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酬劳

第六十七章 酬劳

        张成再一次睁开眼睛,看到的正是灰暗的岩石洞穴。一根根石笋从洞穴顶部生长出来,形成了一片狰狞却又富有自然美感的丛林。

        小灰灰察觉到张成的苏醒,凑上前来,轻轻的用舌头舔张成的脸。

        张成伸出手,摸摸小灰灰的头。他看着自己身上的那叠卡牌。不知道是自己控制能力增强了,亦或者其他缘故,最近几次穿越都没有出现卡牌乱丢一地的情况。他伸手拿起卡牌,小熊从卡牌中跳出来。

        不管做什么先召唤小熊肯定没错。因为小熊可以提供3的通用,有了这个才能召唤那些需要消耗的生物。他从地上爬起来,检查了一下四周的情况。情况其实很良好,一切都没改变,张成似乎只是经过了一个很平静的夜晚而已……不,不对!

        张成走到边上那块平地上。在这里,他用毛皮和一些杂物堆成一个简单的并床铺,将所有伤员都放在这里。在他离开之前,所有伤员都还活着,但是现在已经不是了。

        小丫头轻轻的揉了揉眼睛,从地上坐起来。“嗨,张成哥哥,早上好。”她做了一个友善的动作,但是马上就从张成的表情上读到了不对头。张成的目光不是停在她身上,而是在她身边。

        她转过头,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尖叫。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窜进了张成的怀里。

        在她身边,是三具穿越者的尸体。以这个世界的时间线,昨夜穿越开始之前,张成很确定这些穿越者还活着。虽然饱受各种病痛折磨,但是他们至少还没死。但是此时此刻,他们都已经停止了呼吸。

        就算是幸运为3的潘鹏也没能活下来。

        “呜……好痛……”他听见一个轻微的呻吟声,是南铃,她还活着。但是她也是唯一一个活着的了。张成关切的过去,抽出了一张治疗卡牌。

        “她没事的,”小熊在边上提醒。“她现在这个状态……算是大病初愈吧。她需要的不是治疗,而是看护、营养和休息。”

        确实,之前张成注意到南铃受到姮娥神力的伤害比较小。她之前身体上长了小肿瘤,而不是长出例如寄生植物或者身体大区域腐烂并长出菌类甚至触须。现在肿瘤已经消失了。

        “发生……发生什么事情了?”南铃迷惑不解,她的记忆还停留在中了黑鳞蜥蜴人的陷阱时候,并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不过当时那个局面确实是非常不妙。“我还没死?”

        “嗯,当时你们都昏睡过去了,就剩我一个。”张成说道。“不过很幸运,我赢了。”

        他花费了几分钟,稍微介绍了他们昏睡过去后发生了什么。包括神祗之间的战斗,包括接二连三出场的各位大神,当然也包括了其他人的情况。当然了,关于自己做了什么之类的,张成是半个字都没提及。毕竟对南铃来说,知道了也没用。

        “你是说……巫员死了?”

        “嗯,贰负杀的。”张成回答道。他的回答换来了南铃长久的沉默。

        “谢谢你,张成。”最终,她还是说了这句话。“好像我做了一件傻事!”她摇了摇头。虽然憔悴不堪,但是这无损于她的美貌。“为什么我要……”

        “那几个神祗早就盯上了夏墟,”张成说道。“不管怎么做都是没用的。而且,这是巫员的夙愿,他不会放弃的,不是吗?”

        “你说的对。”南铃说道。她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一脸都是受挫后的沉重和抑郁。张成已经稍微说明夏墟的情况。目前还不知道损失的细节,但不用想也知道那绝对是一个难以承受的巨大伤亡。“这个世界的这些神祗……他们根本不配被称为神!这些恶魔!”

        张成不再说话,转而继续去挖坑了。两个世界在处理死者的方式上倒是非常相似,都是土葬。不过好像人类文明早期几乎都是如此。这或许就是所谓的趋同性吧。

        张成将三具饱受各种病痛折磨的遗体放进土里,到此为止,吴岚的小队已经彻底覆灭了。张成想立个碑,但又想想放弃了。

        碑文是用来纪念的,而穿越者这种不应该出场的生物,还是就这样静静的被遗忘比较好。

        三个虎方很平静的看着张成这边的举动。一个虎方甚至在张成挖坑的时候来帮忙了。虽然虎方的手臂结构和人类相反,手心是人类的手背,但在使用工具的时候没有半点不方便。事实上在挖坑这件事上,虎方的工作效率要比张成高出一个很明显的档次。

        这种生物其实在每个方面都比人类强上一些。生命力、体力、战斗等等全部都是如此。更别说还有天赋的超自然力场了。诚如他们说的,若非生育能力不强,数量不多,否则征服人类也并不困难。当然话要说回来,哪怕他们生育能力不强,数量不多,他们照样成了人类的大患,并且建立起了完全独立的一方势力。

        阴暗的地下岩洞里分不出白天黑夜。对于暂时被困在地下世界的人来说,只能累了就睡,饿了就吃,渴了就喝。要特别说明的是,虽然他们都没有携带补给,但张成一方面是旅法师,一方面有次元袋,所以补给方面并不缺。倒是有个事情让他颇觉好玩:别看虎方的样子和老虎没两样,长着一副肉食动物的牙口,但实际上他们也是杂食动物。至少在张成给他们面饼的时候,三个虎方都没有拒绝。

        有空的话,张成就继续逗逗小灰灰。和地球上一样,人和宠物的关系是随着彼此的接触时间延长而增长的。张成本身全无训犬经验,只在地球上随便看了一点关于训犬的书。但架不住祸斗的智力高啊。小灰灰很聪明也很容易训练。它现在已经能对例如“转个圈”“两腿直立”“趴下”等等一系列命令做出正确回应了。

        “乖!”小灰灰跑到张成身边,张成一伸手,它马上乖乖的躺在地上,露出肚皮给张成抚摸。

        这么聪明的狗,训练起来一点也不费力。这就是所谓的异兽“祸斗”。按照小熊的介绍,这货看上去像是狗,但实际上拥有操控火焰的异能,对人类来说其实相当危险的。

        小灰灰的毛皮非常光滑而且没有异味,所以摸起来其实也挺舒服的。唯一的问题是它无法做成卡牌……好吧,张成觉得可能他最初想法是错的。任何野兽正常情况都不会接受旅法师之火的束缚,哪怕它接受你作为主人了。这应该是一种本能的反应,和它们认同不认同你无关。

        身后传来脚步声,那是南铃过来了。她身体还很虚弱,属于那种走路都脚发抖的状态。

        “你怎么来了?”张成问道。现在南铃的情况并不好,她没有生命危险,但至少短时间内有比较严重的后遗症,行动不便。当然了,比起死掉的那几个,南铃的运气已经很好了。“萝莉塔呢?她没和你一起?”

        “她在学习语言。”南铃说道。对于没有携带翻译器的小丫头来说,语言是她在这个世界的第一道考验,其他所有的都可以暂放后面。“和虎方学习呢,不过我担心她会被吃掉。”她有些恶意的说了一句。当然她知道这不太可能,这些虎方,至少暂时是不会吃人的。

        翻译器这种玩意虽然很方便,但也有不好之处,那就是无法教授别人语言了。因为你虽然看上去能和别人对话,但实际上自己也不懂这种语言。

        “她为什么自称萝莉塔,这可不像是真正的名字。”

        “这个……你不妨去问她自己。”张成回答道。之前南铃语气里的那种恶意让他略有不悦。

        “我们是不是被困在这里了?”南铃说道。“不要骗我,我之前听见那几个虎方在悄声讨论这个话题。”

        “暂时,很快我们就可以离开的。”张成回答道。根据小熊所说,贰负的力量正在消散中,以时间来计算,大概就一两天的时间了吧。

        南铃沉默了一下,这毕竟是一个有超自然能力的世界,张成更是一个施法者。什么空间传送之类,在地球上还是彻头彻尾的黑科技,但是在这里,等级够高的施法者都能做到。

        “有没有觉得我很傻?”南铃说道。“真的没想到……居然落到这个地步!”她感叹着。“我不知道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也许很多人会离开。”

        “没那么糟糕。”张成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对方,当然话说回来,南铃也不一定需要安慰。虽然没有听南铃提及过,但是想也知道,这个社区绝非一路顺风顺水的建立起来的。南铃之前肯定遇到过无数的困难,很多次都快要散伙里。“我之前……听到有人称这里乐土。”

        “不稳定的乐土。”南铃哑然失笑。“现在其他人都没了,又剩下我一个了。而且巫员也死了,”她说道,神色有些黯然。张成注意到她说了一个“又”。可见南铃过去并非没有其他穿越者同伴。“我希望能暂时保守这个秘密。不能让别人知道巫员死了。”

        “没问题。”张成回答道。

        “不止是你,我希望那几个虎方也可以保守这个秘密。”南铃的情绪似乎重新开始充满了热情。类似的挫折并非第一次,但是只要她没有被打垮,那就可以变得更强。她有这个信心,这是两个时代的技术差别,没理由她会失败。“巫员的存在其实很重要。至少我需要五年时间……至于五年之后,我就可以有整顿军备的余裕了。”

        张成点了点头,这是小事情,他没理由拒绝了。

        他起身走向众人休息的地方。也许是之前那个什么什么五行阵的影响,这个小区域内有着厚厚而且干燥的苔藓,就算当床铺也完全没问题,所以被张成选为宿营地。几个罗刹妖和小丫头都在这里。

        虽然罗刹妖是食人种族,但是张成对于这个茹毛饮血的时代早就适应了,并不觉得他们如何如何难以接受。这些异族,不管是淮夷还是犬戎亦或者虎方,都长着一副吃肉的好牙齿,吃起人类来估计毫无问题。但是人类这边也丝毫不逊色呀。之前张成还亲眼目睹了楚人活剥犬戎的场面,那场面和活吃也没什么区别了。

        话说自从被张成救过来之后,三个虎方好像还没有和张成认认真真的说话呢。

        “那个……”张成走上前,打断了这次语言教学。“我有点事情想说。”

        小丫头不管智力再高,靠着一两天的学习还是不可能掌握一种完全不同的语言的。所以她在这里既听不懂也无法插话,就乖乖的呆边上当背景板。

        “我也正好有事情想对你说。”小雅很意外的回答道。

        “呃,什么事情?”张成不解。

        “嗯,我要离开了。”小雅回答道。“我已经得到了我主的召唤。”

        “贰负的召唤?”张成瞬间感觉到了棘手。莫非贰负知道自己坑死祂一个分身的事情了?太阴星君是说过冻结贰负分身的尸骸,所以祂的主体不会知道自己是怎么被黑的。但是谁说得准呢?毕竟这个世界有“占卜”这种手段。神祗的手段实在难以预测的。

        “我主已经不是贰负了。”小雅垂下眼皮,如此回答道。张成突然感觉不对头,是的,小雅身上确实有变动……不是身体残废了或者其他什么,而是她的额头。

        原本她额头上有不知道刺上去还是画上去一个贰负的徽记,但是现在,徽记还有,却已经不是张成知道的那个了。换成了另外一个张成不认识的徽记。

        “果然……是盘瓠。”小熊的声音不知何时在脑海里响起。“原来如此,本来就觉得有点奇怪,贰负的神子为什么会是一个虎方和诸夏的混血儿啊?但如果是盘瓠就理所当然了。”

        原来如此,张成想起了小熊说过的话。确实,盘瓠拥有“跨种族通婚”这个神职。

        “这应该就是让渡了,”小熊的声音显得几分恍然大悟。“将一个神子让渡给了盘瓠,确实舍得下血本了,难怪盘瓠会来帮忙……可惜还是打不过姮娥。贰负这次可真的亏惨了!损失前期投入的所有安排,加上一个分身和大量神力,另外还有一个神子……这估计沉睡几十年都不够恢复元气的了。”当然小熊并没有半点同情的意思,相反满是幸灾乐祸。

        “我应该很快就会离开,”小雅说道。“这次多亏了张成公子,蒙您救护,却无以为报。”她的声音中似乎下了某种决心。“本来约定好是如果得到什么物品都平分,但是现在看来,除了我们自己的生命之外,什么都没有得到呢。莫非这就是天意?”她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让我送您一件特别的礼物吧。”

        这架势是……以身相许?张成几乎是下意识的冒出了这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