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战犬戎6

第三十章 战犬戎6

        冬日的黄昏中,战斗的喧嚣终于平静。嘉用脚踢着一个犬戎的身体。踢上去的感觉似乎有点生命活力的样子。为了确保这个生物已经死了,所以他抽出自己的佩剑,一剑划开了犬戎的脖子。不过事实证明了这个生物确实已经死了,它一动不动,脖子新增加伤口里也没流出什么新的血来。

        整个村子已经寂静无声。嘉在做扫尾的工作,也就是补刀。这种事情是领主大人不屑于动手的,只能由队伍中地位最低的人去做。在正统的军队里,也就是昆吾大夫的军队里,做这件事情的是仆役,但是现在他们只有一辆战车,没有从卒,那么做这件事情的则是嘉。

        经历今天战斗后,嘉已经完全不敢奢望“车右”的身份了。之前嘉对于虎臣还是很不服气的,觉得是这个来历不明的家伙抢了自己车右的位置。但现在他已经完全没有这种心态了。他已经在实践中完全明白虎臣和他不是一个档次的。这一战,斩首五十七级。加上之前的两次战斗,今日张成已经馘过百犬戎。其中起主要杀伤作用的就是虎臣。虽然嘉自我感觉自己也立功不小,但他不得不承认对方比他高明许多。虎臣兼具方士和战士之能,绝对不平凡,毫无疑问是一个游士身份。比他这种“匹夫”是高了整整一个档次的。

        不过,补刀并搜刮尸体虽然说并不是什么高尚的活,但确实是肥差。纵然犬戎都是残兵败将,他依然找到了一些财物。包括武器、装饰品和贵金属之类。大东西要上缴,小东西可以私藏。

        现在已经确定,所有的犬戎都死了。

        本来嘉应该砍下上百个犬戎的首级或者至少割下它们的耳朵带回去领赏。可惜的是时过境迁,昆吾大夫已经取消了悬赏令(在西陲大夫的军队抵达后,这个悬赏就被取消了),所以这些犬戎的脑袋和耳朵不能换钱。不过依然可以写成报告,将胜利的消息报给昆吾大夫。昆吾大夫一定会表示高兴的。

        嘉把死去犬戎的尸体挂在战车后面,拖到一个地方集中,准备焚烧。其实把这些尸体丢在这里随便野兽啃咬也是不错的选择,不过既然张成发话了,那嘉必须照办。

        不是什么特别复杂的活,不过五十多具尸体依然要花费那么小半个时辰吧。

        尸体就堆积在村子边缘。不过,以嘉对于主君的理解,估计张成会放火烧掉这个村子的。毕竟这个人类的村庄已经变成了一个臭气熏天的垃圾堆。粪便和食物残渣堆积遍地。这种场面对于土着来说,或许证明了犬戎的野蛮和愚蠢,但在张成眼里觉得犬戎其实过着和人类完全不同的生活。游牧或者游猎民族压根就没有什么处理垃圾之类的概念。

        此刻张成和虎臣则在村口的位置,观察着祭坛的情况。

        从人类角度来说,这是很凄惨的画面。毫无疑问,村子被攻破,所有的居民都成了犬戎的食物。豺狼人在村子中心建了一个小型祭坛,在这里杀害了所有的俘虏。然后把祭品统统吃下肚。这场暴行发生在大概两三天之前。哪怕现在,这里依然残留着俘虏们痛苦绝望中挣扎的一些痕迹。

        在祭坛上方,是神祗的雕塑和象征符号。而这个象征符号张成可是很熟悉了。

        这件事情透露着古怪。

        这些犬戎毫无疑问正是被昆吾大夫击溃的残兵。这些残兵败将在战场上落荒而逃,在荒野中流浪了一段时日,最终在缺衣少食的情况下重新组织起来进攻人类的村子。表面上看起来,这一切都是很自然很正常的事情。但是问题是,这些失去组织的溃兵并不是凭空集合起来的,而是他们之中出现了牧师。

        打扫战场的嘉过来了,将缴获的一些饰物交给张成。果然,这是神祗的徽记……和祭坛上的符号一模一样。张成现在手里一共有五个这种徽记,表示这群犬戎中出现了五个牧师。而且这五个牧师并非来自不同神祗,而是来自同一个神祗。

        神徽的中央,画着一轮圆圆的图案。任何人一眼就能认出这是一个月亮。

        这是姮娥的记号。

        过去张成对姮娥几乎没什么了解,更谈不上什么成见。但是经历了夏墟的一系列风波之后,他知道了这位女神的风格了。

        “把这里烧掉吧,所有的都烧掉,连村子。”张成说道,同时从次元口袋里取出几罐油料给嘉。此时是冬天,天干物燥的,正合适放火。这个满是残骸和尸首的村子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烧掉才是合适的结果。

        嘉离开后,张成召唤出了小熊。和他预料中的一样,对于张成的判断,小熊也完全赞同。

        毫无疑问,这种奇怪的变动源自神战。显然姮娥在和太阴星君的神战中处于不利位置(至于为什么会不利张成和小熊都很清楚),为了扭转局势,这位女神开了一个大招。

        两种可能,一种就是姮娥在特意为难昆吾城(毕竟昆吾大夫和女神过了招,可能被女神记恨),另外一种可能这只是波及。也就是说不只是这些豺狼人溃兵,这种现象在豺狼人中很普遍,有大批的牧师在这段时间中产生了。后一种可能性远比前一种大。毕竟如果将其视为对昆吾大夫的报复,这种做法太小儿科而且没什么意义——就算添加几名牧师,这些残兵败将照样奈何不了昆吾城。

        至于姮娥到底是怎么做的,这是一个谜。就算是身为大灵的小熊也无从揣测。只能推测为姮娥突然之间得到了大量的神力,甚至神力多到没地方用了,所以在自己的信徒之中提拔了一大批牧师。

        “张成,这应该是姮娥留好的底牌之一。”小熊说道。“其实想也知道,祂敢于分身下凡和贰负抢夺神孽,必然有所依仗。祂有着哪怕赌输了也不影响大局的底气。”

        “底牌……这算是胜负手了吗?”听到这个词,张成略有沉吟。

        “应该不算,这么说吧,神战的失败就是绝对的灭亡。灵魂会被镇压在胜利者的宝座之下永世哀嚎,直至世界终末。所以除非认为自己有极大的取胜把握,否则没有神祗会投身于神战之中。只有一张底牌的话可不太够呢,因为有脑子的人都知道料敌要从宽。就连贰负,也知道要拉上盟友撑腰。”贰负显然是小熊很鄙视的那种神祗,有事没事都会拿出来批评一番。

        “确实如此。”张成回答。“也就是说,双方表面上正在交战,但实际上都握着几张底牌没有打出来?”

        “生死存亡之战,任何有理智的存在都会小心翼翼。留着底牌很正常。”小熊回答。“现在看起来姮娥已经翻开了一张底牌。”

        “这种牌干嘛不一开始就用出来?”张成问道。“留着干什么?”

        “这……我就不知道了。这肯定不是正常渠道得到的神力,大概是会有比较大的副作用吧。”小熊回答道。“太阴星君的底牌不就是如此吗?”

        “啊,什么底牌?”张成问道。

        “轻吕。”小熊说道。“这玩意可是很容易引起其他诸神的警戒的。当然这也只是一张牌,太阴星君拥有的牌肯定远不止轻吕这么简单。”

        在说话的时候,嘉已经开始放火,火焰正在升腾,逐渐吞没这个小村子。

        “这下子,未来难测了。”张成说道。

        两个世界的历史似乎再次发生了偏差。在地球历史上,犬戎接下去会受到诸侯联军的痛击,丧失进一步扩张的能力,转为防御。最终秦国受封,并开展了漫长的灭犬戎战争。但在这个世界,尽管之前已经出现了这种趋势,联军占了优势,但现在被姮娥这一招就给扭转过来了。

        所以说有神的世界就是麻烦,神祗随意的做点什么就会在人间产生巨大的扰动。

        现在如果双方来一场大战……张成觉得诸侯联军不一定能取胜了。至少正面作战不行。而且随着时间推移,犬戎一方牧师数量可能会更多,整体战力会更强。而诸侯联军战力再增强的余地很小。难道历史要在这里转弯了?

        “对于这场神战,你知道多少?”张成突然问道。说起来,好像从来没有细致的问过小熊这个问题。

        “知道得不多,”小熊回答道。“只能说,这次神战发生的很突然。和以前的神战有所不同。以前的神战都是双方积怨已久,各自呼朋引伴,组成了一个联盟彼此对峙。对峙很长时间,仿佛冲突试探,最后才爆发神战的。但是这一次不同。”

        “以前的神战?能和我讲讲有些什么神战吗?”

        “以前,屏翳和玄冥曾经因为雨之权柄发生了神战,那是我所经历过最早的一场神战了。另外还有句芒大战少白皋,那也是打得轰轰烈烈。通常每次神战都会把诸神都卷进去,联盟对抗联盟。而这次,据我所知,并没有形成联盟,也许祂们私下里结盟了。毕竟姮娥有隐秘这个神职,很难探测究竟。而太阴星君……话说回来,传说太阴星君拥有‘黑暗’这个神职,祂也应该具备部分的隐秘之能。或许这就是黄熊很难探知真相的原因。”

        “为什么神祗要进行神战?”

        “归根结底是为了神职而战。”小熊说道。“不过黄熊不是神祗,所以并不能真的明白神祗的想法。只能通过道听途说来理解。总之就是权柄的问题,如果有两个神祗拥有相近或者相同的权柄,祂们就很难共存。”

        “比方说……后土和司命?”张成突然想起之前谁告诉他的,关于这两位大神的事情。

        “正解。”黄熊回答。“如果这两位发展下去估计也会做过一场。等到他们其中一个觉得自己拥有足够的力量、资源和盟友,确定自己必胜,或者至少有极大胜率,那就可能发起神战。”

        “另外一方不能拒绝吗?”张成问道。

        “能拒绝。但有相同或者相似的神职作为链接,你可以尝试躲避,但不可能每次躲避。多逼几次,迟早会成功。除非被挑战一方舍弃了自己那个有冲突的神职。可是神职那么宝贵,谁会心甘情愿的舍弃呢?而且就算舍弃,那也不是一下子就能舍弃的。”小熊说道。“参照地球历史,司命和后土的神战最后的胜利者应该是后土。因为司命的名号将消弭于历史之中,鲜少有人提起。当然也有可能是两者两败俱伤,被那个‘十殿阎王’摘了胜利果实。”

        不过张成觉得这个还在遥远的未来……实在不好说。

        “所以我对这次神战了解不多。”小熊继续说道。“姮娥和太阴星君,到底谁是挑起神战的一方?谁又是被动防御的一方?祂们各自的盟友都有谁?祂们潜藏的底牌和杀手锏又是什么?诸如此类我几乎一无所知。唯一确定的就是这两位都不是什么善茬。我只能通过对照地球的历史,确信太阴星君胜利的几率较大。对了,张成,”小熊突然说道。“我感觉到了,你的力量进一步变强,已经能够接触更深的魔网了吧?”

        “啊,是的。”张成确实已经升级了。他现在是11级法师兼11级死士。话说这个犬戎溃兵的任务在游戏里并没有出现。事实上在游戏里,除非是要回来买什么之前没钱买的东西(比方说此刻已经穿在张成身上的魔法皮甲),否则“难民营”这个地图通关后就没有回来的必要了。就算一定要回来,那也不会刷出新任务。现实和游戏显然是两回事。

        靠着这个任务,靠着这么一百多个豺狼人提供的经验,张成这才成功升级。几个豺狼人巫觋真的是功不可没。杀死他们的经验值远比杀死普通豺狼人高。

        这个时候,三个人已经重新上了战车,一边遥望着身后被火焰吞没的村子,一边回家而去。

        虽然一整天都是赶路和战斗,但俗话说“得胜的猫儿欢似虎”。胜利的喜悦会冲淡疲惫。别说人,马都是如此。几匹战车马依然看起来很有精神,至少速度没慢多少。以这个速度来说,他们应该稍微赶那么一两个小时的夜路就能回家。

        “张成,你现在应该有能力用自己的魔法去灵性之域了。”小熊说道。“这需要一个专门的法术。”

        张成轻轻的打开了自己的法术书,从上面找到了小熊所提及的法术:“初级灵性投影”。

        前方,残阳如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