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 腐朽之月1

第四十四章 腐朽之月1

        就在一秒钟前,他应该在地下世界的一处古代神殿里。

        而现在,他感觉自己仿佛悬浮于虚空之中。他低头看看,脚下依然是神殿的地面,但是四周已经不是神殿,仿佛有什么力量将他周围“切割”出来,悬浮在空中。或者更贴切一些,此刻张成脚下则仿佛是一块浮岛。这块浮岛并不很大,也就是包括了张成、巫员、几个昏睡过去的穿越者而已,面积十几平方米左右。

        不止如此,四周的景物也已经完全不同了。巨大的,白得有点病态的月亮此时悬挂高空。他环顾四周脚下,却觉得自己仿佛是悬浮于半空之中。

        这里哪里?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在地下,怎么变成半空了?他走到浮岛的边缘,想看看脚下是什么地方。但是试图探头出去的时候却撞上了某个坚硬的东西。

        这里不是普通的浮岛,而是一个类似于玻璃柜之类的东西。

        不过虽然有看不见的空气墙,但是站在浮岛边缘,可以斜着看着脚下的情况。说句实话,这个角度看下去的是张成很熟悉的画面。

        这就是犬戎游戏里第二幕的画面。玩家就是从这个上帝视角控制自己人物行动的。

        没错,这里就是夏墟,绝对不会有错,那个城墙上的大豁口已经足以证明一切了。而脚下应该正是南铃领导的社区。

        此时的社区,道道火光冲天而起,有人在放火烧房子。但是这种景象怎么看都不像是有入侵者打进来在杀人放火。相反,人们四处乱窜的架势更像是发生了什么天灾。

        “张成,别看下面了。”小熊突然说道。“看那边!”

        张成转过头,这才看到远处半空中的那惊人的场面。

        半空之中,双方对垒。

        一个是全身散发着微弱光芒的人型生物,手持一把似乎是玻璃制造的长剑。这正是张成之间就见过的姮娥。而另外一个则是一个大得多的存在。那是一个巨大的蛇人……不,不是蛇人,和蛇人有些不同。张成在游戏里见过蛇人,现实中因为巫员通灵的缘故也见识到了一次。所以他知道,蛇人是上半身的样子是覆盖着鳞片的人躯,下半身在髋部的位置才开始类似于蛇。

        而这个生物则是上半身胸口以上的位置像是人类,胸口以下就和蛇没什么区别了。所以看着像是蛇人,但实际上似是而非。

        另外,蛇人的头部与其说像是双足直立猿,不如说是像蜥蜴人,有着类似于爬行动物的样貌。而这个生物的头脸部分则更加类似于人类。

        而且蛇人也绝对没有这么大的。因为距离的缘故,难以正确判断这家伙有多大,但以他身前的姮娥为参照的话,可以明白祂至少比人类大几百倍。

        贰负,人首蛇身的神祗。之前张成多次看过它的不同神像……虽然不能说很相似,但大体还是对得上的。

        “这个就是……”张成凝神看去,却无法判断这两个到底是真的悬浮飞行在空中,还是如他现在的情况一样,在一个透明的玻璃柜里面。

        “没错,这个就是贰负!”小熊说道。“啧啧,这个力量……看起来在动真格的!”

        张成伸手入怀掏出了一叠卡牌。他花费了一点时间从一张卡牌里分离出一个望远镜出来。这就是旅法师的便利之处,什么工具都可以随身携带。

        使用望远镜的话,张成很容易就大致判断出现在所处的情况。

        在斜角的位置,大概比张成这里低了十几米的位置,有另外一个浮岛。浮岛上是三个虎方,正是之前和张成等分开的小雅等人。

        此时此刻,猫耳娘躺在地上,生死不知。另外两个虎方则还站着。不止如此,他们看上去正在想法设法的攻击看不见的玻璃罩,不过似乎没什么有用。

        更远的地方能够看到更多的小浮岛。这些就更小了。每个浮岛上都有至少一个人型生物……那不是人类,是食尸鬼。有了望远镜的帮助,张成能很容易的辨认出这些不死生物。

        也就是说,自己这边并非唯一……应该说所有的地下城的生物,包括不死生物在内,统统落入了同样的情况?

        不,不只是地下城的生物,地上的也一样。张成看了一下脚下的夏墟,他脚下看似是夏墟,但实际上只是夏墟的一部分。前面说过,夏墟城是被内部城墙隔离成不同城区的,脚下这里却只有南铃的社区。社区边缘城墙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贸易区、宫殿区或者其他几个社区,要么并没有变成浮岛,要么是处于某个位置,被挡住视线了。不过因为犬戎游戏的缘故,张成倾向认为是前者。

        张成现在明白为什么废墟区会变成废墟区了。为什么会所有的房子都被烧掉,居民死光,很大一部分顺带还变成了不死生物。原来他觉得不管遇到什么天灾人祸,总是会逃出去一部分人的。现在看来,还真的逃不出去。

        虽然张成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这毫无疑问就是神祗的力量。

        你可以说祂们野蛮嗜血,但是你也不得不承认,野蛮嗜血也没啥大不了的。任何世界最终都是看谁的拳头大。只要你拳头大了,什么都是有理的。地球上,全世界发动战争最频繁的国家也可以自称热爱和平,而弱国有一袋洗衣粉都是生化武器,就要挨打。从这一点说,野蛮嗜血不影响他们称神,不影响凡物必须乖乖敬拜。

        张成再次将注意力集中在了两个对峙的神祗身上。

        “那个……什么什么五行阵已经瓦解了吧?”张成突然问道。

        “嗯,已经没了。”小熊不知道在看什么,但是张成突然意识到小熊看的非常认真,几乎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那边。小熊的表情——前面说过,虽然是只熊,但不管黄熊还是小熊的脸部都能如人类一样表现出复杂的表情——和平日有些不同。“张成,你是不是还惦记着那个什么重宝神器吗?”

        “我只是想想,那所谓五件神器到底是什么……”张成想起了巫员之前的推测。

        “不,根本没有五件神器,只有一件,一件就够了。”小熊说道。“就是那个,定海神珠!”

        定海神珠?张成看到了贰负的手中,祂的一只手臂上握着一个珠子。远远看去,那珠子像是一颗蓝珍珠,就是特别大。哪怕贰负那比人类大上几百倍的身躯,被祂握在掌中也是刚好。

        “那个……祂们两个谁会赢?”张成虽想知道什么是定海神珠,但觉得这个问题可以延后。

        “我觉得贰负会赢。”小熊说道。“除非恒娥有什么绝招。你感觉到了吧,我们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贰负的力量。真的看不出来啊,完全看不出来,这个家伙居然想要空间神职。想要一鸣惊人?还是机缘巧合?”

        “空间神职?”张成听说过“空间为王,时间为尊”的说法。如果世界由法则组成,那么时间和空间法则一定立于法则的最高处。可是小熊明明说过贰负很废……

        “我们现在这样子,就是空间神职的效果。”张成此时在玻璃柜的边缘,小熊伸出爪子一探就能接触到那个看不见的空气墙。“这是一个封闭空间。恒娥从没有表现出祂有这种力量,那么肯定就是贰负了。话说这样才正常啊。”

        “祂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张成还是不明白。你把恒娥和自己关起来那完全可以理解,算是一个生死擂台。但是为何要把张成这些人,另外还有食尸鬼之类的东西统统关起来?

        “这不是完整的空间神职,”小熊说道。“最多只能称为半神职。贰负并不能操控自如。我开始明白了,确实……这种距离成功只差一步却迟迟无法达成的感觉,足以让一个神祗疯狂。”

        小熊也是拥有黄熊完整记忆的,所以也算是制造过神职(虽然没成功)的存在。

        远处的战斗开始了。

        应该说战斗早就开始,只是在张成看不见的领域在交锋而已。但是现在,双方已经开始在物质层面上开始交手了。

        通过望远镜,张成看到姮娥在笑。

        她大笑着面对这场战斗。虽然她的敌人有她的几百倍那么大,但她却像是面对着一只小猫那样愉快。她的银发在空中如同旗帜般的飞舞着,展开的手臂间跳跃着火焰与雷电,赤红色的舞裙简直能够赛过过张成来到这个世界后看到过的任何一抹绚丽霞光。

        她有着一种神性的美,以及一种高高在上的凶残。

        但是她的对手战斗力也很强。每当双方拉开距离的时候,贰负就挥舞着祂的巨大爪子,利用距离上的优势攻击她。而当双方接近到一个极近距离,贰负的身体表面就会浮现一层宛如海洋一样颜色的薄膜。每当姮娥挥剑刺中这层蓝色薄膜,薄膜消失的同时,她也会被震飞出去。

        但是不管怎么看都是姮娥占据优势。因为和贰负比起来,她的动作简直灵敏到不可想象。贰负的爪子对她简直构不成哪怕一点点的威胁,相反自身完全无法闪避攻击,全靠那层蓝色薄膜才能震开对方的长剑。如果这样下去,按照正常人类的眼光,贰负应该会输。

        “她会赢吗?”张成问。出自理智,他知道姮娥最好输掉战斗。因为姮娥已经表现出了自己的敌意。相反贰负的立场未知。但是出自另外一种审美的天然立场,他又希望女神获胜。哎,这也算是吃瓜群众的烦恼吧。

        “唔……姮娥果然厉害,她的神域开始压制住贰负的神域了。”小熊说道。“贰负还是太弱了,就算有定海神珠也被压制住了……话说祂的杀戮神域确实不擅长这种面对面的战斗。但是祂有机会的,因为只要祂击中姮娥一次,姮娥就必死无疑。”

        “但是看上去祂没什么机会……”

        “不。”小熊突然想起了什么。“别小看贰负。在我的记忆里,祂可是在没有神战的情况下弑杀神祗的记录的。虽然不知道祂是怎么做到的,但是祂绝非这么简单。”

        张成已经明白两位神祗战斗的地方也是在玻璃柜里面。显然,贰负这么做是为了将姮娥的活动范围限制在一个有限的区域内,但是问题是这没什么用。就算是在有限的区域内,女神依然辗转腾挪,以轻松的姿态闪避过每一次攻击。

        甚至可以说,姮娥被贰负的攻击逼到玻璃柜的角落里才真正表现出她那种不可思议的敏捷。她宛如鹰一般轻盈,如豹一样迅捷,和她比起来,贰负的动作简直和蠢牛无异。

        “马上,”小熊说道。“我们就有幸见识到贰负曾经弑神的手段了。”

        “如果祂赢了……”

        “只要将神孽的尸体献祭给天地,”小熊说道。“昊天一定会帮祂补完空间神职,祂就能成为第二个空间之神。甚至可以更多……”

        “第一个空间之神是谁?”

        “女娲。”小熊说道。“在我看到的地球神话里,女娲是炼化五色石补天。但实际上在这个世界的传说里,女娲以破碎自身空间神职为代价,设立了封锁世界的禁制。所有意图进入世界的虚空生物和神孽都会被禁制自动吸进冥土之中。祂的牺牲结束了永无止境的战争。”

        说话之间,两位神祗的战斗似乎已经进入了最后关头。

        面对身前视祂若儿戏的女神,被那份从容所挑衅的贰负霍然发出刺耳的咆哮。

        近似金属摩擦声无限放大的恐怖音波爆发而出,刺入耳膜,震荡着大脑和神经器官。哪怕张成这边距离如此遥远也难以承受,身体眩晕恶心得差一点就吐出来了。别说张成了,就一直闭目正襟危坐的巫员都痛苦的抱住头。

        女神的身体一顿,她尚未有任何反应,青色的光潮突然便从贰负身体上升腾。这青光和女神身上的微光彼此侵蚀纠结,那股压迫力甚至盖过昏眩和恶心,让四周的食尸鬼们都噤若寒蝉,缩成一团。似乎有名为“恐惧”的辐射波以贰负为中心,沿着天地无限漫延扩散。

        贰负再次挥出一击,穿云裂石的攻击落在女神看似脆弱的身体上,能量猛烈爆发。女神身躯霎时开裂,半个身体如经历千百年海水风化的侵蚀般化为齑粉,剩下半个身体自虚空中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