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 恭伯2

第七十三章 恭伯2

        “你现在连语言都不通,带上你有什么用?”张成反问道。

        “这样直接硬学很难的,”小丫头眼睛一眨就有了答案。“太多东西无法了解了,但是如果有你给我做翻译,那我就可以快上很多。来帮我学习好不好?我会是一个好学生的!”

        张成没办法,虽然说在这个世界小丫头做不了什么,但是在地球上,她可有大把的手段给他捣乱。

        “好吧,你可以跟着虎臣学。”张成说道。

        嘉有点嫉妒的看了虎臣一样。他不知道这个叫做虎臣的家伙从哪里冒出来的,但是居然占据了车右的位置。不过一时之间,自己和家人即将重新恢复庶民身份的喜悦冲淡了其他的情感。虽说之前他就相信自己能为自己夺回自由(不止是他,昆吾城很多人都相信这点),但这确实是张成第一次在这方面给予他明确的答复。

        而且这不只是脱离奴隶身份——还许诺了驭手的位置。这意味着他也就成为了张成的家臣之一。驭手的身份不如车右,常有庶民担任。不过为士人驾车依然是被人羡慕的职位。

        总之,在整体上,他已经大致恢复了被昆吾大夫贬为奴隶之前的状态。从头到尾也就几个月而已。之前他甚至已经绝望,但是转眼之前,一切都回到了从前。现在想来,过去的自己实在太不懂得识人,只有张成公子这样的人才是适合效忠的主君。

        让嘉留守房子之后,张成带着虎臣和小丫头出发,前往那个所谓近郊的工坊。不过事实上他尚未迈出大门口,就和几个来客撞了个正着。

        是南铃!

        一两天不见,南铃的憔悴又多了几分。如果说之前的憔悴是因为大病尚未痊愈的那种憔悴,那么现在则是增加了几分很明显的心理压力下的憔悴。

        “张成,”南铃说道。“我正要找你有事。”憔悴归憔悴,但是她言行之间,却充满了一种蓬勃的活力。有些人类就是有这种特质:遇到越强的压力,就能爆发出越强的斗志。他们也许会最终被打败,但在精神上却是不可征服,永不言败的。

        “有什么事?”张成问道。他注意到对方至少有一半的注意力放在虎臣身上。话说,之前虎臣转而向张成宣誓效忠的时候,南铃也是看到的。而且她也很清楚罗刹妖这种东西有多强。

        “我在近郊的玻璃工坊出现问题了。”南铃说道。“可能需要你帮忙。”

        “报酬是什么?”小丫头突然凑上一句。

        “经验值,以及升级的机会。”南铃回答道。

        “那可不够,”小丫头傲然回答。“给点现实中的好处吧。我看到你这里有马?”

        “那是整个社区的公用牲畜。”南铃忍住怒气。“不是我的。我可以给钱,也可以将烧出来的玻璃器皿给你们一份。”

        小丫头尚未开口,张成就打断了话。“可以,我要钱就行了。”玻璃器皿什么的,他在地球上要多少就可以买多少,要什么样子就可以有什么样的。

        小丫头用力拉了拉张成的衣角,不过张成没理会。这让小丫头气鼓鼓的,但却没办法。

        “中贝三朋!”南铃开价道。张成点头同意。

        “这几天那边玻璃工坊出了一些奇怪的事情,”南铃说道。“原本值夜班的员工突然睡着,导致工厂似乎被不明是非的人闯入。一次可能是懈怠,但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了。我们现场找不到任何痕迹。此外,时不时的出现有人失踪,却在不远的地方被找到。找到之后他们对自己身上发生什么一无所知。总之,肯定有人暗中搞鬼。”

        如果说之前张成还会怀疑一下,但是昨天听虎臣说过之后,不用问也知道到底是谁了。

        “我知道这事情。”张成说道。“也许我们可以和那位谈谈。”

        “那位?”南铃脸上露出一丝疑惑。

        “我们一起见过的那位。”张成用明显的暗示回答道。南铃很快就想明白了,脸色大变。

        “是他?怎么可能……”

        张成不想隐瞒。他虽然不看好南铃的理想主义,但是不得不说南铃是做了他都不敢做的事情。至少以地球人的标准而言,她的做法无可指摘。张成没有加入的想法,但如果能帮上一点忙却也不介意。“他可能想要你烧玻璃的技术。”

        “原始粗糙的技术罢了。”南铃回答道。她并不是特别在意这些技术,只有这些蛮荒年代的土着才会当做宝。它有很大的完善空间,事实上,比之地球这方面完整高效的制造工艺,这根本连毛都算不上。“你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和他做一笔交易?”

        “应该如此。”张成回答道。“他想要烧玻璃的技术,可是看样子一时之间还难以学会。”

        如果学会了,那就不会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来尝试了。

        “他需要这些东西干什么?”南铃还是有点不解。一个巫妖,鬼戎的方伯,为何想烧制玻璃?

        话说不死生物需要玻璃吗?

        “我不能确定,”张成回答。“也许是单纯的追求知识本身,也许是他想积累足够的知识去交换什么东西。不过我知道他挺喜欢异人的,和巫员一样。”

        无心提及巫员,张成突然感觉到一种莫名的黯然。他知道这个世界并不特别欢迎穿越者,但是少数人例外。而巫员就是这些少数中的一个。不客气的说,别看张成现在在昆吾大夫手下混的很好,但是如果昆吾大夫知道了张成是穿越者……还真的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呢。

        “这么说……他一直在边上偷学?”南铃沉吟了一下,点了点头。“确实很可能。”

        “你主要做了什么?”

        “第一是农业升级,”南铃说道。“最主要的耕种技术,牛耕,还有育种选苗施肥工具等等,还有农业工具,虽然是很初级的技术,但对提高粮食生产有着立竿见影的效果。这些技术的话,被人看了就能学会。”

        但是农业技术是一回事,工业技术是另外一回事。你站在边上看着就能学会农业技术,只要“知其然”就够了。而工业技术的话,“不知其所以然”就不行,甚至图纸拿在手上你都不懂如何生产。总之,就目前的情况看,这位巫妖估计一时半会是学不会怎么烧制玻璃的。

        “既然如此,想办法见一面吧。”南铃说道。

        有南铃带路,他们几乎是没费什么波折就来到了所谓的“工坊”。其实就是山间一片小平地上搭建起了一些版筑泥屋而已。以地球现代人习惯了钢筋混凝土的眼光来看,这种建筑物只能用“破旧”来形容。虽然建材不佳,但有了现代的设计和理念,这些屋子就在很多大大超出了这个时代的水准。

        当然里面的各种生产设备也都是粗糙简陋。只能说,靠着这种程度的设备能生产玻璃,完全是因为地球无比成熟的工艺设计理念,硬生生在这个野蛮时代发明了可用的技术流程。

        张成还记得之前夏安曾经弄到了一个只能说粗制滥造得不堪入目的玻璃器皿。在张成眼里,那就是垃圾,只配丢垃圾箱,但夏安满脸都是摸着宝贝的惊喜。而这里的设备虽然简陋,但是制造出的玻璃质量水准却已经能勉强说的过去。

        在张成面前,已经有一面制成的一人高的镜子——虽然还有些许瑕疵,但是确实是一面合格的玻璃镜子了。比之这个时代的青铜镜,那简直就是天上地下,不是一个次元的。

        “知道吗,别小看玻璃,玻璃这种东西几乎是古代最合适发财的产品。我记得是古代意大利城邦发明了玻璃,他们想出了种种手段垄断玻璃的生产制造,从而创造出难以想象的财富。”南铃说道。“这东西可以变成非常高贵的奢侈品,又可以是非常实用的日用品,又是化工产业的前置技术,此外还是很多仪器生产的必须材料……在现代文明的众多工业生产中,它的地位几乎能和冶金技术媲美,却又在技术难度上和冶金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我的城市发展还需要很多东西,虽然我有技术,但资金、材料方面还有很大的缺口。”她说道。“这次人力上损失也太大了。短时间内,只能想办法用赚钱的生意来弥补这个损失。所以,”她提高生意。“不能让这里的生产停下来!”

        张成开始检查四周,先是屋子里转一圈,然后换成屋外。他给自己上了一个“奥术视觉”想要知道一点痕迹,但是却什么都没发现。

        不知道恭伯到底是怎么隐藏的。或许他用了隐身之类法术,或许他躲在远远的地方用远程观测法术查看这里动静,也许他根本就是暂时离开了,不在这边。

        小灰灰突然冲着边上吠起来。之前小灰灰哪怕遇到很多陌生人都不会叫,所以立刻引起了张成的注意。一群人跟着小灰灰,朝着外面的林深草密之处走去。有了张成跟在后面,小灰灰一路都是狗仗人势,冲的特别快。

        此时正值冬日,草木枯黄,前方却是一片松林。绿意之中莫名就带着几分萧瑟之感。张成跟着小灰灰走入了松林,却见小灰灰只是冲着前面大声吠叫,却不敢向前。

        风掠过松林,吹在身上,有着一股浓烈的寒意。

        松林中有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披着长长的拖地披风,背对着这边。仅仅是看着这个背影,就让人心中不受控制的抽紧,脊梁更是满身不舒服,仿佛有一头刚毛虫子在你脊背上一路爬行一般。x的,这种感觉……巫妖自带的“恐惧光环”了!不用问也明白,这就是恭伯了!

        张成看了看四周,虎臣就在他身边,小灰灰在他身前,而南铃却不知道去哪里了。不止如此,松林里莫名的出现了雾气,将四周笼罩起来。

        巫妖缓缓的转过头。那其实就是一个披着长袍的骨头架子,骷髅的眼眶中闪动着宛如火焰一样的绿色灵光。他看着张成,朝着这边走过来。

        “是你?”说不清楚恭伯到底对谁说话,但他明显已经认出了张成,当然,也认出了虎臣。

        “有趣,跟踪我来……看起来想挑战我?”不知道是心情不好,亦或者其他缘故。恭伯远没有上次见面那么好说话。他没有任何前置动作,抬手就射出一道黑暗能量,直击张成的胸口。

        虎臣及时抢上前来,挡在张成前方。黑暗能量在罗刹妖的天赋抗魔力场面前消散,不足以击破这层防御。

        “大胆!”巫妖明显怒了。“区区一个虎方,也敢碍事!”

        这次他白骨两手交织,变换出一个个手势来。这是什么魔法?可惜张成只是区区10级法师,而巫妖通常都是16级以上的施法者。张成既无法辨识对方到底在施什么法,更谈不上提前反制扰乱对方的法术了。他现在能做的就是藏在虎臣身后,用最大的声音喊道。

        “等等,恭伯,我并无恶意!我是想来和你做一笔交易的!”

        “交易?”巫妖的动作似乎停顿了一下,但是马上那个骷髅头张开下颌,露出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谁会和蝼蚁做什么交易!”

        恭伯的手中射出一道由七种颜色混合而成的光束,锥形分布,将小灰灰、张成还有虎臣全部笼罩在内。

        张成纵然躲在虎臣身后,却也只感觉眼睛受到强力刺激,一瞬间两眼流泪而且视线模糊。虎臣身体表面光芒闪烁,魔法的力量反复的冲击着他天生的抗魔力场。

        最终的结果是抗魔力场终于撑下大部分魔法伤害,但是虎臣也明显受到不轻的打击,双腿支撑不住,直接单膝跪在了地上,发出一声痛苦的吼声。

        罗刹妖最强之处其实不是他们魔武双修,而是他们物魔双抗的天赋力场。如果对手是那种能够轻易击穿其防御力场的强者,那罗刹妖也只能硬碰硬。虽说罗刹妖也是很强的施法者,但要和巫妖比拼魔法那就逊色许多了。后者可是法系生物的巅峰存在。

        “蝼蚁?”张成眼睛模糊,不能视物,却也知道生死存亡的危机已在眼前。但是死亡的危机却激发了他的怒火,激活了他灵魂深处的那种狂暴。他已经真正意义上在生死轮回上走过一次,自那以后,他就发誓再也不会让自己受那种威胁。胆敢威胁他生命的人,都要付出最沉重的代价!“恭伯是吧?给你三分颜色,你就给我开染坊了!”

        他伸手入怀,两张卡片已经出手。“神力残余”和“下位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