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强力薅羊毛

第二十一章 强力薅羊毛

        嘉说这句话的意思是有嘉也认识的人来了。可是夏墟这里如果要出现嘉也认识的人……唯一的解释只有一个。那就是迁带着军队来了。

        虽然张成知道那是小规模的军队,但是也绝不可能冒充商队进入夏墟。所以必然会驻扎在外,派遣信使来寻找自己。虽然这是早就定好的事情,但迁确实来的比预料的要快。

        “稍等,我立刻过去。”张成应了一句,然后冲着张彦一笑。“抱歉,我必须告辞一下了。至于你说的,让我先考虑一下吧。”

        大概,他们之前从吴岚那里知道自己的实际情况了吧。一个二十多岁,刚工作数年,无论是教育、经验还是家庭背景都很普通的年轻人。其实别说在蛮荒时代了,哪怕在地球上信息时代,各种信息非常迅速,这种人也是很容易被老板画下的大饼欺骗。

        “好的,那边如果有什么新消息,我会来通知你的。”张彦也起身告辞了。

        几分钟后,拜访者来到了张成面前。

        那是一个张成眼熟,但是叫不出名字的人。他见面就行了一个大礼。“迁公子已经来了。”他说道。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他打开自己怀中的包裹,一堆软绵绵的东西就从里面冒出头来。

        呃……是张成的那群小狗。

        在地球上,张成是三无人士(无猫无狗无女友),但是在这边,至少可以说是有狗的男人了。

        小狗们生长发育情况良好,之前都是那种软趴趴的连走路都摇摇晃晃,现在已经可以相对走得比较稳了。特别是那头祸斗,个子比其他小狗大上整整一圈,圆头圆脑的。眼看着到了陌生环境,小狗们都哆哆嗦嗦拥挤成一团不敢乱走,唯有祸斗镇定的多,开始朝着张成这边过来,被张成一把抱了起来。

        异兽这种东西并非简单的理解为有了某种超能力的野兽或者说魔兽。而是在于他们并不能稳定的血缘传承。犬类中会出现变异而生出祸斗,但是如果你拿祸斗来配种,那不一定有效果。哪怕生出来,绝大多数情况下也是普通犬类。

        有了这群小狗,比什么东西都更有说服力。

        “迁公子已经在郊外安营,”客人说道。“敢问张成公子这边情况如何?”

        “我已经找到了天子祭天的祭坛,”张成回答。“可以确信犬戎使者尚未到来。”

        “啊,果然一切顺利吗?”使者话是这么说,神色之间却稀松平常。张成心里忍不住吐槽了几句。找到祭坛可不容易,看上去简单,实际上若非找到巫员,那完全没有线索啊。而且这里也不是人畜无伤的和平之邦……巫妖、憎恶、罗刹妖、食尸鬼、地精之类可是一应俱全,上头还有两个似乎要打架的神祗呢。

        一开始的时候觉得一支小规模军队够用,但是现在却又觉得如果真的是大佬打架,那他们这些人全部塞进去当炮灰都不够。当然这话不能说。张成含混的应了一声。

        “犬戎信使到来后,不知他们到底会怎么做。迁公子说了,到时候若是派遣信使来回,恐怕耽误了大事,可用此物直接联系他。”对方拿出了一个木头做成的飞鸟,交给张成。

        张成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东西。嗯,作为法师,他能够感觉到有魔力缠绕在这个木头飞鸟身上,但那并不是很强大的力量。

        “如果可以的话,请张成公子尽量找一个方法,方便迁公子率部进入,而不至于和这些……”他的脸上露出明显的憎恶之色。“野人逃奴起冲突。”

        虽然野人逃奴之类很可恶,但是九夷之师才是真正的任务。现阶段只好放过他们了。

        “我会考虑的。”张成说道。“让迁这几天养精蓄锐,静候我的召唤。”

        信使转身欲离开,却又回头。“张成公子,有一事禀报,”他顿了顿。“刚才我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了一队淮夷入城。虽然看上去似乎是商队的样子,但是为防万一,请尽快调查一下。”

        这是昆吾大夫这边早就预料的情况之一,因为来的可能是犬戎的使者,也可能是东夷的使者。这两者没什么区别,无非一个是发件人付费一个是收件人付费而已。

        张成答应下来,信使离开了。

        现在房间里,就剩下一群萌萌的小狗。当然还有张成怀中,很开心的啃咬着张成手指的祸斗。不过它并不是真的用力啃,所以并不疼,只是痒痒的。

        “给你起个名字好了,”张成想了想。地球上华国人给宠物起名有两极分化的趋势。一种是特别普通,根据猫狗身上的花色或者身体状态起名,例如大黄二花小黑大白土豆之类,另外一种极其洋气,例如汤姆杰瑞雪虎威士忌格鲁等等。不过在这方面,张成却有一种根深蒂固却自己都不察觉的奇怪迷信。“你身上灰蒙蒙的,阿灰……不,就叫小灰灰好了。小灰灰!”

        祸斗很高兴的摇了摇尾巴。

        “好吧,小灰灰,”张成看了看另外一堆小狗,比起小灰灰,这些小狗就差远了。

        张成突然心中一动,他从身上摸出一张空白的纸牌,蓝色的旅法师之火在纸牌上燃烧着,想要将小灰灰封进去。

        这是他第一次尝试制造生物卡牌。之前小熊那一次与其说是张成的本事,不如说是小熊主动,肯定不属于正常范例。可惜事实证明小灰灰并不领情,它只是用力扭动了一下自己肥嘟嘟的身躯,某种微妙的平衡就被打破了,蓝色的火焰瞬间熄灭。

        果然……想要制造生物卡牌,必须在生物完全自愿,甚至主动配合的情况下才行。否则就连这种软萌如汤圆的小狗都能轻易挣脱。从这一点来说,旅法师想要制造任何卡牌,包括那些其实战斗力很弱的普通野兽,都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小熊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张成,我发现一件有趣的事情。”

        “什么?”

        “有新的神力在这边出现了。不知道是谁,”小熊说道。“非常有趣,不可思议,夏墟这里将要发生什么?又有一个神祗将祂的注意力转向这边。”它有些啧啧称奇了。“我怀疑这里有一个惊天的大秘密。又或者,从头到尾一切都只是一场大乌龙。”

        张成想收起无用的纸牌,却被小熊注意到了。

        “张成,我们可以多准备一些法术牌哦。”它说道。“我已经明白不被诸神察觉的诀窍所在了。”

        之前在小熊的配合下,张成制造了好些法术卡牌。有些是他法师职业的法术,更多的是小熊薅诸神的羊毛。不过当时木片数量确实不多,准备的法术牌有限。但现在不一样的,纸牌可是无限供应的。嗯,只要张成想要,更多也不在话下。

        正统的旅法师是一艘航空母舰,要做的是呆在绝对安全的地方,让对方和自己召唤出来的生物作战。战斗的胜利与否,都不涉及旅法师自身安危。能进能退。但是张成现在不行,他从前任那里继承的生物牌很有限,而且大部分还是那种战斗力很弱的“普通野兽”。最糟糕的是,他的“资源牌”只有3点通用。如果他是一艘航母,那他的舰载机实在太少太烂了。

        这样的话,退而求其次就是当一艘战列舰了,靠着远程法术或者枪械和别人对a。这种情况下其实子弹比卡牌管用,毕竟你换卡牌这种事情要时间的,速度慢的话要几十秒才能找到自己需要的法术牌。而子弹,哪怕是最慢的手枪,十秒钟够你打满一梭子十几发子弹了。不止如此,航空母舰再脆皮都无所谓,人家根本就没打算和别人面对面的pk,都是超远距离交战,而战列舰……那非厚甲高血不可。要有心理准备叠最厚的甲,挨最毒的打。

        问题是旅法师在身体素质方面没有任何加成,和普通人无异。所以,张成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想办法增强自己的恢复能力,也就是治疗法术了。事实上,有了小熊在这个世界薅羊毛的能力,这个可以无限提供。

        “什么诀窍所在?”张成问道。

        “不能够盯着一个神祗薅羊毛,”小熊很得意。“也就是说,每次不能制作一张卡牌,最少要制作14张卡牌,最好是一次性制作97张卡牌。”

        “97张卡牌?为什么需要这么多?”

        “因为这个世界上,最主要的就是97个神祗,其中14个主神,”小熊解释。“圣数一百零八,传说昊天规定世界只有一百零八个神祗,现在还有11个空缺。当然很快就有12个空缺了,毕竟神战已经开始了。”

        “一次制造97张同类型的卡牌,从小到大,逐步加强,而且轮流着从不同神祗窃取力量,那反而无法察觉,祂们会觉得这是自然的力量流失。”小熊嚣张的大笑起来。“那群蠢货。”

        在诸神,或者说巫觋的法术体系内,普通治疗法术有五个级别,分别是治疗微伤,治疗轻伤,治疗中伤,治疗重伤,彻底痊愈。

        现在暂时没其他的事情,张成决定给自己先弄些治疗的卡牌,真的以后当战列舰和别人互a,那这个真的省不了。

        “能多弄一些高级的攻击防御之类法术牌吗?”张成问道。巫觋的法术体系里其实也有诸多攻击防御和辅助的法术,都是很好用的东西。

        “这个有一点风险,”小熊说道。“诸神的神职不同,不同领域攻击防御辅助之类偏向差异较大,要薅这种羊毛就不能随意,一定要很小心很有节制。万一被察觉了……察觉不对的那位肯定会先找上黄熊,但是如果从黄熊那里确认情况不对,祂们就有可能找上我们。黄熊可是知道我们的……这方面治疗法术则不同,诸神都有这方面的力量。”

        这样说的话,张成就完全明白了。治疗系是完全无风险免费随意薅羊毛。其他的法术就没那么容易了。他几乎立刻打消了这方面的念头。这件事情上,风险收益不成正比,治疗法术细水长流无限提供可重要得多。而且其他的法术牌并非不能,只是必须要有节制的制造。

        而且他自己也是一个法师,以这个世界的说法,是方士。如果他按照游戏流程继续增加经验值,那迟早也会等级提高,随时使用高级法术的。方士的法术体系里虽然缺少治疗,但攻击防御辅助各方面其实都比巫觋要强。

        一日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今天的夏墟平静如常,几乎谈不上什么大事情。前面说过,此时已经初冬,农活已经基本结束。社区的居民这段时间已经开展了冬修水利运动,将远处河道的水源通过沟渠引入农田。这说来简单,其实是一个比较复杂的活。不过只要沟渠建成,那么明年的农业收成就能得到可靠保障。这样的话,很多穿越者一直想做却没空去做的事情就可以开展了。比方说,建立一个炼铁炉,又比如说,烧制一批可以卖上高价的瓷器或者玻璃。

        城中居民都是忙碌了一日方才回家。此时的夏墟城市天空,只见炊烟袅袅,可闻欢声笑语。

        张成轻轻的在城墙上漫步,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最高处。他望着城中轻笑了一下。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恰似天空45度角,也就是犬戎游戏里的那个视角。不过在游戏里,他看到的可并非如眼前这种充满活力的城镇,而是一片被死亡和火焰席卷过的废墟。

        真正的夏墟。

        贰负,盘瓠,还有一个不知名的神祗。这位神祗极为隐蔽,若非小熊是一个大灵,绝难察觉。

        这里会发生什么事情呢?这里有个极大的秘密?亦或者一切只是乌龙?

        不管发生什么,多积累一点力量肯定不会错了。张成这么想着。这段时间,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精神状态恢复了很多,或许是再看一下旅法师之书了?

        “张成!张成!”一个声音响起。张成回头看去,却正好看到铃铛。小姑娘此刻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你果然在这里!呼……呼……咳……咳……”

        “有什么事情吗?”张成问道。

        “巫铃大姐有事找你,”铃铛抬起头,很认真的说道。“很急很急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