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黑鳞1

第三十六章 黑鳞1

        空气中有热浪在微微涌动。可以判断出一边是热源。上一次张成和吴岚来到这里,选择非热源的那边前进。而这一次是小雅带头,她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选择的热源方向。

        这里就真的是未知领域了。

        不过和张成相反,其他几人到这里反而情绪平静了许多。毕竟一路过来看到的都是那种天神下凡一样的战斗痕迹,初始确实令人心惊胆战,但看着看着也就慢慢习惯了。

        “这地方是火山口吗?”走着走着,有人突然抱怨了一句。说话的正是潘鹏,他装备最齐全也最重,在这种灼热的空气里已经额头见汗了。

        “怎么可能!”小丫头第一个回答。“我们在一座平原城市上,现在距离地面高度不会超过二十米。这种地方如果有火山,那么这座城市本身就不会存在了。”

        “啧……”潘鹏不屑的回应了一声。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么热?”领头的南铃问巫员。

        “是威侮五行之法……禁忌之法!”巫员摸摸自己的胡子,缓缓的做出了这个判断。“难怪夏室要迁都……这是上干天忌的事情呀!诸神就算是默许了,那也是一个大隐患。”

        “什么叫威侮五行之法?”

        “昔日有扈氏威侮五行,结果被夏启所灭。”巫员自言自语道。“没想到夏室自己也做这种事情。不过如果是对付那种不死邪物,倒也能理解。”他转向其他人。“这威侮五行之法,是用五行之力隔绝内外,形成封印。在这天地之间,强行隔出一个异域出来。此法乃是昊天所忌的禁忌之法,一旦被昊天察觉,必有大祸。这里应该是借着天子的位格和贰负的帮助,外加诸神的默许,这才瞒过昊天。我们从这里过去,将会遇到五行之力,应该分别是金木水土火,这里就是火。”

        “也就是说……”南铃问道。“之前说的封印凭依的重宝……”

        “应该一共有五件。”巫员说道。“就不知道这这个格局到底是怎么回事。东西到底在外面还是在里面。”反正今天目的是杀死邪物,既然如此那必然打破这个阵法。凭依的重宝就失去原有的价值,可供大家取走当战利品了。

        “一共有五件吗?”有人轻声说道。环顾一下两边,哪怕对半分,这里至少能分到两件半。就算巫员照理也最多拿走一件,那么他们这些穿越者至少能得到一件。虽然可能会觉得太少,但是考虑到这并非普通物品,而是哪怕巫员这样的大巫都认为是“重宝神物”的东西,这其实已经很值得冒一次险了。

        张成偷眼看了虎方那边。他不清楚虎方的听觉是否灵敏,但看着那副猫科动物的耳朵,就会本能的觉得他们听觉方面肯定不输给双足直立猿。事实上在他们说话的时候,虎方那边也在朝着这边看过来,领头的小雅脸上泛起了一丝嘲讽的笑意。却不知道这是偶然,还是她听见了他们的对话。

        前方温度进一步提高。如果说刚才是“炎热”,那么现在这里已经不是那么简单了,感觉好像到了炼钢炉边上一样,灼热的气浪让人呼吸都困难起来了。

        此时此刻一行人都知道不能硬抗了,必须借助其他的力量来对付这种高温。巫员轻轻摇动手里的法杖,念动咒语,一股橘红色的光芒笼罩在自己身上。南铃掏出一小瓶不知道什么饮料喝下去,下一瞬间从她嘴里喷出一股冰冷的雾气来,全身上下肌肤上都凝结出一层薄薄的冰霜来。潘鹏则拿出一个稍大的瓶子,将里面的液体浇在自己头上,只见白雾升腾,冰凉的雾气将人包裹大半。另外一边其他几人也是各施手段。毕竟都是老资格的穿越者,又是事先有足够时间准备的,这种程度的问题自然早在预料之中。张成也是用了两个“抵抗火焰”,一个是自己的法术,一个卡牌,给自己和小丫头各自上了一个防护。

        倒是另外一边,不知道是虎方的天赋,亦或者其他缘故,总之他们看起来毫不在意。

        现在高温对于他们来说就再也不是一个问题。一行人以谨慎而稳定的速度,慢慢穿过整个炎热区域。其实开始还好,到后面的时候,那鬼地方的高温估计没有八十也有七十,那是能够直接将人烫伤甚至煮个半熟的温度。

        但是如果仅仅是这种程度,却也根本挡不住这些外来者的脚步。

        在走过了大概十来分钟的路程之后,温度开始明显下降。这个降温的速度简直就是飞流直下三千尺,五分钟前,还是酷热折磨,一群人都要依靠魔法才能撑得住高温。五分钟后,空气就冷得像是三九天了。不止是空气,地面上已经凝结了厚厚的冰层。

        毫无疑问,他们已经通过了五行第一个的“火”,进入了第二个“水”的影响范围。

        张成一开始觉得这“水”大概就是低温的环境,和之前的“火”没什么区别。但他正这么想的时候,却看到前方的小雅等人停下了脚步。

        前方是一块空地,一些横七竖八的躯体躺在空地上。这些不是人类,而是淮夷,或者说蜥蜴人。这些蜥蜴人全身上下覆盖着冰霜,有的甚至半个身体都埋进了冰层,显然不知道死在这里多久了。

        一定要说有什么值得注意的话,那就是这些蜥蜴人都是黑色鳞片。和张成之间见过的绿色鳞片,棕色鳞片亦或者灰色鳞片的蜥蜴人有点不同。

        “大家小心。”巫员提醒道。其实哪怕没有小雅这边,巫员也会察觉。夏墟这地方,由于被封印的邪物力量缓慢溢出,所以城市里普通人死掉的话都有一定概率变成不死生物。这里可是核心区域,没理由外面都那样了,这个地方这些尸体却会乖乖躺着的。

        众人停下脚步,只见前方那些黑鳞蜥蜴人蠕动着,慢慢的爬了起来。其中几个甚至是挣脱了冰层爬起来的。不知什么缘故,这些活尸无视了几个虎方,却对着人类这边蹒跚着过来了。

        不过,这些穿越者都是身经百战之辈,区区几个不死生物却也吓不住什么人。无需额外的命令,几人纷纷上前。挥舞兵器和这些活尸战成一团。

        “该死,这些家伙硬得简直像是木桩!”在挥斧砍倒一个僵尸之后,潘鹏第一个抱怨道。僵尸本来动作就缓慢,而这些家伙因为冷冻的缘故,动作比一般僵尸更加迟钝。但与此同时,它们的身体被冻硬导致防御力比普通僵尸更高,坚韧的可怕。

        “别省钱啦!”边上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接着,几人纷纷掏出了一种药水,涂在自己武器上。他们的武器立刻开始散发出一种白色的光芒,对付起僵尸来容易了许多,宛如砍菜切瓜一般将僵尸一个个砍倒。

        这种战斗无需施法者支援,所以张成等人就是站在后面观战的。这就是法爷的待遇。

        “张成哥哥,”就在张成看着的时候,小丫头轻轻一拉他的袖子。“那个有问题!”

        她手指的是一个蹒跚而来的僵尸。

        “怎么不对?”张成不解。僵尸数量虽多,但并不构成威胁,此时已经被消灭的差不多了。

        “那个僵尸膝盖可以弯!”小丫头说道。

        僵尸已经靠近过来,即将和张彦爆发近战。张成大喊了一声“小心”并施展了一个火球术,冲着那边就丢了过去。

        张彦的反应稍微迟疑了那么一丢丢,前方的僵尸突然快若脱兔飞扑而来,双方近距离白刃相交,错身而过。随后火球飞来,两个都是贴地打滚,凭借周围地形的掩护,闪避开了大部分火球的威力。接着,在其他人回过神来之前,这个蜥蜴人快速朝着另外一边跑去。

        事情太过于突然,以至于其他人都没来得及反应,事情就结束了。蜥蜴人动作非常敏捷,只看着兔起鹘落,对方已经斜刺里一条岔道跑掉了。这下子,傻瓜都知道这是一次蓄谋的偷袭。

        其他几人上前,将张彦拉起来。对方刚才的攻击在张彦的胸口位置留下了一个大伤口。幸亏他刚才得到了提醒,否则这一下就能要他半条命甚至更多。这不是谁强谁弱的问题,而是一方蓄谋偷袭,一方全无防备。换成游戏的说法,这就是一次背刺,命中率和伤害都翻倍。

        “靠,怎么回事?”几人都是不解。这次偷袭来的莫名其妙。这个蜥蜴人是什么身份?为什么在这里?为什么会偷袭他们?

        巫员上前,抬手一个治疗法术。张彦胸口的伤口立刻收缩止血。这就是魔法世界的好处了。

        “那个家伙就交给你们了!”那边,小雅突然说道,然后自顾自的前进了。

        人类这边互相看了看。“这边地洞的出入口只有来路一条。”南铃说道。“那个家伙跑不了。”

        没人觉得这种有不知名的敌人情况下继续前进还是好主意,至少要先搞明白刚才这家伙是怎么回事。

        “我们追!”刚刚恢复过来的张彦咬牙切齿的说道。“他就一个人。”

        众人沿着刚才蜥蜴人逃走的方向一路追去。这个蜥蜴人动作非常敏捷,可惜这个地方是冰霜世界,地面上铺着一层冰,冰上更有一层薄霜。只要有重量的东西就必然会留下足迹,蜥蜴人也不会例外。

        这一路追击起来完全很快。只是很短的时间,他们就已经追到了岔道的尽头。这里居然有一个似乎像是庙宇的建筑。说不清楚这是庙宇,但是地上铺着整齐的石板,两边的墙壁都被雕琢成花纹和图案,如果再加上一点涂料什么的,简直就让张成觉得自己回到了游戏第一幕中的那个不死生物地下城了。

        众人都不自觉的放慢了脚步,他们之前都沿着主路前进,没有去看那些岔道。但是看起来,这些岔道中另有乾坤?而且前面巫员说过这个什么五行阵里有着五件宝物,不能确定这些宝物到底在哪里……莫非就在这里?

        前方的地上,躺着一具同样冻得结结实实的黑鳞蜥蜴人尸体。不过这一次他们这具尸体并没有动起来,但为防万一,几人将尸体也给剁了。凭你什么玩意,大卸八块之后也就没辙了

        “这座神庙有些奇怪啊,”南铃四处打量着,突然说道。

        “嗯,一点也不像是在地下造的,相反像是因为某个缘故而被埋在了地下。”小丫头也察觉到了种种建筑方面的不合理之处。

        路上又看到了好几具同样的尸体,一行人也依样画葫芦的全部处置了。不过很奇怪的是,这些确实只是尸体,不是之前那种会动的僵尸。却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四周突然一股暖流涌动。你得花几秒钟时间才意识到四周的气温恢复常态了。地下世界和地上是不同的,地下世界天然就冬暖夏凉,气温大概十度左右。这里已经不是那个什么五行阵的范围内了?

        他们已经进入了这个神庙的大厅。

        这并不是一个特别大的神庙,换算成地球上大概也就几百平方米的档次。神庙的中间有一座神像,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四周的石质的浮雕或者文字都完好无损,而这座神像已经倾颓。这个破坏是如此严重,以至于你根本看不出它曾经到底是什么样子。

        在神像之前,趴着一个黑鳞的蜥蜴人。与之前看到的那些冻硬的尸体不同,这个蜥蜴人的身体……看上去似乎还活着。说不清楚他是否是刚才袭击他们的人,因为蜥蜴人身上穿戴一件类似于软甲的衣服,而刚才的蜥蜴人身上可没这种东西。

        几人都已经刀兵在手,互相看了看。南铃上前一步,将自己的燧发枪对准了蜥蜴人。这里是燧发枪的有效射程。

        “等等!”巫员突然阻止了南铃。他主动来到蜥蜴人身边,甚至轻轻抚摸了一下趴着的蜥蜴人,有些惋惜的叹了口气。

        “这是怎么回事?”南铃问道。她收起枪,这局势看起来并无危险。这蜥蜴人已经死了。

        “不完全的改造法术,”巫员说道。“或者是自我献祭,亦或者是神罚。总之他已经死了,只是尸体能长时间保鲜而已。”他环顾一下四周。“也亏是这里没有虫蚁蛇鼠之类的。”

        “这里没有那家伙的足迹了。”气温恢复正常,地上也就没有冰雪,也就没有足迹了。“应该在附近,但不知道去哪里了。”

        “我们也许可以问问他。”巫员突然指了指地上的尸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