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造纸术

第三十八章 造纸术

        雪地限制住了双足直立猿的活动能力,让他们奔跑活动的速度大大下降。但是积雪并未限制双足直立猫的活动能力,至少看不出来。折合成地球时间,整个过程大概五六分钟,雪地里就遍布了卧倒的尸体。

        几乎没人能在罗刹妖面前抵挡一个回合以上。这不仅是战斗技巧和力量速度的压倒性优势,也是士气方面的压倒性优势。这些不知道是野人还是野盗的家伙在确认对方是虎方之后,完全没有战斗的欲望,都在尝试用最快的速度逃走。可惜他们跑不掉。

        虽然事先早就知道罗刹妖的厉害,但是现实证明张成还是低估了这种生物的灵活程度。哪怕在雪地这种环境里,他们依然速度快的吓人。

        张成突然想到,如果有更多的罗刹妖卡牌,那就厉害了。毕竟在这个世界,虎方可是一个很出名的种族。张成不知道虎方有多少人口,但是既然建立了独立势力,既然能占据一方,那怎么说几千几万人口肯定不在话下。

        “虎臣,我能招揽更多的……”张成琢磨了一下自己的用词。“你的同族为我效劳吗?”

        “抱歉,张成公子,这件事情上我不能帮上什么忙。”虎臣回答道。“我们一族都很傲慢,轻易不会臣服于外人。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他们沦为俘虏。如果我的同族被你俘虏,或许我可以尝试说服他们为你效力。”

        果然没那么简单。张成也明白,这种强力的卡牌很难得。这也让他明白另外一件事情,或许他可以找普通人类做成卡牌。不过这个念头一闪而逝,说实话,以普通人类的战斗能力,他不觉得要比狼强多少,而且麻烦更多。但如果是那种一骑当千的强者,那估计和虎臣一样,可遇不可求。

        话说他现在有食尸鬼作为炮灰了,应该去抓精英。问题是张成真的不知道什么地方有精英可抓。这事只能先等等。他必须要去神战看看,了解一下局势。他们作为盟友而不是炮灰参战,理所当然可以随时退出。不过虽然小熊没提,但张成也明白,以太阴星君这种算无遗策的本事,这个“随时退出”估计也难。倒不是说怕对方强行限制你,让你不能离开,逼你卖命。这不是太阴星君的风格。但到时候又会有什么特别的手段迫使你卖命。

        风元素将他们降落在距离村子比较近的位置。在白天,两个人的身影很快就被上面的看见。两个人走到村口的时候,村子的大门就已经被打开来。

        虽然只是一种很简单的,理所当然的事情,但真的给张成一种强烈的归属之感。这里是他在这个世界的家。

        “张成哥哥,回来了?”小丫头拿着画笔欢迎张成。她的画笔很简单,是鹅毛笔——也就是利用禽类最长的翎毛沾墨水。不过张成不确定这是什么鸟类的羽毛。

        “你在干嘛?”张成问道。他注意到小丫头面前的皮质纸张——话说这段时间小丫头一直很乖很认真的在学习语言和文字。全身心投入别无他顾的那种。所以存在感低得张成都几乎忽略了她。不过现在感觉……张成花费了一小会才意识到小丫头说的不是地球语言,而是这个世界的土着语。

        “那个……你能……能对话了?”

        “目前只能勉强对话!”小丫头说道。“看我的计划,怎么样?”

        张成注意到皮革纸张上画着的图形,数据以及一些原材料。

        “这是?”张成哪怕不懂也很快看出来,“造纸?!”

        “是的,”小丫头回答。“造纸作坊。”

        “这东西有什么用?”要是和平年代倒也罢了,但这是战争年代啊。

        “赚钱啊,同时也为了能做点什么。”小丫头笑了一下。“南铃觉得我们应该是救世主或者拯救者,我不认同她的看法。穿越者不合适站在舞台的最高层。但你不觉得在细微之处悄然改变世界是一个很酷的想法吗?”

        好吧,事实是张成并不觉得。也许几天前小丫头这么说他会有共鸣,但是现在,面对着神战的威胁,张成觉得自己最好还是先保住性命再考虑其他。当然话是这么说,他也不会反对小丫头的想法。说到底,在这个落后的世界提高生产力,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

        “你能确定纸有市场?”张成问

        “上次我在夏墟那里仔细观察过了,在游商交易的货物中,皮质纸张是绝大部分游商都会涉及的买卖。这种东西赚的不多,但胜在完全没有风险。随时可以变现出售,所以我想,造纸是目前最合适赚钱的技术。”

        这也很正常,简牍这种东西终究太笨重太不方便了。不止如此,简牍只能写字,不能作画,实在限制多多。而且造纸的好处是技术难度其实很低,就算是这种蛮荒年代也很容易实现。

        “你不是说想学习魔法吗?”

        小丫头看着张成,充满希望的问道。“张成哥哥,你能教我?”

        “其实那个……”张成不是不想教,而是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学会魔法的。这种体验显然没办法传授给其他人。理论上,除非穿越者和土着一样的方式学习魔法,否则他们之间并不能互相传授。“等你语言学会了,能够正常交流了,我可以带你去找导师。”

        第一幕难民营三个传授魔法的导师,对游戏玩家来说,选谁就职都可以。但是放在现实里小丫头找老师,毫无疑问那个居住在昆吾城的女巫是最合适的人选。游戏里这位女巫是看你声望的,你声望不够她就不会理会你。不过游戏归游戏,张成觉得如果自己带着小丫头上门求学,那个女巫应该不会拒绝。因为这个世界的观念就是如此。就像是他第一次见到辛的时候,对方就行了大礼。

        “太好了!”小丫头很高兴的说道。然后她开始继续画造纸作坊的图纸。她一遍画一遍哼着张成完全没听过的曲调,很快沉浸其中。

        张成没有打搅她,而是回到自己的房间。今天还有很多事情,他要为自己制造更多的法术牌。

        生物牌是旅法师的最重要卡牌,但法术牌也是不可或缺的重要资源。至少张成知道,如果有治疗卡牌的话,他的前任也不至于死在贰负的突袭之下。

        张成离开后,一个年纪较大的女仆走了过来,好奇的看着小丫头画的东西。她看不懂这画的是什么,但是另外一些事情她懂。

        “那个,主母为何不多多亲近公子?”她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也想啊!”小丫头轻轻叹了口气,低头看了看自己简直和飞机场没什么两样的胸脯,外加又干又瘦又矮的身体。话说在地球上的身体好歹还是有那么一点料,虽然比不上姐姐,但至少靠着服装能托出一些曲线,可爱路线不用说,性感路线也能蹭蹭一点擦边球。而这副身体……就真的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了。别说性感路线,可爱路线都没办法走。地球上如今以瘦为美,但小孩子瘦了真的不好,别说正常人了,恋童癖估计都没兴趣。

        话说这段时间以来吃的多吃的好睡得好,身体似乎已经稍微稍微圆润了一点点,但那最多也只是补补欠下的旧账罢了。事实上,在这个年纪的正常女孩都要比她好。哪怕是这个世界都是如此,更别说地球了。所以小丫头现在已经深刻明白,哪怕自己不穿越,这个身体的原主人那也是活不了多久的。所以她虽然穿越了,夺取了这个身体,但她无需背负什么原罪。至少她自己心里可以很坦然。

        “主母不必太介怀,都说张成公子是有德之人。”女仆说道。“再过几年一定能琴瑟和谐。”

        “当然。”小丫头回答道。“东西拿过来了吗?”

        张成已经回房间去做卡牌了,但是如果他在这里,他一定会很惊讶。因为小丫头说话已经比较流利,和人说话除了有一点口音上的差别外,已经没什么不同。而这一点口音上的差别也丝毫不影响沟通。

        女仆递过一个木头的杯子。杯中是白色的乳液。虽然此时是寒冬,但端在手里就能感到这液体尚有余温。这是羊奶,最新鲜刚刚挤出来的那种。小丫头不再犹豫,举起杯子,咕嘟咕嘟就把里面的东西喝了个干净。

        “谢了。”小丫头随口说道,吓得对方赶紧行了一个大礼。“这是隶妾应该做的。”

        “家里有几只羊?”小丫头问道。这杯羊奶下肚,虽然羊骚味比较浓,但整体来说口感还行。

        “二十五只羊,”女仆回答。“开春之后,应该能有三十只了。”

        总之这种地方,一天几杯羊奶是绝对没问题了。她低头再看看自己的胸脯,三年内能有较大发展吗?好像依然没什么自信。哪怕有了充足的羊奶也一样。哎,算了。这里虽然不行,但不等于地球上不行!三年时间,不敢说超过姐姐,但至少也能达到可以比一比的程度。

        “主母要是喜欢羊奶的话,可以买一些羊来。”女仆提议。

        “啊,有钱吗?”小丫头随口问道。这件事情她知道,张成所有的钱(也就是“贝币”)都随身携带了。虽然说男人的钱就是女人的钱,但是眼下她确实不知道张成有多少钱。按照这个世界的规则,家庭财产收入都是女人负责的(也就是经典的,古今中外通用的“男主外,女主内”模式),但或许她得等到明年秋收的时候才能积攒起合适的资金?

        借款什么的,估计也不合适吧?就算想要,这里也没银行呀。

        “公子上次回来,带回了很多马。”女仆说道。“听说昆吾城中缺马,但羊很多。”

        用马去换羊吗?而且不止是羊,造纸作坊需要的东西还很多。不过考虑到战争年代,马可比羊有价值得多。小丫头考虑着这个问题,看着面前的设计图纸,最终决定设计几个版本,以适应不同投资。有钱一套方案,没钱可以另外一套方案。

        “对了,你上次说,你怎么变成隶妾的?”她一边思索着设计图纸,一边顺口问道。

        “那个……是隶妾的丈夫……”女仆回答道。她的事情其实很简单,那就是被丈夫牵连。至于她丈夫为什么犯罪呢,不好意思,她也不知道。

        这个世界的法律并不是公之于众,让人人都知道不能违反。法律只在有限的人中传播,通常就是贵族。而且绝没有“不知者无罪”这种事情。平民中那些“国人”还好,至少还能有渠道知道一些法律的一鳞半爪的,稍微小心谨慎一点就不会触犯王法。而野人就糟糕了,经常就有这种那种理由被抓起来。

        所以他们全家都被贬为奴隶了。

        不过幸好,哪怕奴隶,那生活也是有高下之别的。虽然变成了奴隶,她倒没有吃什么苦头。特别是换成张成作为这里的主人后,情况反而变得更好。他在自己领地里也呆了一段时间,所以大家也都明白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张成从不打骂惩罚奴隶,甚至说话都用很平常的语气(而不是居高临下的口吻)。对于偷个懒之类的,那也是睁只眼闭只眼,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总之,以这个世界的标准而言,是一个很宽容的奴隶主。

        小丫头再听了一次女仆的故事。这个世界果然是蛮荒原始的世界,也就是说是统治者肆意妄为的世界。在这样的世界里,穿越者想活下去可真的不容易。

        她开始在纸上写上一个新内容,关于这次造纸作坊果然还要考虑更多。除了经济利益还要考虑其他法律风险……她不能给张成哥哥添麻烦。

        下次穿越回来的时候,她想着。差不多就基本掌握了这个世界的文字了。她就能去试着学习一下这个世界的超自然能力,也就是魔法。

        说起来,在这个世界虽然都在一起,但是在地球上,双方已经分开多久了?嗯,几个月了吧?按科学理论,三个月时间的分离,就足够让人印象开始模糊,不记得细节,只记得最鲜明的印象。一年时间就产生疏远。两年时间,哪怕本来很熟悉的人都会产生明显的距离感。

        也就是说,必须想办法再见到才行。越快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