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六章 集体幻觉

第七十六章 集体幻觉

        睁开眼睛的时候,清楚的感觉到世界已经变了一个。

        这是他近来唯一一次没有阅读旅法师之书的返回,穿越回来之后感觉神清气爽,并无异样。由此可以确信之前的种种确实和穿越本身无关,是阅读旅法师之书的后遗症。

        旅法师之书的问题是它和卡牌不同,不可穿越,而且又偏偏无法纳入卡牌。也就是说旅法师的穿越和他眼下这种“魂穿”有着某些不同。

        张成看着身边几叠整整齐齐的卡牌。有史以来第一次,他拥有了三位数的生物牌了,不知道是不是值得泪目一下。

        将卡牌收好,他起来洗漱,吃早餐。餐桌边上只有他一个人,女警尚未回来,大妈正在隔壁房间拉小丫头起床。隔着几个房间也能听见母亲愤怒的咆哮。

        “玛丽,该死的,¥#@%……先洗脸刷牙,不要玩你的电脑!”张成觉得自己在这种异国他乡呆了时间不算很长,但鸟语水平真的突飞猛进,现在居然已经能很大程度上听懂了。

        当然这也只是想想而已。张成不再关心这个事情,因为汤玛士此时一个电话打来。几分钟后,张成如往常一般上了汤玛士的车。

        “亲爱的朋友,我带来了一个好消息。”汤玛士满脸春风。“打猎的事情我已经搞定了。”

        “就是那个……猎杀蛮羊?”

        “是的,不只是蛮羊,我们还可以狩猎野猪,狩猎鹿……狩猎那地方几乎所有的动物。”汤玛士说道。“都是合法的。而且我找到了一个助手,我们开摩托车,他开吉普车。我们打猎,他负责善后,我们烧烤,他可以点火,当然我们回家,他负责给我们搬运战利品……”

        “这是要额外付钱的吧?”张成叹了口气,问道。

        “当然,”汤玛士立刻回答。“需要额外的五百刀。但是有了他,我们可以完完全全的去享受狩猎的乐趣,而不必在意其他种种零碎琐事。”

        为什么和这个老外来往的时候总有一种被占便宜的感觉呢?不过张成马上把这个念头丢开了。“对了,我也有个事情想说。”

        “哦,什么样的事情?”汤玛士立刻竖起耳朵细听。

        “我有个朋友想来和我一起练枪。”张成说道。“他需要一个教练,也许你可以兼任?”

        “没问题!”汤玛士义不容辞的回答道。“现在你已经基本掌握了射击要领,剩下的只需要多实弹练习,我完全有余暇照顾好他。”

        “不过他可能只练一天。”张成回答道。“这样的话,时间应该只够练习射击的,例如保养维护之类就没必要了细教了,稍微学一下就行。”

        “这种短时间的训练更没问题,我是世界上最棒的教练。”汤玛士显然完全有自信。“教练费用我可以给你打折扣,当然子弹不在此列……话说你的朋友在哪?”

        “他说他会自己过来。”张成回答道。“应该很快会到靶场那边和我们见面。”

        “没问题。”话是这么说,但是汤玛士其实内心也有点好奇。这位感觉上也是土豪的朋友,似乎也是来蹭土豪的便宜的?感觉上似乎是网友?

        不过他很快就见到了这位陌生学员。那是一个身材很高的东方男人,汤玛士身高比张成高了半个头了,而这位来客则比汤玛士还高小半个头,看架势起码也是一米九以上。他体型并不粗壮,但显然非常精悍有力。不知道为什么,他看到这个人的第一反应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危机感,仿佛在你面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老虎。这个家伙……不是普通人!汤马士几乎是立刻确认了这一点。不过对方到底是干什么的?职业格斗家?职业杀手?还是职业军人?特工?秘密警察?他脑海里瞬间蹦出一连串的猜想。

        “这位是汤马士,”张成在边上介绍。“你的射击教练。这位叫虎臣,你的新学员。”

        “你好,”汤马士主动伸手。对方迟疑了一下,也慢慢伸出手来,两只手紧握在一起。

        汤马士悄然加重了手上力气,长期的锻炼让他的腕力很强,但是他一用力就有一种错觉,自己抓的不是血肉之躯,而是钢浇铁铸而成的。对方的手略微一紧,他就感觉到自己手掌上响起了轻微的骨头脆响。他赶紧放松手上力道,对方也没有穷追。双方无害的松开手。

        “来,介绍一下神箭靶场,全合众国最棒的射击俱乐部!”汤玛士热情洋溢的介绍道。

        张成开始用手枪射击那些以不规则速度运动的移动靶。他忘记了自己到底打掉了多少子弹,但目前看来射击技术已经被子弹喂出来了。如果这是满分一百分的考试,那么他至少也能有个七、八十分。不算特别优秀,但是也绝对不算差了。

        每当手腕受力过度,开始出现肿痛感的时候,就可以从身上拿出一张“治疗轻伤”来使用。

        一口气将桌子上放的子弹盒打掉三五盒,

        手枪觉得差不多了,就换成步枪。

        这段时间以来,他很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枪法突飞猛进,自己都打出一点信心来了。在他尝试着步枪进行点射的时候,看到汤玛士从外面进来。

        “哦,虎臣怎么样?”张成问道。

        “我只能说他是个天才。”汤玛士耸耸肩。“我第一次看到有人能单手持步枪射击。这家伙简直就是个超人。”他犹豫了一下。“你这位朋友是职业格斗家?”

        他本来对虎臣的身份有很多猜想,但是不管是军人、特工亦或者杀手,都不可能不懂枪。但虎臣确实不懂,连射击姿势和要领都不懂,是真正的第一次摸枪。

        “算是吧。”张成说道。

        “难怪。”汤玛士咕哝了一声。“是拳击手?还是自由搏击?柔术?还是……”

        “披甲格斗的。”张成回答道。

        “这年头还有职业披甲格斗的……”汤玛士摊了摊手。“好吧。不过我承认,要是放冷兵器时代,他绝对是个猛人。他可以成为将军的。或者至少可以成为有名的勇士。”不过在这个年代,那就成了一个花瓶型的表演职业了。

        不过另外一个念头迅速让他高兴起来,因为那个家伙速度真心够猛的。今天打掉的子弹至少也是平时的两倍以上。

        上午的时候,虎臣试过了手枪、突击步枪以及霰弹枪,下午又对老式的单发步枪、冲锋枪和机枪都试了试。汤玛士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是低估了这这个叫虎臣的家伙。这家伙别看体型不壮实,但力气确实够大的。由于射击起来不管是身体还是手臂都能承受较大的后坐力,这让他动作姿势极稳定,在射击方面占了很大便宜。

        “这家伙真的天生就是一个打仗的料。”这一天结束的时候,汤玛士对着张成说道。“知道吗,亲爱的朋友,他如果得到足够的训练,外加稍微过得去的运气,有可能会成为战场上的传奇人物的。”

        “他一定会很高兴得到这种评价。”张成真心实意的说道。

        “不过他的声音有点奇怪。”汤玛士说道。“不像是这种年龄男人的说话声,倒像是少年人。我莫名的觉得他好像咽喉位置受过伤。”

        正常人一般不会在此类部位受过伤,但如果是职业格斗家就难说了。

        “我不知道。”张成回答。他现在开始明白“巧言术”也不是万能的。说不清楚为什么,但魔法显然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发音器官。

        手机这个时候突然响起了铃声。张成拿起手机,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不是国内的电话,而是本地的电话。

        他按下通话键,这才明白这是领事馆打来的,通知他明天可过来取护照了。

        张成转过头,看到的正是汤马士那种极端失落的表情。

        “亲爱的朋友,”汤马士最终轻轻咳嗽了一声。“恭喜你了。我记得……”他说道。“拿到护照你就会立刻离开对吧?”

        该死,不是说需要两周的吗?现在怎么突然加快速度了?

        “明天我们去打猎,”张成觉得有些不忍,当然另外一方面他确实有几张卡片需要丢弃在荒野里。“回来的话,你可以送我过去吗?”

        “没问题!”汤玛士立刻来劲了,“不过……你的朋友,那个虎臣可不在计划之内。”

        “当然。”张成回答道。

        黄昏时分,一辆车子驶入别墅的停车库里。大妈第一个听到了汽车的引擎声,赶紧走出来看。只见自己的大女儿一声英姿飒爽的警服从车里出来了。

        “亲爱的妈,我回来了。”女警过来抱了一下妈妈。“这几天不在,家里怎么样?”

        “没什么大事,只有你妹妹又迷上了该死的考古学,她居然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天都没迈出门一步。”

        “考古学?她?”女警一脸错愕。

        “是的,他沉迷于一种古文字中,一整天了。天啊,你得想办法管管她……”

        “我只是在研究一种语言啦!”小丫头的声音及时的插了进来。“一种中亚史前语言而已!”她一脸不满的撅起嘴。“亲爱的妈,把时间花费在学习上,总比花费在那些三流综艺节目上的比较好!”她一路走过来,来到姐姐面前。

        “恭喜了,珍妮弗警长!”她笑着跳起来,抱住姐姐,顺带着在姐姐脸上吻了一下。“一个月内两次升职加薪!做的很棒!”

        “哦,那只是上帝在眷顾我们!”做妈妈的显然也是心情大慰。之前她们就已经知道这个事情了。“你看,我到教堂祈祷,去做义工是有帮助的。上帝给了我们补偿。”

        女警看向妹妹,妹妹一脸嫌弃的表情充分说明她完全不认同这种说法。

        “对了,我们晚上去庆祝一下?”珍妮弗提议。

        “明天吧。”大妈回答道。“明天张成正好不在,我们可以举办一次家庭宴会。今天晚上我已经煎好了牛排了。”

        “什么?为什么张成明天不在?”小丫头一脸迷惑,显然这个消息她还不知道。

        “明天他说要出去参加一次狩猎,后天回来。不过回来也只是一夜而已。”大妈对于这个消息显然是十分满意的。“然后他就要离开了,他的护照补办完成。他去拿自己护照,同时也会回国去。”这个麻烦的家伙终于走了。

        “是吗?”女警不置可否的看了妹妹一眼。比她预想的还快一点,不过这是好事。

        其实她真的不该想那么多,想想看,这段时间来她是多么的幸运呢。幸运简直如雨点一般的砸在了她的身上。不,不只是幸运,祂老人家甚至派了一位天使前来。尽管现在就连她自己都不能确定自己当时到底有没有看到天使,毕竟专家们都信誓旦旦强调“集体幻觉”?

        “那个,玛丽。”女警抽了个空,将妹妹拉到一边。“还记得我们上次看到的东西吗?”

        “你是说那个天使?”小丫头耸耸肩。“我知道,集体幻觉。很凑巧,那地方聚集的几十个人都是基督徒,他们都渴望着上帝的拯救,于是在我们集体催眠意识中,天使出现了。实际上真正拯救了我们大家的是我们自己的努力,是我们自己找到了逃生的绳索……他们是不是这样对你说的?”

        “可是……”女警想反驳,却一时之间不知道要如何反驳。事情似乎真的就是这样?

        “要我说,我也觉得那是集体幻觉。”小丫头说道。“你知道当时边上那几个人一直在反复念诵着‘上帝保佑’‘上帝救救我’这样的话。产生集体幻觉也很正常。”

        “你真的这么认为?”女警不是很肯定的追问道。

        “当然,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解释?”小丫头回答道。“除非,你相信世界上有魔法,你相信世界上有奇迹,你相信世界上有神,有穿越,还有神秘的巫术以及被历史掩盖的古老奥秘。”

        她狡猾的眨了眨眼,没有再和姐姐说话,转而跑回了自己的房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