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六章 风波1

第六章 风波1

        看起来,这真的只是一场偷偷摸摸的非法买卖而已。

        因为枪贩并没有将张成带到一个什么小巷里,然后前后左右杀出三五条大汉。相反,他只是将张成带到拐角一个篱笆边上。这篱笆有一定的遮掩作用,却容不下多少潜伏者。

        此刻哪怕冒出什么人来,他也得从一个较远的位置冲过来。只要张成拔腿就跑,基本上对方就不可能追上来。毕竟那家旅馆很近。而旅馆门口总是有人的。

        站在这里,可以慢慢打量对方提供的枪。毕竟经过一番专业的特训,张成现在也算是有点眼光了,所以对于几把手枪步枪的情况稍微检视一番就判断得八九不离十。

        嗯,很一般的枪,而且都是旧枪,但是旧归旧,却也能用。而且价格也……怎么说呢,哪怕他这种完全没买过枪的人都知道这价格没问题。真心不贵。

        “有更好的吗?”

        “你看我这里有很多,”对方眼看有戏,态度更加谦卑,简直就是谄媚了,掏出了一张全彩的宣传单。可见这种地下枪支贩卖早已经成了产业,这些枪贩子们都业务娴熟,知道顾客想要知道什么。“不过需要付定金,而且要等我半个小时。”

        “啊,先这把枪吧。”张成决定无论如何先买一把手枪,毕竟使用方便。再来一把步枪。至于下定金取枪什么的,他没这个打算。毕竟太不可靠了,这种流动枪贩子谁能知道他们是否守信?他们拿了定金一藏,张成还真的没办法去找。

        枪贩子将手枪取出。“能试一试吗?”张成接过手枪问道。

        枪贩子一脸遗憾的摇了摇头。江湖规矩就是这样,枪贩子在第一次和生人接触的时候只卖枪,不卖子弹,要买子弹需要来两次,第二次,枪贩子身边会站着至少四个人。

        非法交易就是这么麻烦,不比正规枪店有重重保护,枪贩子也必须防着客人以买枪为名在试枪的杀掉枪贩子,既抢枪、又抢钱。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双方完成一次非法的交易。就在枪贩子眼前,张成从随身包里掏出了一叠钱给他,同时又将自己购买的枪塞进了自己的随身包。

        那随身包真的不大,手枪倒还罢了,这么一把步枪塞进去,稍微点警觉的人都会觉得似乎有点过了。不过此时此刻枪贩子正在忙着数钱,实在抽不出空闲的注意力去关心随身包的容量问题。更别说例如从包里掏出几张卡牌之类的小动作了。

        本来交易至此已经钱货两讫,应该各自走人。但这种优秀商人怎么会这么轻轻巧巧的放过这么一个优质客户?这肯定是要深入挖掘客户的潜力,将生意做到最大才对呀。于是他收钱之后马上就和张成谈起了子弹的问题。

        没子弹,枪就是烧火棍,甚至连烧火棍都不如。而且,傻瓜都看得出来这个大客户意犹未尽,要是有更好的,其他类型的枪,他显然也打算来几把。当然了,由于必须部分依靠同声翻译软件,这种讨价还价稍微有那么一点点麻烦。不过一方想要,一方想卖,这点麻烦只是让大家讨论问题的时候稍稍耗时多一点罢了,不影响大局。

        可惜这个商人和客户在和谐社会中充满文明礼貌的讨价还价被粗暴的打断了。远处传来一声暴喝“站住!不许动!警察!”

        听到这个声音,枪贩子简直就像是厨房里偷吃的老鼠听到了猫叫,一瞬间哪里还顾得上讨价还价推销产品,手猛的将夹克衫一裹,转头就跑。

        可怜张成动作就明显慢了一步。没办法,语言不通啊。等到他回过神来并且搞明白这个声音到底意味着什么的时候,警察已经冲到了他面前。

        “把手放在脑后。”那个女警察高喊道。“蹲下!”

        那是一个年轻的白人女性,个子很高,也许不比张成矮,手中的冰冷枪口已对准了张成。这几天练枪的经验充分的告诉了张成,这看似不起眼的手枪到底有什么程度的威力。别说张成这么一个半宅男,哪怕李小龙,自幼练了二十年功夫,那也是一枪就跪。好汉不吃眼前亏,张成立刻乖乖丢下包,举起手。

        “你有权利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一切都将作为成陈堂证贡。你有权请律师咨询。如果你付不起律师费的话,法庭会为你免费提供律师……”女警开口就是着名的“米兰达警告”,一手举着枪,另外一只手亮出了手铐。也亏张成多多少少看过一些外国剧,听过不止一次这段台词,所以虽然是鸟语,却一瞬间全部理解。

        只听着咣当一声清脆的金属声音,张成的左手已经被拷在边上的铁栅栏上了。女警没有停留,顺着枪贩子逃走的方向猛追了过去。可惜枪贩子跑的很快,而她又被张成拖延了几秒钟,所以双方的距离已经很远了。

        “shit!”空气中留下女警的一声怒骂,两个互相追逐的身影转瞬就消失在道路尽头。只剩下张成在一边感受着风中凌乱。

        他定下神来,看了看拷在手上的手铐。好吧,其实仔细想想这也没啥好怕的。他忍不住想着,自己能不能用一张卡牌将手铐收起来?

        不过这也只是想想。前面说过,此时正值黄昏,但光线依然很明亮,这个位置又是城市中心,人来人往之地。虽然说这是小城,却也有很多人朝着这边看过来。

        随身包被丢在一个手够不到的位置,张成开始试图用脚去将它勾过来,但是这个时候,他看到一个黑人小孩走了过来。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至少刚才他没有注意到这个小孩。

        说是小孩,其实可以说青少年,个子已经挺高的,只是面容之中稚气还很明显。不过满脸稚气归稚气,小孩的动作真心不慢。他就这么径直快步走过来,在张成没有回过神的时候,一把捡起地上的随身包,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就跑!

        “喂!喂……警察!有人打劫!”张成大喊着,顺带努力挣扎。但这无济于事——不管是铁栅栏还是手铐都很坚固,远非普通人能够挣脱的。眼看着小孩快跑出视野了,他伸出一只手伸入自己内衣口袋里,但是还是慢慢的把手抽了出来。

        随身包里,其实并没有什么东西了。里面的现金大概还有几百刀吧,就算丢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算了,还是低调一点比较好。

        不过哪怕理智告诉他这个选择是正确,他照样会感觉到非常的沮丧和不甘心。其实张成不是没想过被抢劫的事情,但是真的没料到会有这么一个结果。

        可恶!这什么破国家……警察都是瞎了眼,抓我这种无辜的游客,却放任这种自幼犯罪的人渣。张成想着,如果有机会将这个家伙抓回来,哪怕贿赂法官他也要让这个小鬼坐十年牢!

        就在他恨恨的想着要怎么收拾这个小鬼的时候,身边传来脚步声。那个刚才把他拷住的女警已经回来了。无需其他任何证据,单单看着对方脸上那失望沮丧的表情就知道她没能抓住那个枪贩子。

        张成心中最后一丝疑虑也消失了。他知道,现在一切事情都已经查无实据——虽然本来就不会有什么证据。

        “好了,”女警一边解开手铐一边说道。“先生,你因为非法购买枪支和非法持有枪支被逮捕了!”她有些沮丧,毕竟一个逮住一个非法枪贩子和逮住一个非法购枪者那是两回事。前者算是一条鱼,后者连虾米都算不上。“你有权利保持……”

        “等等,警官。”张成惊讶的看着对方。“你怎么会说华语?”对方刚才确实在用华语。

        “你现在被逮捕了,懂吗?!”女警愤怒的看着他。要不是为了这条杂鱼耽误了那么宝贵的十来秒,她本来有机会抓住那条大鱼的!

        “我什么都没干,我只是个游客,问了一个路罢了。”张成一脸无辜的回答。

        女警看了看路边,迅速发现最关键的证据,也就是那个装了枪的随身包已经不见了。她立刻明白情况不妙。

        “你的袋子呢?!别想骗我,这里有监控的。”

        有监控的话那位熟练的业务员就不会选这个位置了。不……也许有监控,张成注意到斜刺里高处确实有一个摄像头。不过刚才那位的业务能力确实没的说。这个监控的角度让它完全拍不到刚才两个做买卖的细节,因为两个人的身体遮挡住监控。

        “在您的帮助下,我在光天化日之下遭到了一次明目张胆的抢劫,”张成说道。“就在刚才。”

        “你敢说谎的话就死定了!”女警怒目而视,然后立刻抽出自己警用电话,开始用快得张成听不清楚的语速和另外一个什么人说话。估计她是联系同事调出刚才监控的记录吧。打完电话之后,她就把张成拉到了边上的警车上。

        不管电影还是电视里,警察都是两人一组搭档的。这位女警却不知道为什么只有一个人。张成虽然没戴手铐,但是对方那神情说明张成可绝不是被视为什么客人之类的角色。

        “你叫什么名字?”

        “张成。”

        “你是游客?”

        “没错。刚刚被抢劫的游客。”

        “你想投诉我?请便!”女警冷笑了一声。“不过如果你不老老实实承认罪行,那么我向你保证,我会送你坐三年牢。合众国的牢房可不是什么好呆的地方!”

        “可是我什么都没做。”张成果断否认。车载电话响了。女警接起电话。因为距离的缘故,张成至少听见了几个单词,虽然他的鸟语水平比较烂,但是结合刚才的事情也能判断出这是女警的同事反馈刚才监控调查的结果。而这个结果也正如他预料的。不过电话时间说了相当长,一大堆单词,大概是自己的基本情况吧。

        反正只需要一口咬定自己是问路,对方根本在法律层面上奈何不了他。

        他注意到女警的车掉了一个头。车子猛的踩了一下油门,一小会后,张成发现自己回到了出发点,或者说,回到了宾馆门口。

        “让我们看看,”女警充满威胁的说道。“你的房间到底藏了什么东西!”

        她已经知道张成在这里头尾三天了,而且天天外出,她才不相信张成的房间里干干净净什么违法的东西都没有呢。而且,正如她预料的,在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张成的脸色变了。

        “怎么?打算坦白了吗?”

        “那个……我的护照……”张成发现自己犯下了一个绝大的错误。他的护照放在随身包里。

        众所周知,在外旅游,护照可谓重中之重。护照不仅是你在异国他乡的身份证明,更是你出入境的通行证。而护照这东西本身也就那么点大,无需封入卡牌,所以张成一路护照都是放在随身包里的……当然,现在他知道自己犯错了。“……在包里……”

        女警哼了一声。

        宾馆总台后面并非是前两天常见的那张面孔,而是一个张成没见过很胖的男人。大概正是人们通常概念中所谓的油腻中年男,但是问题是这位不止是油腻,还面生横肉,那道看向张成的目光怎么看都不像是友好。

        “那个,我的房间……”

        “你的房间?你的什么房间?”油腻男很不客气的说道,完全没有正常服务员那种礼貌。相反满脸都是厌恶之色。可是张成确定自己真的什么都没干。

        “六楼17号房……”

        “哦,今天已经到期了。”油腻男回答,他说的又快又直接,让张成不得不借助自己的同声翻译软件才能听懂。“已经收房了。”

        “可是我里面还有……”房间里有自己携带的洗漱用品等一些零碎,此外还有台式机。

        “里面的垃圾已经统统丢进垃圾桶了!”油腻男不耐烦的回答。“垃圾车中午就开走了!”

        这完全不常规,绝不正常。张成自己都愣了半响,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遇到这种情况。之前似乎一切都还好好的?

        对方那双眼睛近距离盯着张成,眼睛里充满了轻蔑,厌恶还有快意。

        “我的店,”油腻男说道。“不给黄皮猴子住。黄皮猴子,回你的动物园去吧!我会把房间好好消毒,去掉你的猴子臭味!”

        充满恶意的话语回荡在空气中,巨大,冰冷,充满了毒素,直接粉碎了所有的错觉。

        油腻男也许听见了张成刚才的话,知道他丢了自己的护照。“至于现在,去好好当个流浪汉!”

        张成自己都没察觉自己脸上已经浮现出了笑容。而笑容之中,有一种名为杀机的东西。

        油腻男恶意的看着面前的人,眼角余光却看到一个拳头飞了过来。他来不及反应,拳头已经迅速变大,盖住了他整个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