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战犬戎1

第二十五章 战犬戎1

        东方刚刚露出鱼肚白。一队身影小心翼翼的沿着沼泽边缘地带缓步而行。

        因为冬季干涸的缘故,沼泽的水域面积理所当然减少了许多。原本是沼泽边缘的烂泥地,此时也因为水份蒸发和结冰变成了坚实的陆地。这就造成了一条切实可行的道路。

        一阵寒风迎面吹来。这是源自北方的寒流,在这个季节也不多见。这或许预示着不久的将来,一场大雪即将降临。这种寒风可不是开玩笑的,刺骨的寒意贯通脊椎,从头顶一直凉到脚尖。生物若无足够的御寒能力,单单被这种风吹着就受不了。正确的做法就是在这种天气减少行动,找个避风的位置窝着。

        但是这支队伍在严寒中忍耐下来。尽管在风中,他们的毛皮被吹的纷纷扬扬,他们的身体直打哆嗦,但是它们还是坚持下来。没有一个人掉队,也没有一个人出声。其中理由很简单:他们身上的毛皮抵挡了大部分的寒风。对于冬季来说,长着毛皮的生物耐寒能力可绝非裸猿能够媲美的。

        是的,不是衣物,而是毛皮。此时此刻如果有人类在场,估计会立刻喊出“犬戎”这个名字。

        不过很遗憾,这种时间点,这种天气,是没人在野外闲逛的。

        在寒风中前进的,俨然就是一队豺狼人。这些豺狼人全部全副武装,手持各种粗陋但实用的武器,忍受着严寒,用反曲的后爪在冬季干燥的泥土地上行军。

        他们的数量不是很多,也就是二三十个。走在整个队伍前方的是一个身材最高大,装备也最好的豺狼人。他的手持一把青铜长铍,身披有资格被称为“甲胄”的皮革盔甲,头上还戴了一个皮革头盔。虽然它的头部结构和这个头盔的造型并不合拍,但怎么说也是勉强戴上了。和他相比,其他的豺狼人穿着就寒酸得多。他们身上披挂的是粗陋得近乎原始的皮革和金属片,只能说勉强遮住要害的位置。

        但风猛烈吹拂起他们毛皮的时候,就能看到毛皮下方那瘦骨嶙峋的肌肤。这些豺狼人不知道已经饥饿了多久。

        整个队伍在寒风中缓步前进,直到在一处小坡边缘才停了下来。这个小山坡虽然很矮,但是山坡上有个相当大的洞穴,可以遮风。

        大部分豺狼人都进入洞穴避风,但包括领头的在内,两三个豺狼人来到了小坡顶端,用贪婪的目光打量着视野尽头的村落。

        那是一个典型的人类村落,一堵过得去的外墙和几个高处的警戒塔构成了基础的防御力量。这种防御在对付野兽的时候是很有效的防御,但是面对着能使用工具的智慧生物那只能说聊胜于无。此时天色尚早,又是冬季,整个村落看起来寂静无声,只有偶然的几声犬吠证明这个村落并非废墟,而是有人类居住的地方。

        在这个村子里,有食物,有居所,有御寒的衣物毛毯,有他们想要的一切。还有人类,脆弱的,无毛的,美味的,但同时也是危险的诸夏!

        此时此刻,昆吾城中,昆吾大夫穿着简单的衣物,坐在椅子上翻看着最新送来的文件。对于一个领主来说,战争时期总是要特别小心特别慎重。这是一个不小心就会毁家灭族的战乱时代,容不下一点点的松懈和懒惰。

        “西陲大夫又在那边击溃了一支犬戎部落吗……”他轻声的自言自语着。“边城这边也过来了……那么其他被犬戎占据的地区……情况应该已经不可控了吧。”

        “是,大批犬戎部落已经迁入王畿的范围内。恐怕宗周之地,已经非我所有。”信使忧心忡忡的说道。

        之前犬戎是一次军事入侵,说白了是过来烧杀掳掠的,干够了会撤退。但是现在,他们居然开始大规模的部落迁徙……这架势就不妙了。这是想要完全占领宗周之地啊。

        “申候这次已经是诸夏罪人了,”昆吾大夫沉吟了一下说道。“不管他最初到底是为什么勾结犬戎,现在估计已经是追悔莫及。别看现在申候和犬戎还是同盟,但犬戎一旦完成迁徙,申国、缯国就等于孤悬在犬戎群中,灭亡只是迟早的问题。”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将这句话作为座右铭并付诸实践的可绝不只是诸夏。

        “另外有一事,据说犬戎散兵已经集结成贼寇,正在附近掳掠野人。”信使说道。

        “嗯,最近我也在关注这个事情。”昆吾大夫说道。“果然之前逃散的残兵败将现在聚拢起来了吗?也是我最初想的简单了。本以为残兵败将不足为患的……现在看来,果然斩尽杀绝才是正确的选择啊。当时击败犬戎之后,应该纵兵围捕才对的。”

        昆吾大夫之前击败并杀死了大量的犬戎,但那些战斗中也肯定有一部分逃兵幸存的。那些幸存者基本上失去了组织,失去了辎重和给养。本来以为这些犬戎会因为缺乏组织和给养自然而然的死在野外的。现在看来事情没那么简单。

        虽然说野人在大多数情况下并不算是领主的臣民,他们的死活对昆吾大夫来说是不相干的事情。但是呢,如果犬戎通过劫掠那些零散的野人村落而继续在昆吾城领土范围内活跃起来那也是一个麻烦。

        不过,从他们只能掳掠野人的村子就能看出,这些犬戎数量有限而且战力不多。基本上是不会对他的封臣造成什么威胁的。当然,如果封臣本身和兵力都在昆吾城这边,那事情不好说。

        “这些犬戎目前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他停了一下。“清理不是急务。不过……”他又想了想。“张成在休养,不合适。黄公最近也忙,让辛组织队伍在领地内巡视一下吧,看看有没有机会逮住那些犬戎的溃兵。”

        他起身走到窗边,看看窗外,此时却已经天亮了。

        张成睁开眼睛,看到的正是木质结构的屋顶。明媚的光线从窗外照进来,照在他的被褥之上。

        这是他的家……他在这个世界的宅邸。曾经是昆吾大夫的别宅,现在赐给了他。又穿越回来了,张成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卡牌,然后走出房间。

        已经有奴仆为他准备好了早餐和洗漱用品。对这个世界的土着来说,这只是过去了很平常的一夜。

        这是一段很难得的休闲日子,因为张成确信包括今天在内,这段时间他什么都不需要做。他想着,也许自己应该去学一下驾车。想要充分发挥旅法师的能力,他必须具备多种技能才行。马车这种东西虽然说原始,但是似乎也是个用得上的技能。

        骑马他已经入门,汽车也已经上车实际操作,摩托车感觉自己已经学会。但是在这个世界通用的驾车技能,也就是说士人都该懂的“御”,他还是完全不懂。当然他可以用年纪尚小,来不及学习来解释。不过暂时来说,他不会离开这个世界,所以还是得学学驾车比较好好。

        驾驶马车和地球上握方向盘是两码事。和地球上的古代历史一样,这个世界的车辆也是多种多样。按照拉车马的数量可以分为单马拉车,双马拉车,四马拉车,甚至还有六马、八马这样的夸张手段。不过六马八马的性价比太低,基本上就是为了出门装逼用的,不是常用方式。

        不同数量马匹拉车其效能的差异显而易见。而这个世界的战车则一定是四马。

        按照地球历史所说,华国的战车是古代战车中最大最重的一种。和欧非的那些芝麻绿豆大的小战车比起来,这种战车是用来冲击敌阵,兼顾了冲击力、远程杀伤力,机动力和近战的高端重型装备。而那些单人、双人的小战车则压根就是弓箭手的快速作战平台。

        在这个有魔法的世界,事情也差不多。之前张成可能不懂,在学过马术之后,他开始有点明白了——这骑在马上奔驰的时候就根本没办法施法啊!不管是多么平整的地面,这马飞驰的时候都是上下颠簸,影响手势的。

        在这个世界,魔法必须通过手势、咒语和药材才能释放。免药材倒还罢了,但是想要免咒语和免手势……基本上要付出法术降级为代价了。相反,如果是战车上,只需要驭手配合,别特意让车辆猛烈颠簸,那车上的施法者可以比较容易的施法。

        张成已经有一次指挥战车作战的经验了。上一次讨伐淮夷战斗中,张成清楚的注意到战车在战斗中发挥的极大效果。虽然是出其不意,但有限的几辆战车配合步兵,几乎是瞬间就粉碎了蜥蜴人的抵抗。

        应该这么形容,在现有科技水平下,尚未出现能替代战车的兵种。在可预见的有限未来,只要穿越者们不成气候,那战车应该都不会被淘汰。当然真的如南铃计划的,数年之内跳过所有的中间发展,直接点出燧发枪这种未来军事科技,那情况当属另论。

        “我想乘着现在有闲暇,学习一下驾车。”把嘉找来之后,张成这么说道。

        对于君主的要求,嘉是完全不会拒绝的。

        一小会之后,张成就在自己院子里看到自己的战车已经被套上四匹战马。虎臣在边上,小丫头也应该因为好奇而在边上看着。

        张成已经坐过很多次战车了,但是这一次和过去还是不同的。毕竟过去什么都不用管,战车在你身边停下,你直接跳上车厢就行了。而这一次则是要实际去操控马缰绳。尽管张成知道这是在自己的院子里,四匹马不是瞎子,所以怎么做都不会出什么意外,但感觉上确实有点紧张。在上车的瞬间,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一句诗经。

        “叔于田,乘乘马。执辔如组,两骖如舞……”

        “那个……喂,不许进来……混蛋,你们两个笨蛋,快抓住他!”外面传来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张成认出那正是他的主管,也就是躯的声音。

        接着有人冲入了院子。

        不过那个人刚刚冲进来,立刻被后面的人抱住了腰,一个不稳直接摔趴下了。接着,几个奴仆蜂拥而来,将这个不速之客整个压在地上。

        “这是怎么回事?”张成看到闯入的人是个年轻人,不,只是少年。他显然毫无威胁,因为虎臣原地都没挪动脚步。从他和奴仆的纠缠也侧面证明了这一点。两三个没有武装也没有经过战斗训练的男仆就将他轻易按在地上,动弹不得。有人捂住了他的嘴巴,让他说不出话来。

        “公子,抱歉。”躯走了过来。“不知道为何此人突然闯入。我立刻将他赶走!”

        “等等。”张成有些疑惑。在这个真.封建时代,敢闯入领主的府邸可不是什么普通的事,因为领主是拥有司法权和审判权的,把你杀了就杀了,你连喊冤的地方都没有。

        “怎么回事?”张成走上前,问道。看着主人表态,那个仆人松开了捂住不速之客嘴巴的手。

        “张成公子,”这个陌生人大叫起来。“是犬戎……犬戎来袭了!”

        怎么回事?张成可是很清楚之前昆吾大夫和犬戎之间的战况的。别的不说,昆吾城入口处那个京观还在呢(虽然皮肉已经烂光了)。现在昆吾城周边没有犬戎,否则张成也不可能呆自己封地里不是?

        “哪里来的犬戎。”

        “我是边上村子的……”那个陌生人喊道。“犬戎天没亮就来袭击我们了!张成公子,请快救援,否则村子是绝对支持不下去的!”

        这附近有村子?可是当初昆吾大夫赐田的时候就说的很明白了。这周围就是这一个村子。也就是说如果是其他村子的话,那应该是其他人的领地了。张成疑惑的看了看自己的部下们。

        嘉在一边上前一步。“是野人的村子。”他说道。对于领主来说,这些野人的村子实际上不受他们控制,当然保护村子也不是领主的义务。但哪怕如此,如果是犬戎的话……很容易想象那里会发生什么事情。

        张成看了看边上的虎臣和嘉,对于这个问题,土着也许有第二个选择,但是穿越者就没了。

        “上车!”张成说道。他闭一下眼睛,果然面板上出现了一个新的任务。

        “来了!”小坡的顶端,犬戎的首领看着一辆战车从村落中疾驰而出。那双和鬣狗没什么区别的眼睛里闪动着兴奋和贪婪。“果然……”

        只要最强战力的领主及核心精锐部下一走,这个村子就能被攻下来了!

        至于那个小村子……就那么一点油水,他才看不上呢。但用来调虎离山确实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