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再回昆吾城

第十四章 再回昆吾城

        张成慢慢睁开眼睛,看到的正是粗陋的皮革帐篷顶端。

        他爬出帐篷,其他人也已经起身,小丫头已经在刷牙了(南铃造的牙刷)。虎臣和嘉正在点火烧水。天冷,用热水泡开干粮,再加上一点肉干之类,就构成了简单而耐饿的早餐。

        对于这次张成没有带虎臣回去的事情,虎臣没有任何反应。张成觉得他似乎应该压根不知道。

        简单的说了几句后,张成把小灰灰丢给嘉喂养。他这次特别在意,很仔细的观察了一番。果然小灰灰和其他小狗一样,在那里抢吃简单的干粮,也就是米饼和肉干。虽然小灰灰表现得比其他小狗更能吃,但那是正常的“能吃”,而非是在地球吃高价狗粮那样的无底洞。呃,其实不止是高价狗粮,那些饭店打包回家的美食也一样。

        早餐之后,队伍踏上归路。因为携带了一批马匹的缘故,现在的情况是虎臣在后面牵引马匹,嘉在前方驾车,只有张成啥也不用做,在车上呆着。小丫头则跟在后面,和虎臣聊天。当然这个聊天实际上还是在学习语言。

        这段时间下来,小丫头的语言能力暴涨。一开始的时候是完全听不懂也说不了,必须要有张成在身边作为翻译。但现在也不算很长时间吧,已经能够磕磕碰碰的听懂一些,说一些话了。大概就等于张成的鸟语程度吧。虽然还不能正常的交流,但已经不是最初那种完全无助,彻底无法交流的状态了。

        接下去的路途没有发生任何意外。三天之后,一行人就能远远的看到了昆吾城城堡高处的旗帜了。再走上小半天路,远远的可以看清楚城堡的形状。

        虽然有着建筑风格上的差异,但是那种格局,任何人都能判断出这是一座城堡。

        “这就是你的领地?”小丫头很惊喜的问。在这个莽荒时代,拥有一座城堡意味着什么简直就是不言自明的事情。

        “不,”张成回答道。“这是我主君的城堡。我说过,我是昆吾大夫手下的封臣。”

        虽然作为旅法师,他也有一座城堡,不过那座城堡是个秘密。

        说话的时候,队伍开始接近昆吾城。而昆吾城中似乎也已经察觉这么一个外来的队伍。其实一辆马车倒还好,那么一堆马匹跟在队伍后面很显眼。

        一辆战车从昆吾城中疾驰而出,冲着这边就过来了。显然是守城的军士出来打探一下动静。

        战车来到队伍近前,“来者何人?”这话尚未出口,领头那个战车兵就认出了前面驾车的是嘉——毕竟昆吾城军队人数不多,大部分士兵都认识嘉——于是问话就变成了“可是张成公子回来了?”

        “正是!”嘉很高兴的回答道。虽然之前被贬为奴隶,以至于他等闲都不敢去昆吾城见故人。但是这次回来情况就不一样了。他很快就要摆脱奴隶身份。不止是自己,连妻儿也一起恢复庶民的身份。而且,正如张成之前许诺的,他将成为张成正式的驭手。

        战车很快就掉头回去了,赶紧回去通报昆吾大夫。

        一小会之后,一行人赶着车马进入了昆吾城。城外难民营的整体情况和张成离开时候没什么不同,一定要说有什么改变,那就是增加了几分萧瑟之意。显然随着战局的稳定,在明白昆吾城受战争波及的可能性已经比较低之后,相当一部分难民营的居民已经返乡了。当然依然有很大一部分人一方面因为冬季的缘故或者安全的问题而选择留下来。

        小丫头在车里好奇的打量着这异世界的城堡。这座城堡并非她熟悉的,地球中世纪的石头堡垒,而是夯土城堡。虽然说本质没什么区别,但无论是材料、建筑风格还是审美风格,都显得有极大差别。当然,还有最让她在意的是入口处的“京观”!

        几百几千个狗头被堆积在这里。当然此时此刻血肉已经消蚀大半,臭气已经淡了,而且因为冬天的缘故,苍蝇之类飞虫也没了。但这个场景依然相当骇人,至少看的小丫头目不转睛。

        其实在夏墟之中,很多东西都缺乏真实感。毕竟那是一个无主之地,是偏僻的角落。地球上,虽然有现代化的都市和发达的工业,但同样也有和十万年前没什么区别的原始部落。但是在昆吾城这边情况就不一样了。你进了这里就明白了,战车、京观、夯土城墙,城墙上巡逻的武装士兵以及各种战争武器,这一切都用很强烈的语气告诉来人,是一个莽荒时代。

        进昆吾城之后,张成没有耽搁太久,带着虎臣进城堡求见昆吾大夫。小丫头和嘉则留在外面。嘉是奴隶,是没资格带进去的,小丫头的情况也比较麻烦,暂时还是放在一边比较合适。张成现在也对这个世界的各种规矩礼节知道的更多了一些。比方说领君命远行,回来时第一时间需要向君主复命,而不能回家。

        黄公在门口已经等着他了。张成带着虎臣一进来,他的目光几乎是立刻停在了虎臣身上。张成行礼都过了好几秒钟,他才反应过来,做出回礼。

        “张成,昆吾大夫已经在里面等着你了。”黄公身上有某种微妙的气氛。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但是张成觉得他似乎已经看穿了虎臣的真实身份。

        其实这才正常。否则的话,罗刹妖一族恐怕现在的势力绝不止这么简单了。

        三个人一路进入大厅,和张成预想的一样,昆吾大夫已经在这里等着他了。

        昆吾大夫面带三分病容,脸色苍白而且相比较之前显得瘦削几分。他穿着不是之前那种袍服,而是另外一种更加宽松,也更加简单的服装,让人本能的意识到他正在养病。但是病容归病容,昆吾大夫的神情之中却满是喜悦。在张成进来的时候,他几乎立刻从位置上起身,上前来迎接张成。

        要特别说明的是,他的目光在虎臣身上扫过,但没有停留。不过张成还是察觉到昆吾大夫在看到虎臣的瞬间,动作有稍稍那么一窒。

        “大夫,我回来了。”张成按照礼节行礼。“这是您托付的玄圭。”他第一时间将这魔法版的视频通讯手机还给昆吾大夫。

        “好,好,好。”昆吾大夫收好宝物,连续好几个“好”字出口。张成安全归来,玄圭无恙,可以说这次行动很完美。“你且先坐下……那一日我离开之后,你这边情况如何?”

        张成早就猜到昆吾大夫会这个问题,所以仔细的描述了自己但是如何逃走,如何躲避,如何困入贰负的空间柜里,又如何看着贰负和姮娥打了个你死我活。最终细节当然就不清楚了,只知道太阴星君出现,贰负和姮娥似乎就此失踪。

        这些内容都是张成和小熊仔细商量过的,至少在剧情方面合情合理,没有漏洞。

        “果然是侥幸之极。”昆吾大夫听完之后,也是感叹了几分。这一次实在是九死一生。

        “那个,等到事情平息,我抽空出来之后,”张成问了一个疑问。“迁和他的军队却不知踪影。”这也是他的疑惑。话说迁不是应该在城外待命的吗?还是也卷入此事之中,在两位神祗交战中的余波中死掉了呢?上次通话时候,昆吾大夫提了一句,但没细说。

        “迁?”昆吾大夫冷哼了一声。“无德无能之辈,不必再提了。”他的神情显然是不满之极。“迁没有子嗣,所以我将他的封地收回,”他看着张成说道。“这次你立下了大功,我就把他的封地交给你吧!”

        没有子嗣?张成花费了几秒钟才意识到这句话的意思是迁已经死了。

        虽然这对于张成来说是好消息,但这个……怎么说呢,因为太突然,所以反而有点不太真实。

        黄公轻轻在后面拉了拉张成的衣角,张成这才回过神来,赶紧向昆吾大夫拜谢。

        和所有封建制度的社会一样,在这个世界,赐地是一件非常难得而且非常丰厚的赏赐。是主君赐予部下最好的奖赏。

        “明日,就让黄公带你去接管你的新地。不过,”昆吾大夫停顿了一下。“张成,其实你不必在意此事,你的前途远不止一个上士。”

        原来迁是一个“上士”。因为迁的封地给了张成,所以张成也就理所当然的从“下士”升级到“上士”了。好吧,也很正常,迁本来是昆吾大夫有意选为继承人的人,拥有上士级别的身份和领地也很正常。不过,昆吾大夫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前途不止一个上士?

        以这个世界的封建等级,上士更进一步,就是大夫。占据一城的小领主!

        可是封建制度下,上级的身份就是你的天花板。不管上级怎么赏赐,你都必然比你的上级低一个档次。张成是昆吾大夫的封臣,也就是说,除非张成离开昆吾大夫,另投其他地位更高的领主,否则是不可能拥有大夫身份的。当然另外一种就是张成推翻昆吾大夫,取而代之。不过这个可能性根本不用去考虑。至少目前不用考虑。

        “我有点机密事情要和你说。”昆吾大夫突然说道。“左右,都退下。”

        房间边上执勤的士兵都退了出去,黄公出去了,当然虎臣也出去了。现在,整个房间里只有昆吾大夫和张成两个人了。

        “刚才你带来的那个人……你的随从,你可知道他的身份?”昆吾大夫正色问道。

        “知道。”张成点点头。“是虎方。”

        “知道就好。”昆吾大夫显然是心胸宽大的,不会在意种族问题,只在意忠诚问题。他甚至没有追问张成为何会得到一个虎方随从。“你收虎方为臣并无不可,但谨记不可放任。”

        “我知道,”张成说道。“我会让他做我车右,护卫我左右,不让他离开我身边。”

        “这样很好,虎方倒是很合适的车右。”昆吾大夫很满意的点了点头。“张成,你这一次功劳极大。”他停顿了一下,说道。“我还有一桩赏赐。”

        “大夫,这个……”张成有点受宠若惊了。如果他没记错,游戏里虽然说“士”这个级别内部升级的任务比较容易,但是那也是游戏里比较容易。放现实中那些升级任务可不容易,玩家需要打生打死才能完成身份的晋升。而昆吾大夫这次直接跳过了中士的身份,直接把张成升为上士,这已经是超级破格提拔了。没想到还有东西。

        “就是这个。”昆吾大夫的手在空气中画出一个奇妙的符号,就像是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柜子一样,他的手莫名探入虚空之中,出来的时候手里已经拿着一个玉碗,或者说玉盏,放在张成面前。玉盏之中是一团小小的,金红色的液体。隔着老远就能感觉到其中散发出的力量。那是很奇妙的感觉,虽然那是一团液体,但感觉就像是一团篝火,液体在释放某种辐射,强烈让人汗毛都竖立起来了。

        “这是?”张成端详许久,却不认得这玩意到底是什么。

        “祝融之血。”昆吾大夫说道。“昆吾氏表面上乃是祝融八姓之一,然而实际上,”他顿了顿,用很肯定的口吻说道。“是祝融的嫡系后裔。是故昆吾氏族内,有此宝流传。”

        张成脑子里闪过好几个念头,突然之间明白了什么。“那么,如果有人饮下此宝……”

        “有可能会变成祝融神裔,”昆吾大夫说道,满是欣慰的看着张成。

        x的,这不是游戏里的血统道具吗?游戏第三幕还是第四幕来着能够得到这种血统道具……不是第三幕末尾就是第四幕开篇。可惜那个时候游戏是乱码,所以张成也搞不明白最终得到的是什么。但是根据他的记忆,游戏里变成什么神裔是可以选择的,多选项的那种。而这件祝融之血却显然只和祝融大神有关。也就是说……这祝融之血并非游戏里出场的那件宝物。

        喝下它就能成为祝融的神裔。

        “和先天体质相关,”昆吾大夫稍显遗憾的说道。“以往,这是昆吾氏族长才能使用的宝物。一二十年时间才能积累一滴。”

        原来如此,您的祝融神裔身份是这么来的啊!张成这才明白过来。他开始观察这个玉盏,是这个东西凝聚出祝融之血吗?可是它看上去很平常啊。至少张成完全没感觉到这东西有什么特殊之处。

        “你不用看,这只是普通的玉盏。”昆吾大夫说道。“凝结祝融之血不是靠什么宝物,而是靠祝融大神的首肯。”他将玉盏递给张成。“你且收起。记得事先要焚香沐浴,静养三五天,可以增加成功几率。”他用很平静的口吻突然换了个话题。“张成,你可有心更上一步?”

        张成心头一惊。莫非就是他之前知道的那个啥……昆吾大夫要收他做养子兼继承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