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梦中所得

第三十四章 梦中所得

        梦界和现实世界有着显而易见的关联。

        来多了,问多了,才明白自己最初的想法有很多错谬之处。比方说,在原本的认知里,一个人对应一个梦。但根据小熊和千梦魔君的解说,张成才知道一个人可以对应很多个梦。没错,那些贴着比较近的,十几个几十个梦境,可能就是同一个人做的梦。一个人同时就可以做这么多梦。所以梦的数量远比人的数量多。

        可是有些东西是一下子就猜到的。那就是距离的问题。梦界和物质世界有一定的时空相似,也就是说,张成穿入梦界,距离他最近的就是自己身边那群人,也就是自己封地所在村子中那几百号居民。

        所以张成第二次穿入梦界,理所当然就想去找找昆吾大夫。目前张成在这个世界没什么危险,最危险的大概就是被昆吾大夫知晓了自己穿越者的身份。张成无法确定昆吾大夫届时会采取什么态度。昆吾大夫有可能杀了他,也可能默默接受,可能性一半对一半吧。

        梦境是没有东南西北这个稳定方向概念的,只有前后左右。小熊虽然可以在梦界中自由行动,但是找人不太擅长。相反,千梦魔君在这方面就轻车熟路了。在张成说明昆吾大夫的身份,特别是说明白昆吾大夫是火神祝融的神裔之后,千梦魔君立刻就明白了。

        “祝融的神裔,这个我知道呀!”说完这句话,千梦魔君立刻带着张成和小熊朝着梦境的一个方向飞去。

        梦境没有东南西北,只有前后左右。如果没有这里的生物带路,外来者很容易就会在这里迷失方向。

        “看!”千梦魔君突然停下飞行。“前面有东西。”

        在视野中,可以看到有一个奇怪的身影在一个个发光的梦境中徘徊着。这个东西看起来很小,佝偻身体,双足直立,像是一只小猴子或者诸如此类的东西。千梦魔君发出尖利的呼啸声,冲着那个东西就冲过去。

        那个奇怪生物显然搞不清楚状况,张成看到它呆在原地没动弹,然后被千梦魔君一把抓住,然后就地揉成了一团吃掉了。吃的过程中没流出什么血迹之类,仿佛那不是生物,而是面团。

        “这是什么?”

        “啊,一个人类的精神体,没有魔法护持的那一种。”小熊回答道。

        张成看了看脚下梦境大地。梦境的大地就是那片暗黄色的,仿佛黄泥一样的地面。这里是现实和梦交界的位置。按照小熊的说法,如果张成选择在这片大地上步行,谁也说不准他什么时候会一脚踩空,落回物质世界。

        “梦是一个精神层面的世界,物质无法进入,但精神可以进入。在有些特殊情况下,人类的精神可以在没有魔法护持的情况下进入这个世界。这个人如果不能及时返回,那他就成了梦境生物最好的食物。当然了,这里毕竟是灵性之域的最外层,没有危险,就算被吃掉那也是小事,头昏脑涨精神萎靡个几天也就恢复了。”小熊解释道。

        千梦魔君回来,兴高采烈的继续为张成带路。

        前方又是一大片发光的梦境圆球。

        “就是这里,张成,”千梦魔君说道。“你说的那个祝融神裔就在这里。”

        和张成估算的一样,强者的梦境果然和普通人是不一样的。

        不需要小熊或者千梦魔君的指引,张成很容易就找到了昆吾大夫的梦。

        那是一片难以形容的区域,暗黄色的地面化为岩浆般的赤红,有强大的能量在其中涌动,让小熊都不愿太过于靠近,只是远远的观察。在这片赤红中间,有着十几个梦。它们如火焰宝珠一样,点缀在这片红色的土地之上。这个环境显然有攻击性,就算是千梦魔君或者小熊这样的存在也不愿意接近昆吾大夫的梦境。

        “这就是昆吾大夫的梦啊……”张成轻声的自言自语。果然厉害。梦境距离物质世界太近,所以必然会受到现实世界的影响。

        “他是火神的后裔,有着神力庇护。如果强行接近,就会遭到神力的伤害。”千梦魔君解释道。这种场面可不常见,这就是为什么千梦魔君会记住昆吾大夫所在。

        “会受到伤害?那我要你给他传信呢?”

        “我不能隐秘行动,而是要尽快的得到梦境主人的许可,让他明白自己只是一个信使。”千梦魔君实话实说。“这样的话,他放开防御,我就能安全出入。”

        原来如此。张成开始观察这个区域其他的人。这里对照物质世界应该就是昆吾城,除了昆吾大夫之外,还有一大堆他手下的封臣家臣等。这些人中有很多都是高等级的施法者和战士。他们的梦不知道会不会不同。

        事实上证明张成猜测的很正确。不只是昆吾大夫这样的神裔,其他的强者也是如此。肉搏系的强者,也就是辛,昆吾大夫的封臣上士,张成的同僚,也就是传授了张成死士之道的那位。他梦境宛如套着一个坚钢的罩子,呈现一种金属光泽。按照小熊的介绍,这是他自身坚韧的精神力生命力加上司命神力的体现。这种梦境千梦魔君无法侵入,当然张成这种梦界旅人也看不见他到底在做什么梦。

        还有黄公,黄公应该是一个法师,张成不知道黄公的等级,但他肯定是精英施法者。他的梦就显得七彩斑斓,同样看不清楚里面的内容。按照小熊的说法,这说明梦境的主人长期接触魔网,导致其精神力中蕴含着大量魔力。所以变得无法观察。

        能被梦行者观察到梦的具体内容的都是弱鸡,强者都是有隐私权的。虽然感觉很不公平,但细细一想却也觉得很合理。毕竟这个让人投影入梦界的魔法只是个5级法术。这个级别的法术只能算中等。如果说凭借一个中等法术就能偷窥那些高阶强者的秘密,那这个法术也就太夸张了。哪怕真的如此,那么那些强者肯定也会发展出相应的防护。

        总之,现在张成明白在梦境能做的事情其实比较有限。看上去很神奇,但梦界最主要的价值在于,在这里能够比较方便的观察灵性之域深处的变动。

        就像是站在沙滩上,你就能观察远方海洋上的风浪了。

        这些风浪在物质世界是完全感受不到的。就像张成之前遇到的那场神战余波。这种事情在物质世界上不会造成任何扰动。一个普通人完全不可能知道神战发生了一点小小的波折,某个神祗的一小块神国被打爆。但是张成在梦界,所以他很直观的观察到了这个场面。

        他们已经开始离开梦境中的昆吾城。回到了自己的出发地。

        “神祗在灵性之域的最深处吗?”张成问小熊。他想起了旅法师之书上说的世界分层,最深处的那一层被称为“神界”。顾名思义,显然那地方就是神祗所在之地。

        “是的。”小熊回答道。“神战的真正战斗就是在那里进行的。”

        “那个地方……是类似于这里一样,是投影进去吗?”张成有些好奇的问。

        “不,到了那里,反而精神和物质重新结合起来。去那里的话是真身过去,不是投影。特别是在神国范围内,可以理解为是一个……超凡程度远超过物质世界的现实世界。”小熊用了一种拗口的形容词。不过张成还是了解了小熊想要表达的意思。

        梦界也差不多就这样了,有空……张成突然想到一个事情。他的部下们的梦到底是怎么样的?

        找到部下们的梦虽然耗时,但没有难度,就是一个个的光球看过去。张成看到了虎臣的梦。虎臣的梦境同样五彩斑斓,被魔网的力量浸染。不过比起黄公来,他的梦起码还是勉强可以看清楚一部分。这也从侧面说明,黄公的施法者等级要比虎臣更高一些。

        张成观察了很久,终于勉强分辨出虎臣的一个梦境。在这个梦里,虎臣在和一个不知名的敌人战斗。那是一个很难形容的敌人,上半身甚至于头部都和人类很相似,体格健壮而且同样手持兵刃。不过他的下半身却被遮掩在烟雾之中。激烈的战斗之后,虎臣最终获得了胜利,用自己的那把苗刀,将这个难缠的敌人斩为两截。他站在敌人的尸体上,虽然满身是伤,但依然发出充满胜利喜悦的狂呼。

        “这是什么生物?”张成问身边的小熊。千梦魔君经验不足,也没见识过这种生物。

        “啊,这个是炎帝族裔。”小熊随便回答道。“据说和虎方素来不睦。不过炎帝族裔数量很少,他们也没有如虎方一样建国,现在已经不多见了。”

        炎帝族裔……很陌生的名字。话说犬戎游戏里好像也确实没见识这种玩意。张成摇摇头,转而看其他人的梦境。

        小丫头的梦境简单的多:一大堆数字、程序和文字符号混合在一起。显然在梦中她依然在进行着某种计算。反正张成看不懂她在计算什么。

        嘉的梦境也很简单:他梦到自己获得了张成的册封,成为了一名士人。现在,他成了这个村庄的主人。作为领地的所有者,以及作为新晋贵族,他用领地名作为自己的氏。这个地方没什么正经称呼,平时被称为“沼泽”或者“泽地”或者“大泽”。所以他的正统名字就叫做“泽嘉”。从此在诸夏贵族体系内,建立一支微不足道但全新的分支,光宗耀祖,封妻荫子。

        诸多奴仆和村民各有各自的梦。有些想着购买牛马的,有的想要积攒更多粮食的,有的想要大吃一顿的,有的想要赚钱的,有的想要改行去经商的……等等等等。也许正是人们说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总之不同人的梦境差别很大。有些梦可以看出是做梦人的潜藏野心和欲望,但另外一些梦就是莫名其妙,全无逻辑。

        毕竟,一个人能同时做十几个梦,其中混乱可想而知。

        魔法时间快要结束的时候,张成在边缘看到了一个比较特别的梦。

        别的梦,除了虎臣之外,都是人类的梦。而这个梦则是一个吃人的梦。

        在这个梦里,梦境的主人在大快朵颐,将一个哭喊着挣扎的人类踩在脚下。不止如此,他还用手中的利刃砍下这个人类的四肢,一边吃着肉一边欣赏着对方的哭喊声。

        在同一个主人的另外一个梦境里,张成看到一辆战车被击毁,车轮折断,战马也倒下了。战车和战马挤成了一团,而梦境的主人则在战车的残骸上欢呼着,庆祝自己的胜利。

        麻蛋,居然是犬戎的梦?

        如果是其他地方,张成可能怀疑这是犬戎奴隶的梦。但是他自己的领地他自己清楚,这地方根本没有奴隶。或者说,这个村子里唯一蓄奴的人,也就是张成自己,他根本没有犬戎奴隶。

        果然,还有犬戎在觊觎这里吗?

        上一次张成大概杀了一百来个豺狼人,现在看来还有余党。不过这样倒也可以理解,毕竟比起昆吾大夫击溃的犬戎部众,一百这个数字确实太少了。昆吾大夫前后大概击溃了数千犬戎,哪怕只有十分之一逃得性命,那残存的溃兵也有数百之多。

        但是问题是世界这么大,我这个村子不是磁石,犬戎这些溃兵也不是铁屑,他们为何向这边聚拢?别的地方跑不香吗?第一批你可以说是意外偶然,第二批居然还有那就让人怀疑了。

        一时之间想不到什么特别的理由,唯一的解释就是——姮娥的意志。

        张成在游戏里是玩过牧师的,所以知道牧师有些特殊的“神谕任务”。这些任务都是神灵直接下达,要尽快优先完成。完成得好没什么奖励,但是完成不好或者是过了任务期限之类,你会直接掉牧师等级。你辛辛苦苦打怪杀敌赚经验值才提升的牧师等级,就这么被神祗蛮不讲理的削掉了。苍天啊,这还有正义和公理吗?玩家只好凄凄惨惨戚戚的选择读盘(当然游戏里的任务,哪怕没金钱和物品奖励也有经验值可拿。多少是一个安慰,现实可非如此)。

        如果现实对比游戏,意味着姮娥可以强行要求祂的牧师来这边,不容拒绝。

        “这是不是和姮娥有关?”张成看向小熊。终究,太阴星君没能隐瞒下全部……姮娥已经知道我和小熊的事情了。不过从祂这种小儿科的举动来看,祂哪怕知道,也只是知道部分。

        “很有可能。”小熊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