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七章 归程6

第八十七章 归程6

        张成走进厕所里。

        这个候机大厅前后左右有好几个厕所。这个厕所是靠边的那个,而且张成过来的时候,看到两个拿着各种清洁工具的机场员工刚刚把拉好的警戒线搬开。显然是刚刚完成了清洁。

        张成将虎臣召唤出来。他已经想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之前遇到这么多危险?不管遇到强盗就是遇到混混都会对他下手?无非就是身边少一个合格的保镖罢了。而要说什么人合适作为保镖,那罗刹妖一族无疑是最合适的。

        罗刹妖天生魔武双修外加物魔双抗,又具备天然的幻化变形能力,真的是走遍天下都不怕。

        嗯,以后不管是哪个世界,自己若是出门在外,随时随地都要有护卫随身,这才是旅法师该做的事情。

        既然有这个想法了,那么理所当然要让虎臣知道这个世界的一些基本规则。文明社会的规矩和野蛮时代可是截然不同的。

        这个场面其实颇有戏剧性,站在巨大的洗手间玻璃镜前,正面站着一个身材略高的中年华人男性,镜子里却映照着是长着老虎头,满口利齿的异类。可见罗刹妖一族这种易容变形能力确实只是幻术,并不涉及真正的改变。

        “虎臣,你看到没有。”张成指了指镜子里的罗刹妖真面目,将罗刹武士从惊讶中拉回来。

        哪怕见多识广的罗刹武士,也是没见识过这种灯光明亮,四周瓷砖,前方还有巨大镜子的厕所的。这就是文明社会和蛮荒世界的生产力的区别。

        不过虎臣很快就回过神来,就在一两秒的时间里,镜子里面长着一颗老虎头的罗刹妖变成了一个稍高,但五官很平常的华人男子。罗刹妖的变形能力可不是随随便便用一张镜子就能破解的。真的如此,他们早就混不下去了。

        “这里只是厕所?”虎臣问道。要是放在他的故乡,这地方当客厅都绰绰有余。

        “一个高档的厕所,大部分厕所没这里好。”张成回答。更别说这个厕所刚刚清洁过。

        虎臣沉默的接受了这个现实。自从跟随旅法师来到这个世界以来,他的三观被反复刷新,刷啊刷啊也就习惯了。这一点和小熊一样。这个世界总是给人那么多惊奇,所以反而能够让人不再惊奇了。

        身后走进一个高大白人男子。那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穿着黑色西装,体型不只是高大,而且还粗壮结实。高高鼓起的肌肉撑得让整个西装都鼓了起来。不知道是什么吸引住了他,他站在张成和虎臣的身后没走。

        不过他站的位置是靠近虎臣,所以张成虽然感觉似乎有点不太对,但并没有太过在意。然后他在镜子里看到这个白人突然飞起一掌,劈在虎臣的脖子上。

        这是暴起突袭,太过于突然,完全没有给人任何闪避的可能性。只要是正常的双足直立猿就一定会被命中。攻击的位置又是脖子,这是一个极为脆弱却又极为关键的位置。这一掌的角度极为准确,如果命中,其力量会直接波及延髓,让人类瞬间丧失对身体的控制能力,可以说命中即躺。只有解剖学大师才能发出这种完美的攻击。

        然而这教科书一般的精准一击没有任何意义。在距离虎臣的身体还有那么一小段距离的时候,一道透明的墙壁一样的东西挡住了这一击。仿佛空气中有一道看不见,却柔韧得宛如橡胶轮胎一样的墙壁挡在那里。

        虎臣猛的回过头,现实中他依然是一个普通的亚裔,似乎面不改色。但是在镜子里,你能看到他重新变成了一个虎头人身的凶兽,因为愤怒而咧开了嘴,露出恐怖的利齿。

        惊异之下,杜德没有辜负他的实力,再次飞起一脚直踢对方下身。然而同样被看不见的墙壁挡下来了。他惊讶中想要做更多,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他面前这个看上去既没有他高也没有他壮实的亚裔男人居然双手掐住他的脖子,将他硬生生从地上提起来。

        那双手上传来的力气不像是人手,而像是熊爪子。

        他踢打着,扭动着,试图挣脱,但是不管他做出什么攻击挣扎的动作,要么被无形墙壁挡下,要么根本没用。他想呼喊,呼叫外面的同伴救援,然而被掐住的喉咙里压根发不出哪怕一丝声音来。他很快就没力气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面前的这个亚裔的脸变得越来越模糊。

        “靠,神经病!”张成轻声嘀咕了一声。他听说过类似的事情,某亚裔莫名其妙就被攻击什么的。话说这个国家内真的是种族歧视横行,不就长了一张东方人面孔吗?值得你这么莫名其妙的来偷袭?而且下手还这么狠。这种疯子死了也好,算是为这个国家做点贡献!话说我来这个国家好像就是一路给它除四害的?我都干掉了多少混混和罪犯了?

        不,等等,脑海里有个微弱的声音喊着。这事看着就不正常啊。那个马丁肯定有问题。

        这个白人壮汉已经脸色发青,嘴角冒出白沫,身体也开始抽搐。虎臣没有任何停手的意思。

        “别弄出血来。”张成轻描淡写的说道,同时示意虎臣将这个家伙提进里面卫生间隔间,免得被什么新来者看到。哎,之前把所有积累的尸体一口气全部抛弃在荒野,还以为一切就此为止了呢。现在看来这种工作还真的是没完没了啊。他真的没想太多,因为在某种外力下,那个微弱的声音真的太微弱了。

        一小会之后,他闻到了一股臭味。这是括约肌失控造成的。这是人类临死之前的必然现象,张成也早已经见识过了多次,所以见怪不怪。他无奈的掏出一张新卡片。于是一张新的“人类尸体”出现在他手中。

        这卡牌怎么处理……难道专门为此出国旅游一趟?算了,还是等有机会找个荒郊野外一埋了之吧。他这么想着。在这个方面,他觉得自己是很有公德心的,起码不会想着将地球人的尸体拿到异世界丢掉。

        相当长一段时间之后,张成回到了马丁身边。心中那股微弱的疑虑随着他走近马丁而进一步淡化。事实上,在来到马丁身边的时候,这个声音就几乎完全消散了。一切都是偶然罢了,而且就算不是偶然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他们就要分别,可预见的未来都不会再见面。

        “张成,你怎么去了那么久?”

        “嗯,稍微整理了一下仪容。”张成回答道。他没有查看四周,所以完全没有发现距离两人数十步的距离,在一个垃圾箱的掩护下,有一张惊骇的面孔。

        怎么回事,杜德跟进去了,然后再也没出来?

        他脑子一片混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猎物拿着登机牌走向登记口,一小会之后就消失了。

        他勉强起身……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他要去看看厕所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杜德为什么就这么突然的消失了?

        在他这么做的事情,却突然发现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两个陌生人。不,不是他缺乏警惕,而是刚才发生的一切太过于意外,让他震骇,以至于忘记了四周的情况。不只是身边,他的前方,后方,都出现了明显来意不善的陌生人。好些陌生人身上都穿着警服。

        在他想做出什么行动的时候,正面的那几个陌生人已经拔出了手枪。“站住!手放脑后,趴地上!”这次可没有什么米兰达警告,直接就是不服就干。

        医药公司的保安先生别无选择。他没有武器,这种情况下只能乖乖听命。

        十几分钟后,一群人将整个卫生间完完全全的搜查了一遍,得出了里面不可能藏着一个人的结论。也就是说,那位杜德先生就这么悄然消失在卫生间里了。

        “他身边有个亚裔,有可能是他的护卫。然后杜德打算先在卫生间里解决掉这个护卫。”带头的官员得到了一份详细却又不可思议的报告。“他随着护卫进去,再也没有出来。十几分钟之后,那位亚裔护卫这才出来……有趣,怎么又扯上亚裔了?”

        整个事情扑朔迷离,不可思议,让人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幸好他们这边根本也不需要想明白,毕竟真的有什么不懂的,可以到时候问马丁先生嘛。

        “把我们这边的情况全部报告给上头。”官员走到玻璃窗边上,看着远处的跑道。此时一架正腾空而起,飞向未知的天空。他点燃一根烟,深深吸一口,吐出一道长长的烟雾。“fuck,幸好红色帝国已经灭亡了。”

        不用问也知道,估计上头已经调集了大量人手,里三层外三层的把整个西雅图飞机场的出口处都包围起来了吧。不,也许没有那么严重。毕竟飞机场人流量太大,很多事情不好办。但是在飞机场门口留好监控,或者安排好专门接客的出租车,或许其他诸如此类的手段,都以将马丁.克劳德带到目的地。然后,剩下的事情一般来说都可以通过谈判来解决。

        只要马丁.克劳德先生配合,其实合众国的政府是很好说话的。事实上,比起这件事情来,他更加在意这种力量究竟因何而来。

        那是超越想象的力量。而这力量到底是怎么产生的?是如某个扛着盾牌的士兵那样,因为某种改造药剂吗?还是如某喷吐蜘蛛丝的屌丝那样,源自某种变异?亦或者根本就是天生血统异常,比方说某内裤外穿的克星人?亦或者是如某位医学博士一样,通过精神的锻炼和咒语的学习?不过一切无所谓,他也算得上是一个中层。当谜底揭晓的时候,他会有机会知道的。

        遥遥彼方的飞机上,一直等到“请各位乘客做好准备,飞机即将降落”的电子音响起,马丁看上去才松了一口气。他从脸上摘下自己的口罩,用手轻轻的擦过了额头的汗水。

        “怎么了?”张成问道。很凑巧的,两个人不止是一班飞机,就连座位都很近。

        “没什么,空气有点沉闷。”马丁说道。

        飞机慢慢的下降,最后落在跑道上。电子音和空姐开始提醒各位旅客准备下飞机。飞机上的旅客纷纷从座位上起身,准备离开。

        “很高兴认识你,张成。下次有机会再见。”马丁对张成说道。他已经知道张成的行程,转机之后就会离开这个国家,回去了。

        “同样很高兴认识你。”张成礼貌的回答。

        “可以的话想要你的联系方式,日后有缘可以再相聚。”马丁说道。

        “好的。”对于这个要求,张成当然不会拒绝。两个人彼此交换了电话号码和通讯软件的账号。接着,一起顺着人流一路离开了飞机,在一个拐弯口握手告别。

        张成好一会之后才突然想起今天发生的事情怎么都不对头,这一堆莫名其妙的事好像和马丁那个家伙有关啊。可是自己为什么之前鬼使神差一般死活没有朝那个方向去想?就像降智了一眼?越琢磨越不对,可是现在琢磨也晚了。他拿出手机,想联系一下马丁,想了想又算了。

        问了又有什么用?时间又不能倒流。反正估计这辈子也就是短暂的插曲,双方生活在不同的环境中,再见面几乎没机会。

        张成伸手拿出“初生神灵”,小熊在卡牌里回应了一声。

        “今天感觉很奇怪,我好像思维被影响了一样。”张成问道。“你有察觉吗?”

        “我没感觉,”小熊回答。“就算有也没什么危险,那肯定不是什么强大的力量。否则我一定会察觉到。”

        不说张成在琢磨,另外一边马丁一告别就冲着边上的洗手间而去。洗手间人很多,不过稍加等待之后还是等到的一个空位。他进入了其中一个隔间,然后在里面悄然打开自己箱子的一侧,从中摸出了一面小镜子以及一整个化妆袋。在这里,他给自己改了眉毛,额头上贴上了皱纹,然后还在脸颊两侧贴上了假胡子。他用一种无味染色剂染了头发,还给自己胸口和腰部贴上了假体。进厕所的时候,他是一个年轻英俊,朝气勃发的青年,离开厕所的时候,他变成了一个络腮胡子,略微皱纹,神情略显颓废疲惫的,身材微胖的中年男人。就连他的箱子也从纯色变成了条纹色。总之,只要你不是等在厕所门口二三十分钟没动弹,否则你绝对想不到者两个人会有哪怕一丝丝的关系。

        前方是出口了,出口是检查登机牌的机器通道,边上则有一个年龄颇大的工作人员,守着一个人工出入口。这是为了防止你登机牌丢失之类的麻烦。马丁径直走向那个工作人员,双方彼此对视着,有那么一瞬间,马丁的眼睛里似乎在散发着光芒。

        这位工作人员轻声咕哝了一声,然后打开了通道口,看着对方从这里离开。过了大概三分钟左右的时间,他的身体突然猛的一激灵。他赶紧回头再去看,却哪里还能找得到马丁的影子?他也不敢出声,只能收回目光,继续看着着自己的职责。

        马丁一路向前,前方还有几个类似的关卡,但都被他用同样的办法通过了。很快他就来到了机场旅客领取登机牌的位置。他将自己的证件递给工作人员,证件上清楚的写着拉尔夫.斯潘塞这个名字。证件和人物高度吻合,工作人员很快就将新的登机牌给了他。让他进入了候机大厅。无需等久,显示屏提示飞往亚洲某城的飞机已经抵达,请乘客抓紧时间上飞机。

        几乎没浪费任何时间,他就带着登机牌快步向前,朝着自己的站台走去。几分钟后就消失在站台的尽头之处。至于那张马丁.克劳德的登机牌,早就被丢进了某个不起眼的垃圾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