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腐朽之月2

第四十五章 腐朽之月2

        “这是……‘声音’神职?不,也许只是‘噪音’,而且也不是完全的神职。”小熊紧张的解说着。“而这个更厉害,是‘速度’神职!”小熊说道。“祂赢了吗?我要收回我对贰负的评价了。这个家伙居然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试图制造这些强力的神职!昊天在上啊!如果祂这次赢了,昊天也许会为祂一次性补全这三个神职!那祂就有机会直接成为……诸神中的强者!甚至可能有资格直接被称为大神……”小熊喃喃自语着。“太强了……难怪可以弑神。这种爆发的攻击,外加祂杀戮的神职,祂确实可以让对方来不及王车易位。”

        女神的身体自虚空之中坠落。然而她血肉模糊的身体上突然笼罩着一层银白色的光芒。冰冷而刺眼的光芒褪去,女神完好无损的身体重新悬浮而起,再次立于贰负身前。

        “……不……不可能!”就算是小熊都发出了这样的惊呼。“怎么会有这种事?贰负可是杀戮之神!被祂杀死就是绝对的灭亡。”

        女神轻蔑一笑,对着面前的强敌做出一个挑衅的手势。

        脚下那边传来一阵充满惊骇和恐怖的喊声。虽然这声音和神祗之间的战斗相比简直不值一提,但因为昏眩和恶心,张成此时正向下看,所以被这声音吸引了注意力。

        张成注意到一群人半死不活地躺在地上,裸露在外的皮肤上,青黑色的血管、淋巴腺爆绽开,宛如蚯蚓般扭动不止。他们的表情宛如厉鬼,在痛苦和绝望之中挣扎着。望远镜的镜头拉近,甚至可以看到溃烂的皮肤表面上,沾满脓液的肉芽正在诡异蠕动。

        这是怎么回事?

        张成寻找更多,看到一个妇女斜靠在墙上。她的腹部肿胀得一个肉球,接着整个肉球像爆开的石榴一样裂成两半,变异的器官和脓血喷洒而出。

        不,不止是这么一个两个。现在张成终于明白夏墟这边发生了什么,为何人们在惊惶之中奔走,为何有人在放火烧房子。事实上他应该早就注意到的,但他被两个神祗之间的战斗给吸引了注意力。

        可是为什么?是神域的影响?可是只要不受伤不就没事吗?亦或者是这些人事先都有伤病在身?但是这种数量……粗粗看去,那不是几十个,至少也是几百个。这种数量不太可能。

        一个行人走着走着突然一头扑倒。张成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这个人身上长出了无数的脓包,在痛苦中扭动挣扎。

        这不对……这绝对有问题!张成悚然看向身边的人。几个穿越者都在这里,有人在睡梦中轻微扭动身体。在他的颈子上的皮肤已经腐烂了一大片,而更多的则被他的衣服覆盖。不止如此,衣服深处探出十多条类似虫子鞭毛的丑陋触手,在空气中轻轻挥舞。只是因为某种更伟大的力量压制,他才无法从病痛中苏醒,只能继续沉眠。

        “是扭曲神职!”小熊也发出了恐惧的声音。“原来是这样……姮娥在以这里所有的人为饵食,换来自身暂时不朽不灭的力量。就算是拥有杀戮神职的贰负也不能杀死她了,因为她将杀戮的力量扭曲,转嫁给了凡人。”

        贰负故技重施,再次击中了强敌。但没用,一阵灿烂的银光闪过,女神恢复完整的姿态。

        而张成身边另外一个穿越者,应该是潘鹏,刚才看上去还一切正常的,此刻头发开始大块脱落,露出藏在头发之下糜烂的粉红色。

        “这是怎么回事?这怎么可能?”张成此刻哪里还有吃瓜群众的闲暇。他环顾四周,一股不知来自何处的寒流弥漫全身,他发现自己牙齿已经不受控制的打战。

        贰负突然发出一声震若雷鸣的怒吼,身上猛然有浩瀚的青光直冲天际,那青光在苍穹中凝结成氤若实质的云气。这云气凝结成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然后倒灌下来,融入贰负的身体。

        那是巫员的脸!

        张成悚然转身看向身边的巫员,却见大巫已经不知何时停止了呼吸。张成只是轻轻推了一下,巫员就整个人瘫倒在地。他的皮肤上尚有余温,体表一切正常,没有任何疾病降临的痕迹。但他的呼吸心跳等等一切生命体征都消失了。有看不见的力量杀死了他。

        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死的,但是刚才这种异相……应该是贰负所杀。

        “刚才这是怎么回事?”张成问道,手中小灰灰发出一声尖利的叫声。张成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手不自觉的太过于用力,以至于捏疼了小灰灰。

        “刚才这是……活祭!贰负在自己向自己献祭!”小熊说道。“祂用巫员的灵魂完善了自己的神职?……原来如此。这就是大巫的用处!难怪诸神如此重视大巫。若非亲眼看到,我也不敢相信。”

        “完善神职?”

        “难怪大巫这么受重视。要是一口气活祭上十个八个大巫,那贰负估计就能直接完成自己的速度神职,是的,将不可靠的半神职变成真正的神职!可是现在……不够。”

        “祂就这样杀了巫员?”

        “当然,祂是杀戮之神。在他神域所及范围内,他要杀谁就杀谁。这还不是他真正的力量。”小熊补充道。“要是在祂的神国里,连刚才这些动作都不需要。他意念一动,要杀谁就杀谁!除非你天生具备‘无法杀死’的特性,或者用其他神力对抗。”小熊说道。“祂要杀你你也逃不了,司命庇护你的力量太弱小了,根本挡不住分身下凡的贰负。”

        张成心中一片冰凉。对凡人来说,逃,逃不了,打,没办法打。除了束手待毙之外居然没有任何办法。这就是神祗的力量。在这种力量面前,凡人与蝼蚁无异。

        张成之前一直觉得这场神祗之间的战斗和自己无关,一直觉得就算对方试图下手那也只是殃及池鱼式的倒霉,就像是战斗之前,任何人都会本能的抹去所有可能的意外,所以只要自己避开就好。但是现在他明白根本没有这种好事。从一开始,不管是贰负还是恒娥,早就已经定好了一切。所有的这些人,包括他们几个穿越者,包括巫员,也包括整个夏墟社区的所有居民,都只有死路一条。要么死在姮娥手上,要么死在贰负手上。

        你的善恶,你的情感,你的想法,你的信念,所有此类都毫无意义。因为你太弱小了。

        “原来如此……是月亮!”小熊说道。“还记得恒娥之前和盘瓠说的话吗?是腐朽之月……”

        “月亮?”

        张成抬头,看到的是一个大得令人有些目眩的月亮。洁白得近乎变态的月光照耀于天地之间。

        在这个月光之下,所有的东西都是恒娥的饵食。这月光扭曲了所有的一切,将病态、变异和疯狂的种子撒布到整个人间。

        “姮娥自身的力量很多很杂,照理说是做不到这种事情的。但是,”小熊说道。“祂将所有的神职半神职已经统一归纳于‘月亮’这个神职之下,所以才发挥出这种程度的力量。相反,贰负就没有了。空间、声音、速度等等都是特别强大的神职,但并未统一。祂的力量分散,纵然有定海神珠,恐怕这次赢不了了。”

        不过贰负的动作开始加速了。刚才他和姮娥比起来,动作迟缓单调,所以屡次无法击中。但现在他的速度丝毫不逊色于恒娥了。双方可以说打的有来有往。

        不过以游戏时间线的了解,张成知道这场战斗的最后结果是什么。不管贰负和姮娥谁是赢家,第三方,包括穿越者们,包括夏墟的居民,包括巫员,统统是输家。所有人都会死。而且因为是恶疾而亡的缘故,为防止传染,死后整个社区都被焚烧。这就是为什么在游戏时间线里,玩家抵达的话,会看到一个遍布不死生物和建筑物废墟的社区。

        张成其实已经改变了一些游戏时间线了,比方说南铃哪怕变成幽灵,估计也会在地下城游荡而不是在废墟区里等着玩家。但是这点改变太微小了。

        张成看到南铃的身体抽搐了一下,不用问也知道她终于中招了。

        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要么拼死一搏,要么……一切玩完!

        “张成,你笑什么?”小熊突然问道。

        “笑?我没笑啊。”张成回答道。“这个囚禁我们的空间……可以打破吗?”

        这是当前最麻烦的东西。那边两个虎方显然已经尝试过了,但没用。顺带说一下,远处的浮岛上,三个虎方都已经不再挣扎,而是有气无力的躺倒在地,不用问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过张成相信这没问题,因为有小熊的帮助。

        “可以,我可以从贰负身上偷取力量。”小熊说道。“但是,我们已经在祂的视线范围内了,这么做会被发现的。”

        “能给我一个上次我和巴蛇作战的那个……视力吗?”张成问道。正是因为那个视力,他才能看出巴蛇身体的能量流动,找到了核心要害并准确给予致命一击。

        “可以,但这只会持续几分钟,而且将耗尽我们最后一次传送的机会。”小熊说道。张成点了点头,小熊伸出爪子,对着张成的头按了一下。

        张成轻轻的抬起头。天空那个并不是正常的月亮,和他预计的一样,无数的能量在月亮之上有规则的流动着。其中有一个最核心的点,在月亮上沿着不规则的路线流动着。其实所有这些东西,包括这个月亮,包括那边战斗的两位神祗,都是这种东西组成的。

        张成把小灰灰和小熊放下,从卡牌中掏出重型狙击枪。按照汤玛士所教导的,稍微检查一下枪支情况,然后上好子弹。这子弹比人的拳头都大。

        “头顶上开一个窗口。”他说道。

        头顶上看不到任何的变化,但是张成知道小熊一定已经在空间之壁上打开了一个缺口。他将枪口对准远方的月亮。

        幸好在汤玛士那里已经练习过了几乎所有枪械的正确使用方法,甚至是所有有单兵武器的正确使用方法。对于狙击枪不管是站着射击还是趴着射击都练习过了。其实这很简单,只要正确姿势,将目标列入十字的中心,然后……扣下扳机!

        肩头传来巨大的反作用力。打中了吗?但看上去似乎没什么用……话说,而且这毕竟是月亮。表面上悬挂在你头顶之上,但实际上天晓得距离你是两百米还是两千万公里。

        不,我不会错,我的幸运足足有10!

        整个世界似乎突然寂静无声,但是又似乎发生了什么。张成转过头,举起望远镜。交战的双方还在对峙,但是这一瞬间,两个神祗都将目光投到这边来。

        女神脸上不复之前的高冷,相反是愤怒。张成没有回头,但听见高处有一个清晰的破裂脆响。

        果然正如小熊所说,神域范围是有限的。既然如此,这个月亮不可能高悬几千几万米高空之上。至少没有超出狙击步枪的射程。

        不管姮娥想干什么,至少她暂时来不及付诸实施。因为她身前的贰负乘机展开强攻。在进一步完善的速度神职的加成之下,祂不复之前的迟钝,让女神闪避之间显得左支右绌。当然话要说回来,如果说腐朽之月的破碎给她造成了什么影响,至少战斗中可一点看不出来。虽说显得有些狼狈,但是她依然避开了所有的攻势。

        贰负再一次发出咆哮。这一次这个招数没有奏效,刺耳的声音响彻天地,却没能影响女神的行动。相反,她这一次趁着这个机会贴近了贰负,在贰负的左右拍打中跳到了贰负的身侧。火焰与雷电的能量在她身体上交织,宛如一件绚丽的披风缠绕在她身上。

        就算是观众也能明白姮娥打算全力一击了。

        蓝色的,如水幕一样的能量再次从贰负体表浮现,准备硬抗这一击。

        砰的一声枪响。

        一发子弹提前一步击在蓝色水幕之上。高速子弹和水幕能量屏障撞击在一起。子弹被难以名状的力量弹开,却也同时在水幕上激起了一阵波纹。水幕则吸收了子弹能量,崩溃开来。

        姮娥一剑直劈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