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一章 新能力

第一章 新能力

        一路旅行都很平静。飞机,出租车,高铁,并无任何异状。离国的时候并无感觉,但是回来之后,张成才清楚的感觉到这个国家才是对穿越者而言最好的地方。

        因为这个国家平和而安全,在异世界打生打死之后,在这里可以享受绝对的安全和放松。

        好吧,也许不是绝对的安全和放松,但是至少你不会路上遇到各种各样,花式打劫的货。

        等到回到东洲市的时候,天色已经很迟了。张成打开自己住处的房门,打开灯,看到的是已经染上了一层灰的电脑桌。

        他从卡牌里将自己台式机取出来……显示器已经完蛋了,只配丢垃圾箱,但主机还能用。如果按照往常的自己,现在应该计划明天要去电脑市场买新的显示器了。但现在却觉得这方面实在没什么动力。

        他想呼唤小熊,不为什么,只是想随便聊聊天。但想想又算了。这段时间小熊非常小心。前面说过,小熊觉得这个世界可能真的是个超大的陷阱,所以拿那位印第安巫师作为一次试探。在这个期间,它要做的就是老老实实的藏在卡牌里,将自己完全的隐蔽起来,什么都不做,耐心的观察这个世界的变化。

        如果这个世界是个陷阱,有这么那么一个显眼的猎物在眼前了,没理由毫无反应的。

        本来应该是一路劳累,但此刻张成并无半点睡意。这可能就是倒时差的问题了。其实刚去那边也是一样,要花费一两天时间,才慢慢的把生物钟给调整过来。不过来去外部环境不一样。那个时候,游戏时间线的第二幕的大变乱随时会出现,心中自有一份危机感,哪怕强打精神也要勉力维持。而现在,游戏第二幕“自由都市”可以说已经基本通关完成,大变乱已经摆平,自然不必勉强自己。

        一些谜团已经解开,但另外一些谜团细想依然让人觉得想不明白。比方说,这犬戎游戏到底是怎么回事?陈雯雯的哥哥从何处弄来,自己又因为何故而死?

        而且……

        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思路。张成接起电话,却是一个陌生的男声。几句话说过之后才意识到那个冷兵器制造厂的老板。

        话说他这次出国之前,就在那个制造厂订购了全套的装备。打造了包括但不限于长矛,短剑,中国长剑,欧洲双手剑,日本刀,苗刀,厚刃鬼头刀,反曲刀,滑轮弓(这个其实是代购)、强弩等等一大堆的武器。全部使用最好的高强度合金钢材,并且开锋刃。其实这些东西早就造好了,奈何张成丢了护照,落在异国他乡一时半会回不来。既然他回来了,人家老板也就要送货上门了。

        这位老板倒是一个妙人。说不清楚是不是喝了酒,总之,在电话里吹了半天牛皮,说自己的武器怎么怎么好,怎么怎么实用……可恨就是迟生了五百年,否则他制造的这些兵刃装甲,那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的。

        打完电话之后,张成看看时间,都已经过了凌晨了。他无奈的叹口气,强迫自己闭上了眼睛。

        以他这种顽强的生物钟,如果正常倒时差应该会很麻烦吧。幸好他还有一个绝招,那就是穿越,穿越会带来的一场稳定的睡眠。

        明天晚上,应该又到了穿越的时间了。

        张成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天色刚亮,他若有所思看着低矮简陋的天花板。

        这种魂穿还是很不方便,特别是穿越之后,身体只能沉睡不醒,任人宰割。其实在地球上倒也罢了,基本上可以安心。但是在这个世界,特别是野外宿营的情况下,确实风险很大。

        之前一战迫使恭伯投降,让他明白旅法师的强大之处。现在的他,虽然不能说什么打遍天下无敌手之类,但是起码已经有自保之能。就算是上头没人庇护,靠着自己的力量也足以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现在迫在眉睫的危机已经解决,那么就轮到张成想办法解决这个长远问题了。

        张成起身,和之前一样,简单的洗漱后,用了一些干粮充当早餐,然后到边上看了一下嘉的情况。嘉的恢复状况很好,目前行动能力已经基本恢复。如果不考虑长途步行,那么可以说他身体已经无碍。小丫头也醒过来了。

        夏安早就离开,现在这个院子里只有他们。张成让嘉准备车马,预计中午时分出发。

        正常来说应该早上出发,但是这趟旅途确实相当远,要走七八天时间,所以选什么时辰出发倒是不讲究了。至少对于穿越者来说不讲究。

        “我们出去一下,很快回来。”张成将小丫头交给嘉看着,自己带着虎臣直接去了地下城。

        地下城里早已经不复之前的热闹了——食尸鬼的数量终究是有限的。此刻走在地下城中,四周已经看不到什么食尸鬼活动的痕迹了。

        不过,张成还是在地下城某处边角找到了最后一批食尸鬼。这是因为不死生物之间能够彼此感应到存在。在黑暗巫妖的位阶压制下,一张张“普通尸鬼”出现在张成手里。话说食尸鬼的数量比预想中的还多。张成最初觉得这里估计也就两三百个食尸鬼,但事实上他在这里收集了四百多张,近五百的卡牌。

        作为炮灰的话,这个数量确实合格了。而且这也给了张成旅法师的一条光明大道。那就如果生物拥有位阶的差异,那么借助上位生物的压制,可以将下位生物轻松做成卡牌。

        “就这么多了?”张成问身边的黑暗巫妖。

        “老朽只能感觉到这么多了。也许边缘地带还有几个,却也不值得去找了。”巫妖回答道。

        巫妖此刻披在身上的外袍因为之前战斗的缘故,此刻实在褴褛不堪。半截白骨之躯都是裸在外面。所以张成从卡牌里找出了一条黑色袍子。这是一套连兜帽的的长袍,张成自己都忘记到底是从哪里弄来的。反正旅法师携带物品不费事,所以他之前都是看到什么东西不错就随手装入卡牌带走的。

        “多谢公子。”恭伯居然非常感激涕零的样子。“多谢公子!”

        “那么……”张成本来想说,“我们走。”却注意到黑暗巫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恭伯,你有什么想说的?”

        “那个,公子可否将这些鬼戎的权柄交予老朽?”黑暗巫妖恭敬的问道。“到时候公子无需费力,由老夫召唤即可。”

        啊,还有这种做法吗?张成含糊的回了一声“可以。”然后将手里的那一叠卡牌递给黑暗巫妖。除了几十张之前留好备用之外,其他的“普通尸鬼”都交到了巫妖的白骨手掌之上。

        黑暗巫妖将卡牌收在手里,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转瞬之间这些卡牌全部随着蓝色火焰升腾,消失在巫妖手中。

        张成轻轻握住“黑暗巫妖”的卡牌,在旅法师的意志下,黑暗巫妖渐渐消弭身形,回到了卡牌之上。果然,卡牌有所变动。除了中间的形象换了一件黑袍子之外,文字上也多了一点。

        “黑暗巫妖:出于对长生的追求,诸多世界的施法者们都独立发展出了将自己变成不死生物却保留记忆和理智的办法,从而获得近乎不朽寿命。此类办法大体思路一致,但细节方面各有不同,但通常唯有最巅峰最强大的法师方能如此。由此诞生的不死生物通常都被称为巫妖。黑暗巫妖就是巫妖中的一种。化为不死生物进一步增强了他的施法能力,极少有人能在魔法战中和一个黑暗巫妖抗衡。耗费:3魔力1黑暗,攻击08(触击施法),生命2(强壮),特性:不死生物(巫妖),施法者,中等智力,召唤衍生物(食尸鬼)。”

        卡牌下方那行小字也变了。“黑暗巫妖是智慧生物,除非得到认同,否则不会接受旅法师的号令,他可以召唤并驱策普通食尸鬼,总数为398只。”

        “那个,张成公子。”看着恭伯回到了卡牌里,虎臣也突然露出欲言又止的样子。

        “虎臣,你想要什么?”张成说道。

        “其实我能使用不止一种武器。”虎臣说道。“只是一直没有好兵刃。”

        张成有些茫然,这次穿越之前,那个老板将武器送过来了。所以虎臣已经丢掉原先那把弯刀,换成了一把合金制造的苗刀。是的,虎臣那个时候也是一件件武器看过来,每一件都端详许久,感叹着这异世界的武器制造水平。张成则让虎臣选一件,于是虎臣选择了那把苗刀。不过张成保证,当时他真的没想那么多。

        “那个……都给你。”张将手里的那些冷兵器都卡牌取出来,交给虎臣手上。虎臣拿了绝大部分,只有那张强弩的卡牌不要。和刚才恭伯的情况一样,虎臣将卡牌拿在手里后,这些卡牌瞬间就被蓝色火焰包裹,然后消失了。

        而“罗刹武士”的卡牌里,虽然上面的人物图像还是空白的,下面的文字却有了变动。在“特性”这里加了一个属性:多重装备。”

        那行额外的小字也变了。“罗刹武士是智慧生物,除非得到认同,否则不会接受旅法师的号令。他拥有多种武器装备,会视情况选择最合适的使用。”

        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吗?这次若非恭伯带头,张成还真的不知道这些卡牌还能这么用。果然,旅法师的战斗体系里,智慧生物卡牌是关键。

        “下次回去,”张成说道。“我再给你弄一副盔甲来。”

        在这个世界,魔法盔甲之类的可遇不可求。但是在地球上,只要你有钱,什么锁甲鳞甲板甲,要多少有多少,还都能送货上门。至于防御力……起码张成觉得不会比自己此刻身上这套弱。

        他们从地下城回到住处的时候,嘉早已经装好了马车。四个人上车,离开了这座夏墟。

        一股凛冽的寒风突然刮过来,刮得人触面生疼,接着,张成注意到有白色的雪花飘飘落下。

        “哎呀,深冬了呢。”张成轻声的说了一句。

        这个世界的气温应该要比地球略高。深冬的天气里才有这么一场雪。

        然后张成才想起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也有那么几个月了。来的时候,车上是三个人,现在回去,车上是三个半。

        雪势并不是很大,但茫茫的雪花还是遮蔽了视野的尽头。马车在雪中缓缓而行。地上的雪并不厚,却也能够给马车造成一定的妨碍。哪怕小雪,雪中前进速度也要比正常中的慢上许多。

        不过幸好,张成这边不赶时间。

        黄昏时分,雪才停了。此时后方已经看不见夏墟的城墙所在,天地之间一片萧瑟之感。哪怕张成是个旅法师,有足够的底气,但依然被这种气氛所感染。

        小丫头一直坐在车里,和那群小奶狗一起玩,同时努力向虎臣请教语言。小灰灰对她有敌意(说不清楚为什么),但其他小狗却没这个问题。五六只小狗被她抱在怀里,左右撸个不停。小灰灰则很乖的独自躲在张成为它特制的小背包之中。

        虽然没有证据,但是张成认为小灰灰根本不屑与其他那些小奶狗为伍。

        “张成公子,天黑了,要先宿营吧。”嘉突然说道。

        “好的,就宿营吧。”张成回答道。嘉跳下车,和虎臣一起开始准备宿营之事。雪中宿营要比平时麻烦,因为首先必须找一块可以避风的空地。这件事情说简单,但是这种雪天,非专家可找不到这种空地。否则雪水一化,地上泥泞肮脏,就不合适搭帐篷了。

        “那里不错。”虎臣一指前方。嘉登时笑了起来,那满地是雪啊。。“虎臣,难道你要先扫雪?”

        “可以啊。”虎臣一指前方,刹那之间手中喷出一个光团来。那光团发出高温,也就一炷香的工夫,就把那块地上的雪蒸发得干干净净,顺带将地面也变得干燥坚硬。

        这个虎臣居然是个……方士?嘉倒是心中一惊。正在这么想的时候,他却意外看到远处的灌木中,一双黄澄澄的眼睛真盯着这边看过来。

        “糟糕,有狼!”嘉发出了一声轻喊。这个声音让所有人的目光都转了过来。

        那灌木丛中却正是一条灰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