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八章 小灰灰1

第八章 小灰灰1

        “怎么了?”老刘似乎也察觉到下面并非普通纠纷,于是也站起来,顺带着将吃了一半的一碟排骨全部放在小灰灰面前,然后走到窗边和张成并肩而立,看着下面。

        “死胖子!你居然不去上班,瞒着老娘在这里喝酒!”那女的言行举止让人下意识的想起“泼妇”这个词。这么大庭广众之下公开揪住一个男人的衣服,而且还理直气壮声如洪钟,不用问也能猜出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这位十有八九就是老混蛋的老婆了。

        张成是第一次见到老混蛋的老婆,饶有兴趣的看着这对夫妻吵架。

        “哎……我不是暂时没有工作吗……”老混蛋低声下气的说道。动静太大,四周看热闹的人可不止张成这边,到处都有探头探脑的人钻出来。

        “被炒鱿鱼了那就去找工作啊!知道自己失业了,还有闲情逸致在这里喝酒?!”那女人声音更加高起来。

        “那个……那个我不是一时半会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吗。”老混蛋继续低声下气。

        “有闲工夫喝酒,没闲工夫找活干?”那女人不依不饶。

        听了这些话,张成这才明白自己之前做的那件事情的后果出来了。老混蛋终于被开除了啊!

        老刘看了半响,看不出有什么花头。“张成,你认识这个人?”

        “是啊,他就是我之前的主管。”张成说道。虽然好像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但看着老混蛋光天化日之下出丑,他还是感觉到很愉快。真正宽厚仁义的人当见到他们敌人的不幸超过他们仇恨的范围时,总是会发生同情的。但是张成发现要么自己并不是那种宽厚仁义的人,要么就是老混蛋的不幸尚未超出他的仇恨范围。

        “就是那个……”老刘说了半句话,但是张成知道对方的意思,所以直接点了点头。

        是许文杰安排好的打击,是张成亲手将这个打击放了出去。说实话,他之前不知道发送邮件的后果居然会如此好用,居然会让老混蛋直接被解雇。大快人心啊。

        “为虎作伥的后果。”老刘倒是显得有点悲天悯人。没办法,他和老混蛋的年龄差不多,所以自然有一点物伤其类之感。当然也只有一点。“知道过去为什么当兵的出去打仗,官府要给开拔银子吗?如果不给,士兵就不会出征。”

        “为什么?”张成不解的问。这好像是完全不相干的事情。

        “当然是因为高层最喜欢赖账了。最早的时候,抚恤或者军饷是战争结束后补发的。”老刘说道。“但万一士兵战场上阵亡,后方的官员正好把欠饷一笔勾销。这种事情做多了,最后就不得不提前预付了。”他感慨的说道。“所以你们的那个公司啊,最后肯定会朝着这个方向演变过去。”

        老混蛋坑人(很不幸,这些被坑的人中就有张成)卖命,实际上就是给公司节约成本。老混蛋这些所作所为其实就是拿人血染红顶戴,用别人的牺牲,换来自己的晋升。可是他这样,别人也是这样。这次出事他被开除,等同于所有积累下来的功劳被一笔勾销。给上头省了好大一笔支出呢。

        老混蛋被老婆推推嚷嚷的拉远了,看热闹的人也四散了。这不是什么大事情,大家的兴趣很快就消失了。

        张成拿出手机,给许文杰打了一个电话。当初他按照许文杰说的做了之后,立刻就离职了,所以虽然知道老混蛋会倒霉,但到底却不知道细节。现在他想知道了一下。

        “张成?”那边响起了许文杰的声音。“上次本来想找你,却说手机关机了,怎么,出远门去了还是出国去了?”

        “出国玩了一趟。”张成说道。“老混蛋那边怎么样?”

        “效果比你预想的还好。”许文杰的声音里看似平静,但是张成依然从那种平静中听到一丝兴奋。“客户将情况反馈回来,公司高层立刻大发雷霆,老混蛋被直接解雇开除了。”

        “这么厉害?”虽然说张成之前就知道这个结果,但是听许文杰说起却有另外一种快意。夜路走多了,迟早会遇到鬼的。天天暗算别人,迟早也会被人暗算。

        “本来不会如此,但这公司其实就是个黑泥潭。”许文杰毫不客气的说道。“老混蛋别看靠着欺负老实人积攒了不少功劳,但实际上上头根本不想兑现。你也知道吧,许诺是容易的,兑现是痛苦的。所以老混蛋就这样被抛弃了。”

        “那现在的主管是谁?”

        “我现在是代理主管了。”许文杰再次笑了起来。“我说过,我适合这个黑泥潭。”

        “那恭喜了,下次请你吃饭。”张成按下了按键,结束了这次通话。老混蛋虽然被弄的很狼狈,但也仅此而已。毕竟老混蛋是本地人,家里据说房子都有两套。而且他这么几十年下来也积攒了不少钱。失去工作是一个大打击,但也大不到哪里去。

        张成刚刚结束通话,却听到老刘的手机铃声响起来。老刘接起电话。

        “嗯……好的……我在这里……就在现场边上不远……就那家店……203包厢。”

        “怎么?”张成注意到老刘似乎在叫人过来。“有朋友要来?”

        “不,是警察。”老刘说道。“就是之前那次事故。”想起之前那个不幸的车祸,他忍不住叹了口气。不过幸运的是没有死人,就算是受伤最严重的那个,看上去也能被抢救回来。

        “原来如此。”张成回答,他伸手探入口袋,从中摸出了什么东西。在他想要将这些东西放进衣服内兜的时候,被老刘看到了。

        “这是什么??”老刘随口问一句。张成顺手将手里的东西丢在老刘面前。老刘这才认出这是三张纸牌——不是普通的扑克牌,因为正面是空白的,什么都没有,反面倒是画上了那种扑克牌中常见的花纹。完全不知道这东西是干嘛的,不过老刘也没兴趣知道,随手将卡牌还给了张成,看着他将其收入衣服的内袋。

        “对了,那边有什么世界大事值得一说吗?”老刘重新开始吃喝,不过老刘看样子也是个爱宠人士,因为足足有一半精力都在喂小灰灰。话说狗这种东西果然是可以被食物收买的,随着老刘一次次的把食物丢过来。小灰灰的敌意以明显的速度下降。“那个时代的事情,有什么和我们这边的历史记载有不同吗?”

        “这个……从我知道的消息吧,最大的不同大概就是许国已经灭亡了吧。”

        根据地球历史记载,西周初年,周成王封许文叔于许(今河南许昌),建立许国,国君为姜姓,爵位为男爵。本来这只是个很普通的,不值一提的国家,后来很快就在春秋战国的兼并狂潮中消亡了。但是在这段周平王pk周携王的特定历史时期,许国还是留下了自己的记载。因为许国是支持周平王的重要国家之一。毕竟许国虽然是弱小的男爵之国,但架不住位置好,其立场就显得很重要了。

        也就是说,两个世界的历史高度重合,但应该不是完全重合。

        “许国灭了?怎么灭的?”老刘应该是刚刚听说这个消息。

        “被犬戎打破了城池,虽然说援军及时赶到,城池陷落后被夺回,但许男全族都死了。”对于那个重视血统的时代,国君的家族都死绝了,这就就是实打实的亡国。因为人民不可能推选出新一任的国君来统领国家,压根就没这种传统。合法性也不支持。

        “这背后……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吗?”

        “说不清楚。”张成摇摇头。乱世之中,他只是一个小小的下士,没有自己的消息渠道,所以得到的情报有限的很。当然这也没什么关系,张成又没打算纵横睥睨,当一个时代的弄潮儿。那个死去的旅法师前辈说的好,“要猥琐发育,千万不能浪,”想浪可是会挂的。

        “话说,”张成想起了那个被自己干掉的山贼。“如果我们有人穿越成了犬戎,会不会改变整个世界的发展?”别的不说,灭掉秦国就行了。现在的秦国还不是未来可怕的“并国十二,遂霸西戎”的强国,距离一统六国的帝国更是遥不可及。事实上,现在的秦国只是一个“西陲大夫”,只能称为一个比较重要,实力比较强的大夫,连诸侯都算不上。

        就张成所知,西陲大夫和昆吾大夫联手,这才凑足了百乘兵车,实力能够达到比较弱小诸侯的档次。从这一点就知道现在的秦国的实力是什么水平了。

        “可能性很大。”老刘说道。

        他们还在讨论这个话题的时候,却被敲门声打断。老刘打开门,进来三个表情严肃的警察。

        “你就是刘大明?”领头的那个警察问道。

        “是我。”老刘主动回答道。

        “带走!”那个警察一扭头,示意身边两个同伴将老刘抓走。

        “等等,我犯了什么事了?”老刘大惑不解。之前警察电话来的时候,他以为是车祸的事情找他咨询的。毕竟他现场留下了的姓名和电话了。但是这是什么意思?

        这位警察显然很明白自己是干什么的,而且绝对没有搞错。“刘大明,人家控诉你殴打他人。”

        “我?殴打?胡说什么啊!”

        “有现场的视频为证。”警察一脸不耐的说道。“人家经过医检,显示有脑震荡。”

        “胡……”老刘张开嘴,但下面“说八道”三个字却说不出口。因为他想起自己确实狠狠打了那个家伙几记耳光。虽然他觉得自己不可能将那个混蛋打成脑震荡那么严重,但是这事还真的说不明白。毕竟人家刚刚发生车祸,很可能被拉出车前,就被撞出了脑震荡。那小子一口咬死说是被他打成这样,那真的是贼咬一口入骨三分,想要辩解都无从说起。

        “好,带走。”领头的警察眼见着老刘哑巴了,对身边的同伴说道。

        “那我们的事情就这么约定好了。”老刘被带走之前,勉强挤出笑容对张成说道。“等我出来再联系你细节。”

        “好的。”张成此时也没什么办法,只能挥挥手和老刘告别。

        老刘被警察抓走,张成将桌上所有剩下能喂小灰灰的食物都打包之后,张成买单离开。带着小灰灰在电脑市场稍微转一圈,购买了一台全新的显示器回家。

        买了显示器,找了辆出租车回家。却在离住处一两公里左右的位置遇到了堵车。这个时间点一般来说是不会堵车的,堵了肯定就是出车祸了,而且一时半会堵车是通不了的。张成只好中途下车,一路走回去。

        这一趟提着显示器和食物,就不能如最初一样抱着小灰灰了。一开始小灰灰还被张成牵着小步走,可后来就慢慢的开始在路上撒欢着乱跑了。

        “小灰灰,你看,地球很好玩的吧,你没白来。”张成看着小灰灰撒欢的样子,说道。

        话说这显示器真心有点重。开始时候还不觉得,但是走着走着就感觉到手里越来越沉,而且呼吸不自觉的加粗,额头也开始隐隐冒汗了。张成眼看着前方有一个路边公园,于是拐了进去,想要找个地方先休息一阵子。

        很凑巧,街边公园这里有很多人聚集,而且居然都是带狗的。这个地方是张成平时不会来的盲区,他倒真的不知道这地方居然是养狗人士的聚集之地。

        不过现在他在这里好像显得毫不起眼,毕竟他现在也是有狗的人了。

        前方过来一个中年妇女,牵着一头贵宾犬。这贵宾犬冲着小灰灰凑过来,轻声吠叫了两声。小灰灰一个龇牙,吓得贵宾犬缩到了主人身后不敢冒头。小灰灰得意的挺起胸膛,骄傲的冲着张成发出两声胜利的“汪汪”声。

        “乖乖,”中年妇女倒是没在意,一边安抚着小狗,一边朝着另外一边过去了。那边是一个开阔的草地,眼看着好些人和狗正在草地上嬉闹。其中最显眼的是有狗在接飞盘。只见主人将飞盘用力丢出,狗跟着飞盘方向疾奔,等到飞盘落下的时候,高高跃起,一口将飞盘咬住。

        更多人在驻足旁观,有大人,也有小孩。一幅和谐欢乐的画面。张成这才想起今天周六。

        但是突然见到边上围观的人群骚动起来,人群纷纷散开,原来是一只黑灰色的大狗不知道从哪里钻了过来,吓得人群纷纷退开。

        靠!张成暗自咒骂一句,我连小灰灰都系着狗绳,你这么一只大型犬怎么敢放出去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