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 旅法师6

第六十九章 旅法师6

        张成最初对旅法师的印象有两个。第一,就是旅法师能够实体穿越而不是如他这样魂穿。不只是实体穿越,旅法师甚至能够携带物品穿越。就像是旅法师之书,从一开始,小熊就明确说明这是异世界的造物,是穿越者从异世界携带到这个世界的。

        魂穿是个坑,但能够携带物品的穿越那就完全不一样。那就算是福利了。

        第二,就是旅法师变化多端的卡牌。旅法师显然是一种依托卡牌施法的施法者。说起来,最初的召唤蛇、狼甚至蝙蝠的牌让人觉得实力平平,比这个世界多种多样的魔法可差远了。单单魔法中的一个分支,也就是召唤法术,效果就不比卡牌差。但是接下来的“亵渎之书”卡牌就让人觉得这种力量其实应用范围很广,也许逊色一些,但非常实用。不过最后的“次元裂缝”让人明白,其实这种卡牌法术并不比魔法逊色。

        不过,有一件事情非常奇怪,那就是旅法师为什么使用这种卡牌法术?而且凭什么这些卡牌能够在不同世界通用?

        张成之前就确定过,这个世界的魔法在地球无效。纵然他在这里记住和掌握了所有的施法过程,但到地球上照样没卵用,因为地球根本没有魔网这种玩意。没了这个源头,后续的一切都是空中楼阁,无从说起。魔法就成了瞎扯淡。同理,如果这个卡牌法术来自异世界,那它为什么在这个世界也照样有效?要知道,除了旅法师之外,这个世界并无同类型的力量。就算是小熊,也是含混不清的说了一个“不能制造,起码制造很麻烦”。张成毕竟是地球人,闻弦音而知雅意的事情见识多了,所以明白小熊的这个意思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旅法师可以实体穿越?为什么旅法师可以无视世界规则使用卡牌?过去张成只能用“魔法的世界不科学”来解释。但现在他明白了。

        因为旅法师自成世界。

        是的,一个旅法师就是一个世界,或者说旅法师之火就是一个世界。张成猜想——不过他自己都不确定到底是不是他猜想的,亦或者是前任?——这是一个规则高度残缺,很不完整的世界。而旅法师结合了旅法师之火,从而变成了世界意识。

        所谓的卡牌只是表相,本质就是旅法师将那件东西纳入自己的世界里,然后随时取出来。

        理解旅法师的本质之后,你就会明白旅法师的能力,说起来真的没有任何玄妙可言。真的是简简单单,很容易理解。

        所以旅法师依然是他原先的种族,并未改变。他既没有多出什么特别的技能和感知,也没有从此刀枪不入。他身体一如既往。在地球上,一发子弹直接可以杀死他。在犬戎世界,一根飞箭或者一把匕首之类同样能完成这个任务。他只是多了一个随身的世界,可以将外面的东西存储进去,当然也可以将里面的东西取出来。仅此而已。

        所以旅法师其实很脆弱,很符合“法师”的职业特定,身体素质没有任何加成,脆皮薄血。

        良久,久到张成都忘记了到底过去多长时间,脑海中的混沌终于稍稍平息下来。他又能正常思考了。刚才他意识极度混乱,逻辑和思维能力都变得残缺不全。用一句简单的话来说,那就是他疯了。幸好只是短暂的疯狂。

        这本旅法师之书并不是普通的书籍,不像是新华字典,可以随意翻看。刚才这个过程中,张成等同于阅读了目录中的第五章“旅法师”中的一部分内容。代价就是勾起了刚才的精神创伤,张成觉得自己差一点就疯了。不,应该说,旅法师之书精准的把握住了他将疯未疯的极限。不过,如果没有之前的重创,本身精神就不稳定,那他应该能坚持更久。

        他努力的坐起来,脑子已经稍微清醒一点,但是依然能够感觉到深处有一个个声音在不甘心的嘶吼着。他尽力不去理会那个声音,转而考虑着自己要面对的情况。

        小熊刚才一直在边上,但是张成的情况不同于受伤。纵然小熊已经懂得如何盗取诸神的力量,却对于眼下这种情况下无可奈何。

        “张成……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张成努力的无视内心深处的其他声音,他知道自己并没有疯,这些杂乱的意识碎片终究会湮灭在精神领域之中的。不过刚才的过程中,他终究得到了一些比较重要的记忆。他走到那具上古尸首边上,从这具上古尸体的袖子里,摸出一张空白的卡牌。

        是空白的卡牌,不是木片,因为卡牌上过花纹、符号和文字都在,唯有中间的生物图像没了。这是里面的生物已经被召唤出来的情况。

        幽暗甲虫:阴影位面的生物,这种甲虫看似强壮而且不受物理伤害,其实并不擅长战斗,因为他们的攻击方式单调而且极为惧怕光明的伤害。不过它们能作为坐骑而载人行动。耗费:1黑暗,攻击0(尖角),生命1(强壮),特性:光明易伤,阴影穿行,物理免疫,坐骑。

        这就是……刚才杀死了吴岚的东西应该是当年带着受了重伤的旅法师一路逃亡到这里的坐骑。当初旅法师在这里并不是受到致命一击,而是伤势发作而亡。

        不过张成暂时不能控制它。它必须解除召唤之后再被召唤一次才能接受张成的控制。

        “小心!”小熊叫了一声。张成尚未回过神,却看到刚才的身影突然再一次出现了。这一次,对方的脸上浮现不怀好意的笑容。

        “看来你已经收集到了完整的旅法师之书,并且得到了初步的力量。”死去的旅法师虽然看不清楚脸部,但是那种一脸都是幸灾乐祸的表情却能看得出来。“恭喜你,现在你已经是旅法师了。不过我现在要告诉你三个消息,一个是坏消息,另外一个是更坏的消息,第三个则是最坏的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张成一时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才好。他觉得这位前辈真的是很豁达乐观的人……好吧,如果是张成来定遗言,他肯定自己绝不会用这种方式和自己的继承者开玩笑。不,不是什么方式,而是根本不会开玩笑。张成觉得若是自己留下遗言,那肯定是有所求而非这样纯属开玩笑。

        “我猜你现在一定感觉很狼狈,哈哈。”那个身影笑起来。“告诉你那个坏消息。旅法师是世界之殇,所以你可以在诸界行走,旅行,但不要指望自己可以停下脚步。因为每个世界,或迟或早都会感应到你的存在。世界会主动排斥你。当你停下脚步的时候,”那个身影加重了语气。“就是你死亡之时!”

        “好吧,”他摊了摊手。“也许你现在觉得这种日子也并不坏,那么我告诉你更坏的消息,你现在所处的这个世界是个年轻的世界……活跃而敏感。所以不需要多久,这个世界的诸神……甚至是神上之神,就会找到你。他们会无情的追杀你,正如对我一般。不要指望你可以逃过追杀!”

        为什么?张成想问,但对方并不想回答。正如之前说的,这只是一段被录制的遗言,而非有理性的生灵。

        “然后,就是最坏的那个消息了。”那位旅法师张开了嘴巴,似乎是露出一个戏谑的表情,但是太模糊了,看不清楚。“我知道你肯定收集了一部分我残留的卡牌,可是我也肯定你找不到一张地牌或者叫源牌!不用找了,因为所有的地牌都被我耗完了!别怪我,那些家伙追杀的这么起劲,我也只能拼死挣扎了呀!”

        地牌或源牌……明明是从未接触的概念,但是张成瞬间明白这是什么。

        什么是地牌?简单的说就是张成手中这张“幽暗甲虫”中提示的“1黑暗”。每次召唤这种幽暗甲虫必须要消耗1的黑暗,而这个所谓的“黑暗”,并非是没有光线的环境,而是一种卡牌。这是将世界的原力封印在卡牌之中才形成的牌。至于什么是世界的原力,以及要怎么寻找原力……不好意思,张成刚才精神状态太差,接受的信息有限,这一部分内容还不懂。估计他还得等到自己精神状态恢复,下一次阅读旅法师之书的时候才能得到找到相关内容。

        估计就算是留下遗言的这位,也没有猜到这种事情吧。

        “努力隐藏起自己,千万不要暴露在诸神的视线之下。要猥琐发育,千万不能浪。想浪就会变成我这样。”死去旅法师的幻影咯咯的笑着。“牢牢记得,旅法师并非强大,而是超脱。”

        这是他最后一句话。

        他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幽暗甲虫”卡牌,一个可以作为坐骑的生物……而且拥有在阴影中穿行,不受普通障碍影响的能力。这无疑是个好东西,可是,解除召唤简单,他却无法支付“1黑暗”的代价再次召唤幽暗甲虫。不过把甲虫丢在这里不管也不行,似乎也没什么好的选择。

        手中的卡牌上燃起了轻微的蓝焰,接着,那只甲虫的画像慢慢的出现在了卡牌正中。

        张成慢慢翻开尸体。这种遗言显然是超自然能力的结果,但是旅法师有这个能力吗?不过答案马上就有了。旅法师确实有这个能力。

        只需要将干枯的尸体翻过来,你就可以看到在那张皮肉衰朽干枯所以已经无法看出相貌的面孔,以及他咬在嘴里的最后一张卡牌。张成将卡牌从死去的无名旅法师嘴中取下。

        临终遗言:这里封存着一个死去的旅法师的最后遗言,条件合适就能自发激活。耗费:0。特性:其实你也可以使用。

        尸体身上没有其他东西了,那些衣服之类都已经朽坏不堪。他从自己的次元口袋掏出一小罐油脂——也幸亏之前自己携带了好几罐——将油脂洒满了尸体全身。

        黑暗的洞穴里,一团火焰升腾而起,点燃了旅法师的遗骸。张成默默的看着死去的尸体。

        他现在大致上了解了当年的战斗过程。

        旅法师本来是在洞穴入口处设下了次元裂缝。也许他本来想在这里干点什么,但他太大意了,对这个世界了解太少,也对于次元裂缝的效果太有信心了。他全然不知道这个世界的诸多强者都是空间法术玩得精熟的存在。结果,强敌一个次元传送就直接来到了旅法师身边,第一轮突袭就重创了旅法师,为整个战斗定下了基调。

        这种情况很正常,毕竟旅法师的身体依然是凡人,既没有金刚不坏,也没有超凡恢复能力,平时用来防身的“次元裂缝”又拿出去堵出入口了,此刻却是来不及收回来了。

        重伤的旅法师且战且退,可惜这个地方的环境他并不熟悉,而且敌人追击的又太紧。说不清楚他一路上是迫不得已耗尽了自己的手段,亦或者从一开始他就抱定了必死的决心,总之,在前面熔岩池的位置,敌人被他的终极手段困住了。那个追击最坚决的神祗落入陷阱被杀,而旅法师自身也被困在地穴深处,伤势发作而死。

        其他跟随神祗来的敌人一方面瓜分了神祗的遗物,另外一方面然后又派遣那种没有战斗力的炮灰部下深入追查旅法师的下落。最终的结果就是炮灰们确认了旅法师的死讯,也带回来了旅法师的随身遗物,主要就是一些剩余的卡牌和旅法师之书。

        也许是受到幽暗甲虫的攻击,也许是主观能动性很差,总之炮灰们并没有破坏旅法师临终布置,让他的遗言留了下来。

        现在,张成明白为什么旅法师留下这种遗言了。为什么世界会排斥旅法师?为什么诸神会穷追不舍的追杀旅法师?因为旅法师在身体上依然是脆弱的凡人,但是在另外一个层面上,他已经算是一个世界的意识,和这个世界的神上之神昊天,亦或者地球的位面意识盖娅同等。

        旅法师来到一个世界,就等同于对一个世界入侵,就等同于……位面战争。

        所以,他轻声的告诉自己。从此之后,我的位面战争就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