能够看出经历了长年的风雨。与其说这是本地居民建造的,不如说是他们修复的。这里的居民也少,完全不能和南铃那边相比,大概只有千人左右。

        不过这座城区倒是让张成看着眼熟。因为他确信,如果自己用魔法飞到天上,看到的场面就和自己在游戏里看到的一模一样。

        在游戏里,城区左上角,或者说称为靠近矮城墙的那一端,有个废话连篇但是不会给你任务的npc。张成之前觉得这种npc很烦,但是现在却觉得也许可以去看看。

        不过很遗憾,那里没有人。不是第一幕那个老头那种暂时离开,而是整个环境让你明白这里地方不会有人。那个地区只有废墟,垃圾,石头还有泥土。而一个人正常居住,最起码也要有个帐篷吧?哪怕你是逃亡奴隶,真的一无所有,你至少也得找个避风的位置当窝吧?

        这个角落风特别大。

        这可不是今天风向比较特别,而是因为这个位置受城墙走向影响,天然就会聚风。

        回想起游戏里的种种记忆,有某种不安聚集在心头。游戏里,有太多不合常理的东西了。

        玩游戏的时候不会有任何感觉,但是游戏和现实结合起来,当你想用游戏的内容来推导现实的时候,你就会觉得不对劲。

        如果毁灭了南铃城区的是诸侯的军队,张成完全无法理解这支军队会放过其他城区——交易区倒还能理解,毕竟商人们无牵无挂,得到警告后一走了之即可。但是其他城区不可能逃过这样的浩劫。

        还有,这个游戏里有印象,但是现实中却不存在的npc。他有些后悔,从来没去细看npc对他说了什么。要知道,虽然有一堆乱码,但是如果细细的分辨,还是能得到一些信息的。

        张成不觉得有人会选择这里作为住处。毕竟这个城区的空间还很多,显然也没什么城建部门的规划限制。那么,选择在这里居住,会有什么额外的理由吗?

        果然,发生了某件……超乎常识之外的灾难吗?张成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警告一下南铃。但是,如果是想要离开,又能去哪里呢?这么多人的迁移可不是小事情,代价会很大。

        哎哎哎,我在想什么呀!我不是应该把注意力集中在两件事情上才对吗?一个是昆吾大夫的任务,另外一个就是自己的等级。

        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突然听见身后传来的脚步声。他转过头,看见的正是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铃铛。

        “那个,”铃铛看着张成,有些畏怯的说道。“巫铃大姐让我来对你说一件事情……”

        她有些害怕。因为她这次过来并不是普通的找人,而是提出一个很过分的要求。说真的,虽然是转述巫铃大姐的要求,但就连她都觉得这个要求太过分了。要知道,这个叫张成的人是个士人,用巫铃大姐的话来说,是奴隶主贵族啊。

        “什么事情?”

        “她说你可以去对付那些南蛮!”

        “南蛮?”南蛮是什么东西?好吧至少这个世界里,称呼和游戏里差别太大。正如淮夷是蜥蜴人,犬戎是豺狼人,莱夷是鱼人,鬼戎是不死生物……这个南蛮是什么还真的不好说。不过,话要说回来,南铃似乎真的不明白。在这个魔法的世界,在这个伟力可以归于自身的世界,当一个领袖什么的真的不是好主意。而且哪怕你真的想当,也可以等级超凡入圣再说。

        “巫铃大姐说,可以让我带你过去!”铃铛有些畏怯的说道。她可知道南蛮不好对付。而巫铃大姐显然没打算提供任何酬劳,只是单纯的让张成去战斗。

        那种架势,根本不是拿张成当外人,而是直接将其视为部下啊。铃铛觉得自己是张成,肯定会这种过分的要求火冒三丈。哪怕看上巫铃大姐也是一样。

        “好吧,”张成决定接受这个要求。毕竟经验值才是硬道理。“带我过去。”

        “你……那个……答应了?”

        “是啊,带我过去。”张成说道。

        铃铛在前面带路,两个人离开了城区,离开了城墙,进入了荒野。从这一点来说,哪怕夏墟这样的城市也远远不能和地球上的大都市媲美。不,根本不需要大都市的档次。哪怕二三线城市,面积和人口也可以完爆这座废都。

        如果是现代的都市,如果从市中心走到市郊,哪怕是直线距离也足够让人走上半天甚至一天。而夏墟,从城市中心出发,一直到荒郊野外,甚至已经没有耕地的位置,也只花费了大概一个半小时的路程吧。

        以地球时间计算,此时大概是下午三四点钟左右。不能说早,但是也不算迟。

        前面带路的铃铛停下了脚步。不过哪怕她没有止步,张成也察觉到不对头之处。因为空气中传来了一股臭味。

        不过这对地球人来说,这算不上是折磨,只能说是一种新鲜的体会。毕竟来到这个世界这么长时间以来,其他的东西或许有问题,但空气质量绝对没得说。哪怕是不死生物的地下城那里,也没什么臭味。什么粉尘啦,雾霾啦,酸雨啦等等,那些都是工业社会的产物,在这种蛮荒年代根本不存在。除了火山爆发,这个世界根本没有改变空气的力量。

        此时空气并非停滞不动。事实上,风不断地吹过,但臭气不但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浓了。

        有什么东西这么臭?张成不解。但是这个似乎无法回答。因为电脑游戏是无法表达“臭味”这种要素的。

        铃铛停下了脚步,很肯定的说道。“南蛮应该就在前面了,他们说,应该是百蛮,数量很多。”

        “百蛮啊……”至于百蛮是什么,张成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是某种野蛮人?亦或者其他什么?另外到底什么东西这么臭?

        “之前有人在这里放牧,”铃铛小声说道。“被那些南蛮攻击了,”

        确实如此,这片区域可以说水草肥美。哪怕是这个初冬的季节,草依然长得很壮实。这片土地如果用来畜牧一定很棒。

        铃铛带头,两个人都矮下身。依靠着一丛灌木为掩护,张成终于可以看见远方是什么东西了。

        原来是这个任务……

        张成忘记了游戏里这个任务是哪个npc给的了。反正他都是在自由都市任意绕一圈,把能接的任务都接了,这个任务就在其中。这是一个很简单直接的任务:到城外杀一群地精强盗。

        是的,地精。一种奇幻游戏里很常见的生物,矮小而卑劣。战斗力很差,基本上随便一个低级战士都能冲到地精堆里开无双,砍死三个五个就像玩一样。法师就更容易了。基本上就是放几个火球世界就清净了。

        因为是很简单的任务,典型的送经验,所以张成没留下太多印象。张成甚至不记得到底在游戏里干掉了多少地精,或者是战斗中采取了什么战术。

        不过……眼下的问题似乎有点不太一样。

        “前面就是了……”铃铛的声音里很紧张,甚至说话的时候不禁吞了口口水。

        正常来说,地精不是强大的敌人。就算是普通的人类,面对地精也不会怎么畏惧。但有一种情况例外,那就是地精的数量达到了一个可怕的标准时。

        张成看到的是一支真正的地精部队。很难说这里有多少地精,这些生物密密麻麻,视野所及的地方全都是他们晃动的光秃秃的脑袋。他们中的大部分举着简陋的武器——都是些尖端烧硬的木头长矛或是石头做的斧头锤子,只有几个地精挥舞着像是金属的刀剑,另外一些还有粗糙短小的弓箭。

        是记错了吗?游戏里似乎没有这种数量呀!

        不知道地精在干什么。他们聚拢一团,似乎在开会。但是又吵吵嚷嚷,陷入某种争执之中。此时如果一个火球放过去,不说杀死个三五百,但是杀死三五十个地精绝对没问题。

        问题是这里的地精,数量估计上千了。

        “你觉得这里有多少地……百蛮?”张成问身边的铃铛。

        “大概有几百个吧。”铃铛的脸色已经不太好看,但还努力支撑着。就算是她也不曾预料到这地方居然聚集了如此之多的百蛮。不,不止是百蛮,还有其他的东西。

        她清楚的看到百蛮之中出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高大身影。虽然铃铛是第一次看到,但是她马上就明白那是什么。在传说中,那些总是和百蛮混在一起并且指挥百蛮的邪恶生物,算是人类的敌人之一。虽在人类的敌人中,这些家伙无论实力还是数量都排不上号,但那也是敌人。

        “那是……侗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