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吃瓜群众2

第四十一章 吃瓜群众2

        “盘瓠?”张成对于这个名字很熟悉。之前他就已经知道这个名为盘瓠的神祗打算插手夏墟这边。而且不是那种普通的插手——盘瓠打算来一次神降。

        可是盘瓠的目标,不应该是贰负吗?之前张成一直担心着这个,却不料眼下是这么一种莫名其妙不知所谓的局面。盘瓠没有攻击贰负之女小雅,反而在这里和这个名为姮娥的神祗对上了。不止是对上了,看样子还受了暗算,变成了这幅模样。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小熊看上去也搞不懂。“但是这个是……不可能的,其他的都可能,姮娥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不可能?”张成问道。之前小熊还说过,神降这种事情,任何一个神祗其实都能做到——就像是三千米长跑,只要下定决心,人人能做到——只是不愿意付出这种代价罢了。

        “祂在打神战啊!”小熊说道。“输了可就要彻底完蛋的,哪里还有闲情逸致来凡俗世界蹚什么浑水!”

        原来这就是神战的一方?说起来,张成还是第一次知道这场影响巨大的神战参战方是谁。“之前就是祂追捕黄熊的吗?”

        “不知道,只能说有一半的几率是祂。”小熊回答道。

        姮娥用自己手中的长剑刺向对手。而盘瓠也许是失去了头部,对外界反应迟钝,没能避开。

        长剑所及之处,盘瓠庞大的身躯轰然炸裂,整个轮廓霎时不成人形。黏附在血淋淋骨架上未脱落的肥肠肉芽,纷纷化作狂舞的触手,如一头巨型的腔肠动物在挣扎蠕动。

        姮娥再次后退,避开了触手的攻击范围。

        “真是丑陋啊。”姮娥平静的说道,“这样子你能支撑多久?或者说,贰负给出了什么许诺,让你这样玩命?”

        “你赢不了的!”盘瓠怒吼着,却说不清楚祂到底在用什么器官发声。“不止是我,还有其他好几个……你无法想象贰负在这里到底投入了多少……”

        “不管祂投入多少,这一次祂也赢不了我。”姮娥的声音平静无波。“你们有几个都没用!”

        “说这种大话,你凭什么?”

        “就凭这个腐朽之月的力量!”姮娥回答道。她不再犹豫,转而对着盘瓠伸出一只手。那仿佛念力一样诡谲的力量,瞬间在她身前凝聚成一股破坏性的灵波。灵波增强化为扑天大潮,摧枯拉朽地将盘瓠残存的身躯粉碎湮灭,只有一小团血肉残存。

        这一小团扭曲的残存血肉落地,挣扎的开始重新分化孽生。但是没用,女神上前一步,用手中长剑斩向那块血肉。伴随着一声不知来自何处的狂怒嘶吼,血肉消融,化入地衣之中。

        与此同时,女神的长袍下段化为红色,宛如一件连衣裙。

        现在,女神的目光终于转向边上充当看客的张成和小熊了。

        地面上,月亮愈发洁白,白的病态。一处窝棚房子里传出了一阵惊恐的哭声。周围的邻居被哭声所惊动,纷纷过来查看。等到他们看到声音来源的时候,霎时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骚动。

        那是一个年轻人,他躺在床上,满布血丝的浑浊双眼看不出应有的丝毫活力。重点在于他的身体——他身上长出了一块块隆起的肉瘤。这些瘤子有如独立的生命般诡异的蠢动着。

        “他……说自己肚子疼,然后……然后……就这样了!”哭泣的家人说明了情况。

        “这是诅咒!一定是巫术!”有见识的人纷纷嚷嚷着。“一定有什么家伙来了!”

        “是奴隶主们,一定是奴隶主们!他们不敢公开来,就偷偷的下黑手!”

        病人突然发出了一声呻吟,头上黯淡的头发大块大块脱落,露出灰黑鳞片般的腐烂皮肤。接着皮肤上暴长出触手状的恶心绿色肉芽。他的身体一动不动,只剩下肉芽和瘤子在蠕动。

        “不行,太凶险了,他已经没救了!”有人说道。“不能让诅咒扩散,只能用火消毒!”

        这个决定下的很快。于是哭泣的家属被拖出窝棚,有人迅速在这件房子上放了一把火。火势发展极快,迅速吞没了整个窝棚。四下里只余家属的哭泣声。

        “是黄熊……分身吗?”女神只需要一眼就认出了两个人的身份。她如刚才一样遥遥伸出一只手,“在这里就是你自己运气不好,去死吧!”

        神的五指猛的握紧。有巨大的力量汹涌而来。张成抬头看去,加持了奥术视觉的双眸中倒映着骇人景象。这是一股淹没整条过道的能量大潮,此刻大潮正在咆哮翻滚而来!深海高压般沉重暴烈的灵波,化作能把一切拦路者碾碎的巨浪。在这股浪潮中间,众多难以形容的扭曲灵魂在潮水中沉浮着。而在最高处也最前方的浪花上,则是姮娥的一个手掌轮廓。这分明就是一尊伸手就可毁灭世界的恐怖女神。

        之前张成曾经仔细观察过那场旅法师和神祗之间的战斗的遗迹,那些遗迹真的很夸张,他一直无法想象双方到底是怎么战斗的。那些宛如战列舰主炮的破坏是如何产生的。但是现在他明白了。因为亲眼看到了。

        不知昔日那位旅法师是如何对抗神祗,如何且战且退的,又如何垂死之际还能反噬一口。但是张成眼下确信自己完全打不过。不是那种普通的技不如人,而是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完全没有一丢丢的抵抗的可能。这次攻击避无可避躲无可躲,封死了张成任何的逃生之途。

        “我的幸运10都没用吗?”在临死前那一瞬间,张成脑子里只剩下这个念头了。刚才真的应该先用“次元裂缝”的。果然,自己还是太大意了,以为可以当个吃瓜群众。

        而且,作为旅法师,他的积累还远远不够。

        看看现有的卡牌就能理解,他的前任可比他强多了,随便留下一点遗产就是张成闻所未闻的力量。而就算这样的前任,照样在和神祗的战斗中战败身亡。虽然说死了也成功的拉了一个垫背,但那也只是聊以**罢了。神祗损失的不过是一个分身。

        潮水在冲击到张成面前的最后一段距离被阻止了。一道能量之门浮现在虚空之中,宛如钢铁的堤防,生生挡住这股能量大潮。张成在能量之门后方,正好得以躲过了这次攻击。

        “哦?”女神略微挑了挑眉毛。凝视着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能量之门。

        一个火发的男人从能量之门中跨步而出。

        “昆吾大夫!”张成惊喜的喊道。老子的老板来了!想杀我,先问问我老板!幸亏我刚才看到九夷之师的宗卷就第一时间联系了昆吾大夫!

        昆吾大夫全身上下闪耀着魔力的灵光,显然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他先是看了看张成,然后看了看远处九夷之师的宗卷,当然也看到了那无情的女神。

        不用问就明白了,这眼前的架势估计要打上一场。

        “果然是……”昆吾大夫轻叹一声,当然了,对于这一点他早有准备。不过哪怕早有准备,他也确实不曾料到会引发这种程度的后果。一位神祗的化身?而如果要面对一个神祗,那么不管事先多少准备都是不足的。

        “祝融的神裔?”女神冷笑了一下。“原来祝融也想插一手?”

        “我只是为了九夷之师的卷宗而来。”昆吾大夫面对着女神,气势上虽说丝毫没有落入下风,但是言语之间却很尊重。毕竟他又不是战斗狂人,能通过谈判解决的问题无需开打。

        “它是我的!”女神再次冷笑一声。

        “此物对陛下而言,应该没什么用处。”昆吾大夫说道。

        “里面蕴含着神力。”女神回答道。“当然有用。”

        “但对陛下而言,要将其分解才能提取。既然如此……”

        “区区一个神裔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话!”姮娥冷哼了一声,用长剑朝着昆吾大夫一指。孢囊和藤蔓突然从地下冒出,缠向昆吾大夫。其中一根藤蔓顶端裂开,化为锯齿密布交错的口器,冲着昆吾大夫就一口咬了过来。

        烈火在昆吾大夫周边燃起,将孢囊和藤蔓尽数吞没。食人藤蔓在火焰中丧失了凶性,只能不断扭曲挣扎,同时发出宛如噪音一般的哀号声。

        昆吾大夫开始迈步向前,走向女神。他双手持咒,随着步伐,身边冒出一个个光球。接着,光球宛如连珠般飞向女神。姮娥飘飞闪避,但那光球却是跟踪而来,避无可避。每次光球命中身体的时候,女神就会发出一声轻微的哼声。她身上那种仿佛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淡淡白光也会削弱一分。

        等到所有光球都命中,姮娥的身体已经黯淡得宛如普通人一样了。此时昆吾大夫手向前一指,一团火球随着他的手飞出,飞向姮娥。姮娥用剑斩向火球,却不料火球在被斩中之前就爆发开来,化为高温和热浪。

        火球术只是三级法术,算不上高深招式,张成自己也会用。但现在才知道同样的火球术在不同人使来那是截然不同的。昆吾大夫的火球术和张成的火球术之间的差别,那已经超过火球爸爸和火球儿子的差别,简直是火球曾爷爷和火球曾孙子。

        火球爆开的恐怖的高温,将四处飞洒的污秽血肉连同苔藓地衣之类尽数焚为飞灰,只在墙壁地板上留下一块快惨烈肮脏的烟熏残影。

        高温在女神的身体表面留下了一片焦黑。看上去似乎已经得手,但是很遗憾,仅仅是很短的时间,一块块焦黑开始从女神皮肤表面脱落。焦黑下依然是娇嫩的肌肤,宛如无事发生。

        地面上,在高悬天空的月光之下,又一阵震惊的喊叫声响起。这一次发生大大街之上。有人发现了路边角落里躺着一个人体。他本来是想要好意上前搀扶,却不料看到了自己完全不曾预料的东西。

        那是一具尸体,却不是普通的尸体。这具扭曲可怖的死尸仿佛食肉植物与人形的畸形混合,整体虽然依旧呈现人型,却长着数张布满利齿的开裂巨口,甚至能看见里面发黑的管状植物经络。坚韧粘稠的植物肢体从人形怪物体内钻出,软趴趴垂在霉斑遍布的表皮上。哪怕在完全死透的现在,依然有细小的植物触须无规律搐动着。

        这畸形丑陋的怪物尸体引发了更大的骚动。人们聚集起来,看着这闻所未闻的恐怖场面,现场甚至有人被吓尿了。

        在地下城里,昆吾大夫再次攻击,一连串的火焰小球从虚空中出现,冲着对方飞舞而去,就在火焰小球将抵而未抵达的瞬间,女神凝视着昆吾大夫,嘴里吐出一个你听得见却无法重复的音节。昆吾大夫如遭重击,身体僵硬,就连火焰小球的控制也失去了。刹那之间,他身体表面魔法光辉起伏闪烁,无需奥术视觉都能看得见。任何人都明白此刻保护着他身体的魔法被强大的外力无情的撕碎了。

        不过张成还是注意到刚才飞出去的一连串火焰小球中,有一个没有消失,而是凌空落地,化为一只像是小兔子或者小狗那样的生物。这个生物疾冲向地上无人看管的九夷之师宗卷,一把将其抱起来。

        女神举起手,如之前一样对着昆吾大夫做了一个握拳的动作。一股能量洪流命中了昆吾大夫毫无防护的身体,将他整个人凌空打飞。就在空中,昆吾大夫喷出了一口宛如火焰一样的血雾。他发出了一声怒喝,接着在前方的空地上,一个旋转的能量符文出现。一团火焰在能量符文上燃烧,那团火焰猛的爆发,瞬间化为一个蜘蛛外型的火元素。

        张成认得这个法术。虽然现实中他等级还不够,还从来没有召唤过这种东西,但是在游戏里,他玩法师职业的时候是经常召唤它的。这种东西法术等级不算很高,但战斗力很强,又有一大堆免疫,性价比良好,是法师召唤系的优质炮灰之一。

        但是这只火焰蜘蛛不太一样。首先它个头不是一般的大。这玩意一条腿的第一段关节,就有一个人那么高了。当它八条腿完全展开的时候,所占体积足有一个人的上百倍。难以形容的火焰在它体表燃烧着,但你却感受不到任何一点热量。在它面前,女神也露出了慎重的表情。

        “这个是……神性……火元素。”在张成怀里的小熊认出了这个生物。“祝融的侍从!”

        “谁会赢?”张成紧张的问小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