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 旅法师7

第七十章 旅法师7

        旅法师并不是施法者,但旅法师看上去很像施法者。一定要形容的话,张成现在的法师职业是一个手艺人,因为他实实在在是抽取魔网的诸多要素,混合“打造”出自己的魔法。而旅法师则是搬运工,只是单纯的将东西封印在卡牌里,然后搬运到另外一个地方释放出来。

        小熊还在边上,它刚才被弹出去之后一直在边上看了整个过程。不过小熊显然也是有点懵逼的,旅法师使用的是它无法理解的语言,所以它也看到了幻影,但是它不知道那个幻影到底在说什么。它只知道张成是受到了精神方面的冲击——是冲击,不是攻击。

        古老的尸体水份基本挥发完毕了,所以燃烧起来速度惊人。只是并不太长的一段时间,旅法师的尸体就变成了一堆灰烬。张成随意的找个缝隙角落,将灰白色的骨灰扫了进去。

        不过吴岚的尸体可就没有这个待遇了。

        张成从口袋里摸出一张木片。这张曾经是卡牌,但是现在只是木片而已。因为好奇心的缘故,这种东西之前他之前收集了相当多,别的不说,从夏墟的游商那里就弄到了不少。最初他以为这种木片有特殊之处,不过现在他知道了,材质不是卡牌的关键。之所以选择木头,完全是因为这种材料随处可见罢了。

        蓝色的旅法师之火在木片上燃烧,张成将燃烧着的木片对着吴岚的尸体丢过去,一瞬间视野里产生了一种短暂的扭曲。仿佛尸体猛的缩小了。等到这种错觉(也许不是错觉)消失后,张成已经多了一张卡牌。

        “人类尸体:一个人类被杀后的尸体,尸体还很新鲜,推测死亡时间不是很久。耗费0。特性:就是一具尸体而已。”

        整个地上干干净净,连血迹都一起消失了。

        张成又从口袋里掏出第二张木片。这一次的目标是地上的背包。别看背包的重量并不重,但张成此刻可不是神完气足,而是虚弱得几乎迈不开步——就算加持上魔法,他也仅仅是能够勉强行动罢了。

        吴岚的背包马上变成了一张新的卡牌。“杂物背包:一个装着各种工具和用品的背包,重量不算太重,但战斗时候会影响速度。耗费:0,特性:皮革质地。”

        这就是物品牌……张成之前羡慕不已的能力之一。这可比次元口袋牛逼太多了。虽然那个死去的无名旅法师说什么旅法师并非强大类,但是张成真的觉得这应该是双方标准不同。实际上,这种能力太过于作弊了。不管什么东西,只要旅法师愿意,都可以做成卡牌随身携带。

        这么又轻又薄的一张卡牌,却可以无视体积和重量……携带远远超过自身能力的物品。和卡牌比起来,张成身上的次元口袋可真的是low的太多了。次元口袋终究容量是有限的。而卡牌是无限的。

        物品牌还是有个好处,那就是被封印在卡牌里的物品是不会随着时间推移变化的。比方说一道新鲜出锅的菜,只要封入卡牌的时候是新鲜热烫的,不管什么时候拿出来也依然是新鲜热烫的。只要在卡牌里,物品就不会破坏。

        总之,这种能力实用价值极高,简直就和开挂作弊没什么两样。

        张成看了看自己的新物品牌。说起来,卡牌的名字很奇怪,它并不是张成刚才命名的,而是卡牌制作成功之后,似乎天然就有了一个名字。至于它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张成也不懂。比方说这一张,叫做“杂物背包”,就算是旅法师自己也不能改名,不能改成“皮革背包”或者“随身背包”之类同样贴切的名字。

        不过,虽然背包已经变成了卡牌,但地面上依然还有一堆杂物剩下。

        正是吴岚装在自己背包里的卡牌,以及几个卡牌盒。前面说过,这些卡牌都是木片质地,虽然比不过地球上那些塑料或者硬质纸,却也非常薄,完全不占地方,只需要在背包里留一个不大的角落就可以容纳。所以吴岚显然一直都将这些卡牌放在牌盒里,随身携带。

        卡牌不能再被封入卡牌,所以吴岚的背包虽然封进入了,但背包中原有的一些卡牌,以及牌盒都遗留下来。

        张成看到吴岚收藏了数量相当丰富的卡牌。在“普通野兽”的范围内,除了张成已经见识过的狼或蝙蝠之外,包括还有几张野猪牌,几张鹰隼类,甚至包括一张老虎,一张熊。不过这方面最多的还是狼。这应该是狼群体生活,而且比较容易汇合成很大的狼群的缘故吧。估计旅法师一次得手就能至少几十甚至几百张狼。这些牌中,除了毒蛇和熊的攻击被评为1之外,就连老虎的攻击也是0。

        不过那些要耗费代价的生物牌就少得多了,只有三种,一张是张成也有的“阴影猎手”,一张是张成从未见过的“旭羽翔鹰”,另外一张则是张成没见识过的“食脑邪灵”。那是一个长得颇像是地球上的食蚁兽,嘴里同样吐出长长舌头的奇怪生物。

        “食脑邪灵:这种生物起源于阴影位面,但很快在诸多世界都有了分支。它们并没有很强大的力量,也不擅长战斗,但只要给它们一颗完整的头颅或大脑,它们就能从牺牲者的脑子里读出它们主人想要得到的信息。这份价值难能可贵,所以食脑邪灵常常被那些强大的存在或者领主豢养。耗费:1黑暗,攻击0,生命0。特性:解析大脑,初等智力,心灵对话。”

        其他就值得一提的两张,一张是之前刚刚拿到手的“次元裂缝”了。另外一张也是物品牌,只不过牌上画着一处小山坡,山坡顶端是一座结构古朴的城堡。

        “虚空城堡:这应该是一处世界的碎片,如今被一个旅法师改造成自己的居所,耗费:5任意。特性:如果不考虑虚空中的种种危险,这地方确实是外敌无法抵达的安全之所。”

        这个结果倒是不出意料……旅法师拼死最后一战时,显然已经慌不择路。从战斗的痕迹就能看出,应该大部分强大的生物都被召唤出来并在战斗中损耗掉了。剩下的要么是不堪大用的普通野兽,要么是无法在地下世界行动的飞行生物。战斗之后,残存的卡牌又散落四方,哪怕吴岚竭尽所能,收集这么多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倒是那些卡牌盒……尽管张成确认这些卡牌盒子并没有什么超自然力量,至少没有魔力,但是它们却不能封入卡牌之中。只能猜测材料特殊。现在卡牌少,它们没用。只能暂时收起来。

        “我们直接回去吧?”小熊提议。“我可以消耗一次空间移动。”

        “不,我要原路回去!”张成之前不解,但现在却已经明白了,如果旅法师的力量体现就是卡牌,毫无疑问那个可怕的奇异空间陷阱也是一张卡牌的效果。“那个陷阱是一张卡牌。”

        虽然可以肯定哪怕拿到手暂时也不能用,但张成真的觉得那绝对是一个好东西。能够让昔日的旅法师作为王牌用出来,并最终为自己报了杀身之仇。

        前面说过,这段路其实不远。不多时,张成已经站在冷凝的熔岩池边缘。之前他没有察觉,但是现在,属于旅法师的直觉马上告诉他,那张卡牌就在熔岩池偏中间的那个位置。

        不过要是张成去那里的话,他觉得自己半路就会激活那个恐怖的陷阱。这一次估计就没上一次那么幸运了。

        “张成,你是不是不能去拿?”小熊在身边问道。之前小熊一直是潜藏在张成的脑海里,若无必要并不出来。但这一次它被弹出去之后就一直以实体的方式跟在张成身边。

        “那个……就在那边。”张成指着那个位置。一时却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去拿。

        距离太远了,而且那边只是一张卡牌。例如长棍子或者绳子之类手段明显都不好使的说。

        虽然他是旅法师,但是这陷阱是他的前任设置的,也就是说除非他将陷阱回收一次再召唤出来,否则陷阱是不受他控制的。

        “我可以过去。”小熊突然说道。它跳下岩浆池,朝着张成所指的方向前进。然后,它就这样一路平淡无波的咬着那张卡牌回来了。

        张成这才想起之前小熊也和他在一起落入陷阱,但小熊却可以在陷阱中自由移动,没有受到陷阱的攻击。

        “我能感觉得到,”小熊将卡牌给了张成。“我太弱小,没有达到它触发的下限。它会忽视我的存在……不过,张成,有个事情必须告诉你。”

        张成有些惊讶的看着小熊。

        “我……那个成长了呢。不能继续呆在你脑海里了。”小熊说道。“之前我就感觉到了,但刚才才能完全确定。”小熊抬起一只萌萌的爪子,示意道。“现在你的精神不稳定,我再长时间呆在你脑海里,会对你的意识造成伤害了。暂时我只能这样跟在你身边了。”

        虽然没以前方便,但是张成也知道身边跟着这么一只萌萌的小熊其实也并不惹眼。毕竟人类天生就喜欢小动物,这是双足直立猿的意识底层bug,自古如此。他转而关注这张卡牌。

        果然,这张卡牌很厉害……现在张成明白了。

        “弑神空间:神祗是诸多世界中最强的存在,所以研究如何杀死消灭一个神祗是诸界通用的课题。这个空间陷阱就是一个研究成果,当然它也是神祗制造的。耗费:5魔力。特性:不只是对神祗有效,但对神祗有特效。”

        张成将卡牌解除召唤,卡牌中间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图案,一个半透明的圆形罩子,中间是一根柱子,柱子顶端延伸出无数锁链,每两个锁链下方都挂着一个斩首刀。

        对比那些只消耗“1”的卡牌,这个玩意显然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

        一阵疲惫感突然袭来。张成意识到自己身上的蛮力术持续时间已经到了。按照面板上数字俩说,他的身体处于虚弱状态,几个属性都减半。以现实中感受来说,就是感到身体疲惫乏力,疲乏到连站着都很难了。这种情况下,他不可能原路返回。要知道,之前的道路上虽然说没什么危险,但是地势极为复杂,靠这种身体状态可走不动。

        “我们回去?”小熊提议。

        “好。”张成回答。下一瞬间,四周的景物整个扭曲变动,他定下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暂住之所自己的房间里。

        别的不说,出发之前施加的光亮术现在还在生效呢。不过法术的效果已经消除了大半,整个房间此刻只有昏暗的光芒。看着窗外,可以看到夜色深沉,距离天亮还早的很呢。

        一切……只过了半个晚上吗?张成突然有一种荒谬绝伦的感觉。只是半个晚上。

        他再次喝了一些水,几乎是一头扑在了地铺之上。

        这是生产力相当落后的世界,这个地方可没有床这种奢侈品,只有地铺。当然这一点对于张成来说已经是无所谓的事情了。在这种蛮荒世界过着过着,慢慢也就习惯了。虽然和文明社会无法比,但是至少你不会过不下去。

        此刻的他感觉全身发热,头脑昏沉。

        “你身体没事,”小熊一直在边上走动观察着张成。今天它同样学到了很多东西,特别是那个亵渎祭司的能力,实在太厉害了。“只是耗力过度。”

        朦胧的记起自己曾经在什么地方看过此类记载,据说人类体力消耗过度的情况下会发烧。他今天估计就符合这个条件了。

        “好好睡一觉。”小熊说道。“醒过来应该就会恢复一点吧。我可以从伯奇那里窃取一点力量过来。”

        “伯奇……伯奇是什么?”

        “哦,睡梦之神,理论上掌握着睡眠和梦两个神职。不过其实这家伙潜力有限,梦是有着很大潜力的神职,但是祂目前完全掌握的只有‘不做噩梦’这个次级神职。”小熊解释道。在它说话的时候,它显然已经付诸实施了。“黄熊曾经动过这个念头,因为伯奇潜力有限而且掌握的神职却又非常优秀。如果能够杀死伯奇,夺取他的神职……”

        不过张成已经听不见了。世界之门耸立在他面前,一个瑰丽的世界正在铺开,挡在这世界正前方是一个熟悉的背影。那个背影转过头,张成看到正是自己在地球上无数次于镜中看到的面孔。

        那是一张狰狞得令人发指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