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求助

第十九章 求助

        虽然在异世界,张成接受过不少人的跪拜,不过那些都是奴隶。在地球上,这是张成第一次遇到成年人对自己跪下来。面对前所未有的事情,一个人自然难免失去了平常心。哪怕表面依然是镇定的,但内心深处却是受到了冲击。

        “你……这是……这是什么意思?”张成问道。

        “小兄弟,”胖子跪着不肯起来。何止跪着不起来,他眼泪都流出来了。“这一次我身家性命都在你手里了!”

        张成很想吐槽一声“我们虽然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但你的身家性命关我毛事!”不过可能是刚才的动静大了,此时又是下班时间,对面房间有人打开了一条缝,有人正在看过来。不只是对面,这楼上也传来开门声,显然楼上的邻居也被惊动了。

        在钢筋混凝土丛林里,“邻居”的概念早已经不比过去,甚至被戏称为“住在隔壁熟悉的陌生人”。但是看到这个动静已经惊动了别人,张成也没什么办法。他现在开始有些明白为什么有人吃软不吃硬了。这人要是真的跪你面前了,你还真的没什么好办法解决。

        “好吧好吧……”张成只能暂时妥协。“你先进来吧。”他不想惊动隔壁邻居。虽然这房子是他租过来的,可以一走了之,但租来租去确实也挺麻烦。事实上,这房子过去觉得不怎么样,现在倒正好符合他的需求。

        胖子一进门,就看到正在食盆边上吃狗粮的小灰灰。看看那硕大的食盆,还有堆积得冒尖的狗粮就知道和小灰灰完全不配啊。这食盆装狗粮的分量,食盆边上围着三条狗都正常,但偏偏这家里只有小灰灰一只狗。

        再看看这家……毕竟是出租的房子,房子里的摆设和装潢都是非常简单。只需要一眼就看得出这里的居民经济条件只能说一般。不过这条狗可不一般。这是怎么回事?大隐隐于市?特别是刚才自己报出五百万的价格的时候,对方那神情是真的没动心。

        “先说清楚,不管什么理由,这狗我是不卖的。”张成说道。

        这其实不是为了我的利益,是为了你的利益,和我个人的道德底线。张成在肚子里暗自说道。我可以随时把小灰灰召唤回卡牌,让你狗财两空。也可以放任不管,让你被小灰灰咬死。

        “不敢,不敢!”胖子连声说道。这一番观察之后,他迅速的察觉某些不协调之处。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他本能的知道这个年轻人不好惹。其实这也很容易猜,能拥有一只獒,还能把它养在手里,正确明白它的价值,这肯定有见识有来历。真的是奇人异士?

        “先坐。”张成指了指沙发。客厅里有一张没什么格调的廉价沙发,不是张成买的,而是是屋主自己的。

        宾主两人落座之后。胖子自我介绍了一下。胖子姓卓,名伟,在东州市市郊开着一家养狗场。

        这是一个很正统也很平常的职业。毕竟这年头随着经济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宠物变得越来越普遍了。而犬类的繁殖场也应运而生。而且现在的宠物主越来越在意血统品种问题。宠物市场上,一只混血的中华田园犬可能就值一两百块,但是那些血统纯粹的狗几千几万都不在话下。前几年藏獒流行的时候,一只血统纯粹的藏獒甚至能卖出几十几百万的价格,吸引不知道多少人加入养狗场这一行。虽然说这几年来这些藏獒之类的犬种牛皮吹爆,已经不值钱了。但是宠物主对血统品种问题的要求并没有降低,反而提高了。所以养狗场这行依然能过得去。

        但是呢,享受惯了暴利后,这普通的生意怎么做就怎么提不起劲了。一窝狗崽生下来就能卖个几十万的日子没了,一去不复返了。虽然说养狗场也混得下去,不至于关门歇业,但卓伟的目光却盯上了养狗中的一条羊肠小道:养斗犬。

        尽管国家从来不曾公开允许,但实际上斗狗这种事情就从来没消停过。包括东州市在内,这周围好几个地级市的范围内其实历史上就有斗狗的深厚传统。别说东洲,省城也不例外。而且随着人民群众腰包鼓起来,近年来这斗狗行当也越发壮大起来。在小小的一个东州市,据说面向大众,稍微上规模的斗狗场就有三四家。至于那些面向富贵人家的,亦或者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那就更多了。这已经形成了一个比较稳定的地下产业了。

        而在这个产业中,如果有一头骁勇善战的斗犬,这简直不要太值钱!现在的规矩,斗狗场的场主是和斗犬的犬主平分门票。门票还是小事,这个赌博就是大事了。这斗狗基本都是分出明显胜负的,天然就合适观众们押注。

        现在什么狗还能卖上几万几十万的身价?就只有这斗犬了!别看斗狗都是消耗品,基本上一只狗连斗个十来场就差不多要废了。可是这十来场要是都能赢,那足够让主人赚得盆满钵满。不止如此,如果这狗如此出色,退役了照样可以卖回给养狗场配种。多少钱买过来的,翻几个倍卖回去,这简直就是白赚钱一样!一两年时间,几十万就能变成几百万。

        一开始卓老板还是老规矩,配种、养狗,卖给别人当斗犬。但是架不住而且这个收益实在太大,大的让开养狗场的卓老板都眼红得主动上场了。想想看,一条斗犬,你几万元卖给人家,人家把这条狗练好了,赢了几百万,然后再把狗作价几十万卖回给你。这白花花的银子从眼前流淌而过,自己却摸不着,谁受得了啊!于是乎,卓胖子靠着几次辛苦的配种养育,终于配出了一条好狗。然后他还找到了东州市这边最有名气的训狗师,严格训练了一番。

        这个强强组合非比寻常,就连那训狗师,见识过不知道多少斗犬的,都对条狗赞赏有加,称为一流斗犬。这条狗,还特意起了一个名字,叫“威虎”。

        训练结束,将威虎领回来的那天,训狗师都亲口说了。这只威虎非比寻常,力大无比,骁勇绝伦,外加脑子聪明,能领会格斗战术。等闲的狗,两三条一起上也斗不过这只“威虎”。这头狗,打遍天下无敌手什么的确实是夸张,但在如果仅仅是东州市周边,以那些普通斗狗场里的斗犬的素质,基本上就不会输。

        被那训狗师一顿吹捧,卓胖子那是真的踌躇满志,差点飘起来了。当场就直接电话报名参加了斗狗比赛。你参加就参加呗,他居然一报名,立刻就给自己的狗下了重注。本来重注也就重注了,把历年积蓄拿出来就行了。可是卓胖子他飘了啊。这人飘起来就特别容易做傻事。他就做下一个愚蠢的决定,将养狗场的流动资金,包括他从银行贷来的钱,统统丢进这一局斗狗里。他要赢一个开门红!

        可是这人啊,终究不能飘。卓胖子带着威虎回家的路上,那叫踌躇满志,那叫春风得意,恨不得高喊一声让全世界都知道我很牛逼。他就很想抖抖威风,想炫耀一下。于是就没事找事,放任自己的狗和别的狗打架(也是为了看看威虎到底有多少厉害)。这就惹出了小灰灰。威虎被当场咬死。

        得,这下完了。人家已经接受了报名,也接受了重注……你要改报名还好说,要收回赌注基本上就是妄想了。如果卓胖子取消报名,那就等于他不战而败,赌注理所当然的就被主办方收走了。这威虎价值八十万,而他压在威虎身上的足有几百万。前面说过,这是他历年积蓄,外加银行贷款,外加流动资金全部加起来的结果。如果没了,那就真的成了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了。

        不只是一无所有,还要背负沉重的债务。真的落到那个地步,卓伟也就剩下一条路:好好吃一顿,然后上天台,信仰一跃。

        没有任何办法,斗狗比赛已经近在眼前。除非他能够及时买一条很厉害的斗狗,否则哪怕不是必败无疑,起码也是胜算寥寥。也许有人会问这这养狗场里,找不到第二条比较厉害的狗吗?哪怕没有威虎这么厉害,次一等的也可以啊。但是问题是这斗狗不止讲究狗的天赋,还要严格训练的。送那些没有经过训练的狗去决斗,等同于送持枪的老百姓去和职业军人战斗。

        找不到合适的斗狗,找到了也不一定买得到,买到了也不一定打得赢。卓伟想来想去,就找到了最后一条救命稻草——小灰灰。

        他这几天就一直在四处找。不得不说,虽然他很努力的等待和寻找,但实际上一无所获。谁知道张成最近就是这么忙呢?要么出去学骑术,要么就去买家具,要么就去搜索新闻网站,压根就没带小灰灰出去遛狗。

        最后卓伟是急了眼了,抱着万一的心态想找找那种特别能吃的幼犬——没想到就被某短视频app上给找到了某疑似例子。然后他就按视频提示,去宠物用品一条街上找了找。这还真的一下子就碰上了。

        所以完全能理解卓伟表现出的惊人韧劲——虽然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但这要是不成功,就是真的要成仁的了。这生死存亡的关头,别说下跪了,吃屎都没问题。

        所以等到张成稍微明白一下这个前因后果就明白了,这事已经黏上来了。卓胖子这个“身家性命”绝非谎话。虽然不喜欢这个家伙,但是看着人家就要上天台了,正常人总是有那么一点怜悯之心。再说了,纵狗行凶虽说可恶,但终究不是死罪,更别说狗还已经被咬死了。

        这位卓伟卓胖子没别的要求,既然买不可能,那就借小灰灰一天,赢了那场该死的比赛就好。

        “这只獒叫什么名字?”卓胖子小心翼翼的问。

        “啊,它叫小灰灰。”张成回答。要特别说明的是,在两个人说话的时候,小灰灰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已经完全清空了食盆,几百块的狗粮已经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用事实告诉你养宠物是一件奢侈的事情。理所当然,舔干净食盆之后,小灰灰又开始发来“饿饿,饭饭”的精神信号了。

        “它叫小灰灰?”

        “是啊,我起的名字。”张成说道。作为犬主,起名是他理所当然的天赋权利。别说小灰灰了,叫红太狼都没问题。哪怕小灰灰是公的。

        “这个名字……”这个名字可一点都不霸气。所以卓胖子就真的迷惑的,这人真的就是养一头獒当宠物吗?养着一条獒,却没打算卖,又起了一个纯粹的宠物名。难道真如那个老头说的,能识獒,养獒的,都是世外高人?不过迷惑归迷惑,大事可不能出错。

        张成脑子里还在想着怎么处理这事呢,架不住小灰灰又过来了。小灰灰咬住了张成的裤脚,再一次强调了自己“饿饿,饭饭”。

        这只喂不饱的笨狗!

        卓伟弯下腰,想去触摸一下小灰灰的头。架不住这货立刻松开了张成的裤脚,一个龇牙,清楚的表示你敢摸我就敢咬。

        “这狗……这小灰灰厉害呀!”卓伟倒吸一口凉气。这这种反应,这种速度,这种架势……肥嘟嘟圆滚滚的萌货外表都是伪装。他有些忐忑的看着面前的张成。等着他做出最后的决定。

        “我考虑一下。”张成最后这么说道。

        卓伟也没办法,只能先告辞。跪也跪了,哭也哭了,求也求了,但对方显然并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只能说好歹没有被对方直接拒绝。

        看着对方走后,张成打了一个电话给老刘。

        “怎么,张成,有什么事吗?”老刘的声音听起来带着几分笑意,感觉心情很不错。

        “有个事情我问一下,”张成说道。“前几天我在路上遇到一只大狗,比较凶猛的那种。它的主人居然没给狗带链子,于是我把狗打死了……我担心它主人找我索赔。”

        “在市区里遇到的吗?”老刘问道。

        “是的,市区内遇到的。”

        “那就不用赔了,”老刘显然在这方面比张成熟悉。“你有空可以看看东洲市的‘犬类暂行管理办法’,除了极少数对人类无害的犬种,大型犬是被禁止进入市区的。不戴狗绳的话,任何公民都有权打死。这年头,大型猛犬的事情是民不举官不就。真的出事了,不管怎么走法律程序,都是犬主吃亏。被打死都是白死,甚至被打死了还要被罚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