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真面目

第二十二章 真面目

        南铃的住处已经满是人了。五名穿越者已齐聚于此,席地而坐,张成是最后一个到来的人。

        “很好,大家都到齐了……”南铃说道。其实两个人相处的时候倒不觉得,人一多才意识到这个女人真的有一种难以形容的上位者风度。她就像那些习惯于发号施令的人一样,天然言行举止中就有一种让人服从的趋势,或者说气场。“有个重大的事情要告诉大家,还记得前几天那个……无法进入的通道吗?”

        当时所有的穿越者都试过至少一次,所以印象都很深刻。

        “今天有人发现,”南铃说道。“那个通道可以通行了。”她看了看诸位穿越者。“这件事情我已经告诉巫员了,他希望我们一起去看看。”

        除了张成之外的几人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都是在这个世界跌打滚爬过的人,所以几乎每个人都立刻想起了吴岚失踪死亡的事情。吴岚很可能就是折在这边了。

        当然了,每个人也能立刻意识到这地方绝对不简单。吴岚是16级的盗贼,盗贼这个职业要是正面pk也许不是很强,但是如果是面对复杂环境下的求生能力那绝对是第一流的。事实上,权衡利弊之后,盗贼几乎就是穿越者们的第一选择。

        不过在这个世界,风险和机遇是并存的。

        “他为什么要找我们去?”有人问道。“我们都是异人啊。”

        “我不知道,”南铃说道,神色之中有一种不耐之意。“不过这是自愿,想去就去,不想去就算了。我唯有一点事情可以确认,那就是巫员对我们并无恶意。”

        “去!”有人粗声粗气的说道。“吴老大的死可能就和此事有关系。”

        张成默默的看了看说话的人,那正是张彦。也许这是错觉或者偶然,但张成现在感觉到他在用言辞来绑架其他人。毕竟南铃刚才说了,这是自愿,有人可能会觉得风险过大不值得冒险。但是这事情和失踪死亡的吴岚联系在一起,你就很难拒绝了。因为拒绝的话很容易被其他人视为团队中的叛徒。或者至少是那种离心离德的人。这种人天然会被其他人排斥。

        “里面不知道什么情况,给大家一个小时,收拾各种装备。一个小时之后在这里集合。”

        “一个小时后应该天黑了吧?”张成随口说道。

        “嗯,”南铃看了张成一眼,随意回答。“不过毕竟是地下,天亮了也是一样的。”

        一个小时后,六个人重新聚集在这里。

        除了张成之外,几乎所有人都背上了臃肿的背包。这些背包并非地球上的现代化产物,大部分都是皮革质地,手工缝制的粗制滥造品,只要能装东西就够了。能够看到不同人携带有所不同,有人的背包里是钩索,有人是长绳,有人是凿子,有人是火把,甚至还有小斧等等各种工具。显然这些穿越者们都是老手,很清楚去一个地下世界探险需要带上什么。所有人都带了水囊和少量干粮,足够一天份量。

        张彦注意到张成身上空空如也,只有腰部佩戴了宝剑。

        “张成,你怎么什么都没带?你这个小袋子有什么用?”他问道。“魔法是很有用,但有限的魔法还是留着用来战斗比较好。”

        “他那个是次元袋。”边上的南铃替张成解释道。“里面什么都有。”她也携带了背包,只是她的背包就精致许多,外面用盖子盖住,看不清楚是什么。和上次一样,她的武器是那把双管燧发枪,并不佩戴在外,而是藏在衣服里面。

        几个人的目光几乎都集中在张成的随身次元袋上,脸上的表情先是惊讶,随后变成羡慕。

        穿越者比土着的好处是,他们在地球上可以通过论坛来交流。虽然穿越者之间并不是完全的善意,但是如果是不需要付出代价的信息交流,那基本上倒还凑合。所以大家知道次元袋这种东西有多难得。

        “你从哪里得到的?”有人充满羡慕的问了一句。

        “啊,一个巫妖送给我的。”张成说道。

        “去,得了!你才几级法师啊,知道巫妖是什么不?在这里,那叫做鬼戎方伯!那是起码18级以上啊!”

        “算了,我们出发了!”

        六个人沿着之前张成走过了一次的路进去。这本来就是晚上,又是这种地下空间,进去不足十步,黑暗就浓得宛如实质,伸手不见五指。

        张成用了一个光亮术,丢在前方人的背包上。背包上的光芒迅速照亮了周围一圈。

        边上,那个叫潘鹏的人点燃了自己的火把。

        “不需要吧?”张成觉得对方有点画蛇添足。他的光亮术已经足够照明所需了。

        “这就不懂了吧?”张彦在边上说道。“魔法的灯我们也有,但是必须保持两种光源以上。一种光源的话很容易被扑灭。”

        张成点了点头,没有反驳。这些人的职业等级都比他高,证明他们绝对是经历过无数次的战斗的老手。相对而言,他才是那个新人。按地球时间穿越不过一个多月,按犬戎时间也不超过三个月。

        前进的路线和上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上一次一路直行,几乎没有停顿。而这一次在地下城没多少路就在一个转弯口停了下来。

        一道泛动着宛如水波一样能量的魔法之门突然在边上出现。接着巫员从魔法之门里走出来。

        “这就是我喜欢异人的原因了,你们总是很准时。”巫员笑嘻嘻的说道。老头此刻已经不见上次那种狼狈,换上了一套庄重得多的打扮,长袍大袖,手中拄着一根扭扭歪歪的拐杖。拐杖的头部则刻着一枚不知道什么石头。此时此刻石头发出幽幽的光芒。这石头加上火炬加上张成的光亮术,三者叠加,基本上就够看清楚数十步距离了。

        这个传送法术,或者按照本地人叫法,挪移之术,装逼效果简直满分。

        “那个,巫员大人,”南铃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巫员摇摇头。“我刚才已经稍微去看了一下,完全不可解。我猜测我们前日的尝试,让那个奇异的封印耗尽了最后的力量。”他笑了一下。“我十余年来苦苦追求解开封印的办法,却不料结果如此简单。只需多走几次,耗尽它的力量即可。”

        “可是,那里面是什么?”

        “我在一份古老的碑文上知道那里……”巫员说道。“里面可能是一个战场遗址。”

        “那种地方是战场?开什么玩笑?这里不是夏墟吗?曾经的天子都城啊!”

        “是,所以这并非凡夫俗子的战场,交战双方是超乎凡俗之上的存在。而且,不止如此……”巫员说道。“那里还有更深更远的秘密。是夏室不惜一切也要隐藏的真正秘密。”

        “夏室应该从这里迁都了吧?既然如此,那个秘密肯定是被确认已经彻底掩盖了才会迁都的吧?”张彦问道。

        “很遗憾,夏室虽然迁都,但是只是迁都,这里依然是很重要的城市。这里真正被彻底放弃,是夏室被推翻之后的事情了。”巫员看上去有点不悦,但依然解释。“那个秘密并没有被彻底掩盖。因为……后来那场战斗就是因为这个秘密而爆发的。”

        张成心中突然一动。因为他想到一个问题,他的前任,那个旅法师为何要来这里呢?

        你要说旅法师只是偶然来到此处……那他绝不会拿出重要的“次元裂缝”封住道路。因为这张卡牌真的很重要,是兼顾防御和逃生的好牌啊。

        那位不知名的旅法师死在地下世界,受到土着神祗出其不意的袭击是主要原因,但关键时刻失去这张牌无疑也是很重要的理由。

        那么,这位旅法师来这里干什么?或者说,这里有什么他想要的东西吗?

        “到底是什么样的秘密呢?”南铃问道。

        “那老朽也不知道了。”巫员回答。“我们走吧。”

        一行人沿着地下通道前进,也许是为了排除这种黑暗地下城给人的压抑感吧,一路上众人并未保持沉默,而是时不时说上几句。

        前方时不时会冒出一些影子,不过都不敢接近,基本上是远远的看一眼就撤走了。

        “巫员大人,这地下食尸鬼相当多呢。”张成找个空,问了一句。“都是哪里来的?”

        食尸鬼毕竟是不死生物,本身没有繁殖能力。所以说起来数量这么多也是令人疑惑。

        “是不少。”巫员说道。“这地下并不简单,有某种力量在溢出……这里的死者,很容易变成鬼戎,大概十分之一吧。所以你看,夏墟这种地方,如此良好的基础,千年来居然没有再一次被利用修缮也是因为这个缘故,大家都知道这里存在某种污秽力量。”

        “这里有没有很厉害的鬼戎?”张成追问了一句,他想起了游戏里第二幕最强boss,也就是那个女妖。是的,和女妖比起来,不管是罗刹妖还是憎恶都要甘拜下风。哪怕是张成这种游戏老玩家,遇到女妖那是也苦战多次。如果说面对罗刹妖和憎恶,玩家只需失败一两次就能找到到应对诀窍,那么女妖就完全不同了。这货强的不讲道理。张成可以肯定,若非自己这种资深玩家,有着极其优秀的游戏直觉天赋,失败上一百次都不一定找到对付女妖的办法。

        哪怕此时此刻,张成已经是一个旅法师,他也要承认对付女妖绝对要小心翼翼,随时准备好逃跑才行,甚至一个不好翻船也不是不可能的。

        “这个倒是没有,”巫员想了想。“不过,偶然情况下确实有外来的鬼戎强者。比方说我知道有个方伯在夏墟附近。他似乎想收拢这些鬼戎作为部下,却又忌惮我,不敢乱来。不过这方面鬼戎有的是耐心,估计会等我死掉吧。”

        也就是说,这里真的没有女妖。或者此时此刻没有女妖?

        他们一路向前,已经来到之前的那个仓库区,或者天子祭天的祭坛了。

        现在,那个已经破解的神秘入口已经就在前方。

        众人并不大意。有人拿出短弓,取出去掉箭头的箭矢,朝着那边射了一箭。上次这么尝试的时候,这箭是直接飞回来了。而这一次箭矢却消失在通道尽头。果然这地方已经畅通了。

        就在一行人准备进入通道的时候,边上角落里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果然,巫员你来了!”

        几个人迅速做出反应,持盾者居前,其余人在后,很自然的将正中间的三个施法者和射手保护起来。张成立刻给弓箭手的箭矢上加了一个光亮术,后者会意,朝着声音方向射出一箭。这一箭没有射中目标,但是光芒却照亮的那个角落。

        是上次见过的那三位,两个罗刹妖,还有一个用兜帽遮住身形的神秘人。

        虽然说对这种情况有所预料,但对方真的这么在关键时刻冒出来,还真的让人头皮发麻。

        “果然很短的时间里就察觉不对……”那个神秘人说道。“不愧是大巫。”

        三个敌人慢慢走过来,步履十分稳定。之前那个曾经中了一枪的罗刹妖身上也不见伤势,显然得到了治疗。

        “你们居然想进去?”神秘人在距离二十来步的位置停下来。“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这里面隐藏着夏室的秘密。”巫员排众而出,说道。

        “夏室的秘密?哈哈哈……”神秘人大笑起来。“果然是无知者无畏。原来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他的声音突然低沉下去。“既然如此,看来我们并没有敌对的必要。”

        “你是谁,这么遮遮掩掩的?”有人喝问了一声。

        “我是谁?哼哼……”神秘人伸手慢慢的摘下兜帽,将自己的真面目暴露在光线之中。

        有人突然喊了一声“猫耳娘?!”换来几个同伴呵斥,所以这个人赶紧闭上了嘴。张成站在最后面,倒是没看出到底是谁在乱喊。

        这里是蛮荒世界,可是眼前这位出现的,确实似乎只能用猫耳娘来形容了。

        所幸这是用地球语言喊的,其他人应该没听懂,至少巫员没什么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