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神战的准备2

第四十七章 神战的准备2

        下午时分,张成再次见到了昆吾大夫。

        昆吾大夫的情况比上一次见面进一步好转。如果说上一次还能被称为“大病未愈”,那么这一次的情况大概就是“大病初愈”了。可见上一次和姮娥的战斗虽然是吃了大亏,但是并未伤损根本,此时哪怕不是基本恢复,也是恢复大半了。

        这只是一次很简单的见面,看似交流一下关于前线,关于战局,关于犬戎以及关于昆吾大夫这边下一步打算的事情。原来的张成只是一个下士,是没资格参与这种大战略问题的。但现在他已经被提拔为上士,情况那就完全不同了。

        昆吾大夫先是赐地,又是赐爵(上士),更是赐下了祝融之血这样的宝物。虽然祝融之血被张成拿去当源牌用了。不过此事总要给一个交代。

        不过幸好,昆吾大夫并没有太多的遗憾之色。显然张成没能成为祝融的神裔,已经在他的预料之内。祝融之血终究是有几率,而不是必然生效的东西。而且这个几率并不算很高。

        君臣二人简单的聊了几句,简单的开场白之后,昆吾大夫就把话题转到了战局之上。尽管之前诸侯联军打算对犬戎发起一次猛烈的打击,改变前线对峙的整个局面。但是占卜的结果是不吉。再加上冬日的影响,所以一时之间,原定的计划只能暂时取消。

        在地球上,古代出征之前占卜也许只是一种迷信。但是在这个世界,这可是真实有效的方法。

        谈及此事,昆吾大夫显然有些唏嘘。他又说起犬戎趁着冬季大规模迁徙的事情。这一番情况可能真的不妙了。

        昆吾大夫没有开历史预知挂,所以并不知道地球上这段历史。但是就当前的情况来看,怎么着都不是很妙啊。诸夏周边的异族,无不因为犬戎的胜利而蠢蠢欲动。无论是实力依然强大的东夷,还是一直都很难对付的长戎、山戎、白狄、赤狄等,亦或者虽然野蛮落后,但潜力巨大的南蛮,几乎都有所行动,至少是有所准备,令人高度不安。在不知不觉之中,似乎有一股隐隐联盟起来的趋势。

        如果真的这个联盟形成,那后果……只能说不堪设想。而打破这个联盟的唯一办法,至少是眼下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取得一场对于犬戎的大胜利。

        “大夫,”张成听着昆吾大夫述说告一段落,这才小心翼翼的问道。“您可听说神战之事?”

        “神战?”昆吾大夫一脸惊愕之色。显然张成知道此事让他大为惊讶。“你居然知道了。”

        “嗯,因为某些缘故,意外得知。”

        “此事不可外传。”昆吾大夫叮嘱道。“哎,诸神扰动,实乃万事之源。”他叹了口气。“今日之事,皆由千亩之战而起。”

        “千亩之战?”张成回去地球后也是恶补了一番历史的,所以有点印象。“是那个姜氏之戎……”地球历史记载,周宣王亲自率军进攻姜氏之戎,在千亩这个地方遭遇大败。

        “姜氏之戎是犬戎一支,”昆吾大夫说道。“周室大败,丧南国之师。宣王都是受伤逃回来的。此战之败,就是由姮娥而来。因故,周室视姮娥为邪神。”他再次叹了口气。

        张成越听越玄乎。原来如此吗……在地球上,千亩之战只留下很稀少的记载。张成记得,周宣王晚年的时候,对于西戎胜少败多。比方说打太原之戎,打奔戎、条戎等等都是失败。到了打姜戎的时候,更是遭到了千亩之战的惨重大败,整个周王朝军队的主力部队,也就是“南国之师”,全军覆没。历史学家推测这是因为周王朝经过了周懿王、周夷王、周厉王等一系列昏君统治后,赏罚不公,横征暴敛,奢侈腐化外加穷兵黩武,实力已经大规模下降。对外还是对内都不稳,而“国人暴动”、“诸侯不朝”等等无不进一步削弱了周王朝的实力和威望,此时对于西戎已经没什么特别的优势。事实上宣王还能主动出击,宣王之后,周室就在和西戎的战争中处于守势了。

        但是在这个世界,似乎另有原因。也就是说,南国之师之所以遭到惨败,和神祗有关。而且,姮娥似乎是主要的关键。

        但是听着这个历史话题的时候,你会觉得有点怪异。按昆吾大夫的说法,那么在千亩之战前,姮娥似乎也是周室敬拜的正神……那为什么姮娥要帮助西戎?是因为某种动机,亦或者只是一时任性?

        以张成目前了解到的,其实这个世界的神祗并不非要凡物的信奉不可。神祗可以从神职之中得到力量(所以神职越多,神祗就越强)。凡人的祭祀只是一种补充。除非是神战那种特定情况,否则有它不多,没它不少。如此一来,好像姮娥真的有任性妄为的资本。

        可是面对这种情况,难道周室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吗?不能反制神祗的任性?如果没有,那“天子”这个名号还有什么价值?

        昆吾大夫注意到了张成的表情,也看穿了张成的问题。

        “夏商周三代,天子之位依旧,然而……”他重复了一下。“实则已经大不相同了!”

        张成没有追问,因为从昆吾大夫的神情看出,昆吾大夫显然不打算继续讨论这个问题了。

        “最近可能有要事。”昆吾大夫突然话题一边。“需要你替我远行。”

        “啊!”张成一惊。远行?就是让我作为使者或者信使之类的意思吧?不过这年头,确实只有心腹之人才合适充当使者之类。张成此时为昆吾大夫出使,倒也是符合此时他身份地位的正常工作。“谨遵大夫之意。”

        昆吾大夫点了点头。“听说你订婚了?未婚妻现在在那边?”

        “嗯……”这种情况下张成不能否认。昆吾大夫问这个问题肯定和刚才说的“远行”有关,否则他要是出远门了,小丫头怎么办?如果他承认的话,那么昆吾城中上下肯定会照看着小丫头这边。至少不会出现安全问题。

        “你那个未婚妻是什么人?”

        “萝……氏。”张成总算控制住了自己,没说漏嘴。话说这个世界有萝氏这种姓氏吗?

        不过昆吾大夫显然不打算细细追究小丫头的身份。既然这么说了,他也就不问了。蛮荒时代男尊女卑乃是常态,没人会太关心女子出身来历,只要确定女人身份地位和男人匹配就行了。此外,这个年代毕竟交通不发达,一旦远嫁,那回家的机会是很少的。最重要的是,张成被提拔为下士、上士都只是近期的事情,之前他的身份是游士。以游士的身份,哪怕娶个庶民的女子那也是正常的。所以说此事无需追究,更不可追究。

        又说了一些关于战局的情况,讨论了一下两位王位继承人的情况,张成就告辞离开了。出门之后,他几乎是第一时间拿出了“初生神灵”。他即将去神战的战场,那么搞明白这场战争的前因后果,搞明白双方各自的布局就很重要了。就算是当一个棋子,那也得知道自己所处的位置角色才行。

        “姮娥和周室是不是很久以前就有矛盾了?我是说,百年左右?”

        “这个我知道的不多。”小熊回答。“黄熊大部分时间都潜伏起来制造神职,对这些细节方面了解真的不是很多。”

        这个也对,黄熊实际上是隐居状态。要说改变世界的大事,特别是涉及灵性之域的事情可能还有些耳闻,但那些小事,比方说姮娥被周室宣布为邪神之类细节问题,就知道不多了。另外,黄熊终究是个一个大灵,对很多事情并不感兴趣。

        不过幸好,张成这边还有一个可供询问的对象:黄公。

        黄公就在昆吾城里。前面说过,他是昆吾大夫的老牌心腹,虽然有自己的封地,但实际上日常起居都在昆吾城这边。而且这段时间昆吾大夫虽然在城里,可是因为养病的缘故,所以大部分事情还是由黄公代为处理的。

        不久之后,张成就在昆吾城城堡的另外一处见到了黄公。

        “张成公子今日是来拜见昆吾大夫的吗?”黄公也发现了张成身体没什么变化,这说明祝融之血失败了。虽然有些惋惜,但这也是常态。祝融之血生效的几率并不特别高。几句闲聊之后,张成就示意黄公让身边人退下。只剩下他们两个。

        “是的,刚刚大夫提及一件事情,我年少无知,颇为迷惑,所以想向您请教。”张成用自己能用的最客气的口吻说道。

        “啊,张成公子何必如此客气,只管问就是了。”

        张成将自己心中的疑惑说了一次,“昆吾大夫说,夏商周三代,天子之位虽然在,但其实已经大不相同了。这句话我不懂。”

        黄公迟疑了一下,不过最后还是回答了。

        “张成公子也是方士,我就不瞒了。你知道据说上古之时,天子可封神?”

        张成对这个世界的历史了解不多,但对于地球历史可是看了很多的。地球传说,黄帝晚年天降飞龙,接他直接登天。据说一些黄帝的近臣,抓着龙角龙爪龙须,都跟着一起登天了。所以他点了点头,回答了一声。“我听说过。”

        “因此上古之时,天子和神只也没什么太大区别,甚至可平等对话。但后来到了陶唐时代,其时虚空封闭,魑魅魍魉绝迹,”黄公尽量言简意赅。“天子已经难以封神。所以天子和诸神相比就有差别了。但是夏禹治水,平九州,有大功于天地,本可封神以酬功,但夏室放弃了这个机会,做出了另外一个选择。最后的结果就是夏室家天下。”

        张成想起之前那个半神幽灵“童律”提及的夏室,黄公的说法有所不同。但加上小熊的说法,结合自己在夏墟之中的经历,开始明白过来夏室家天下其实也很难。地球历史上很难,这个世界历史上更难。而且现在他明白,夏室其实也比较贪心,又想要封神,又想要家天下。可惜最后的结果是两个目标都没能实现。

        “夏室为天子,家天下,诸神共同立约为证,不得干涉人间。”黄公说道。“而且为保障夏室江山,设计了种种手段。九夷之师就是之一。九夷无法抗拒夏室的征召。夏室有命,九夷必为前驱。所以太康失国,少康就可以复国。无他,酬功而已。”

        张成点头,表示明白。毕竟家天下是一个大变革,新事物的出现并不是一下被所有人接受,不管是夏禹还是夏启都看出了这一点,做出了很多准备。可惜最终证明一切都没用。

        “可是虚空既然封闭,魑魅魍魉绝迹,诸神便不一样了。”黄公摇了摇头。“神只之位越发尊贵。偏偏夏室仗着昔日约定,常常反制诸神。天长日久,夏室就成了一些神只眼中的障碍。不止如此,诸神庇佑各族,而夏室却以诸夏为先,矛盾渐渐增长。最终……夏桀无道,将所有积累的问题一起引爆。夏室灭亡虽然是夏室自己的缘故,但背后诸神之手清晰可见。据说,殷人那也是和诸神定下了密约,从而取而代之。所以这殷商比起夏室来,对诸神的影响力就下降不止一筹了。”

        “殷商建立,殷人也知道诸神难测,所以他们转而依赖帝灵。天子虽然同样无法封神,但殷人研究出了将死去天子提升为大灵,也就是帝灵的办法。依靠帝灵的力量,他们可以完全撇开诸神,肆意妄为。但最终……诸神忍不了了。”

        黄公所知和小熊有所区别。比方说小熊认为殷人是打算将所有帝灵一口气晋升为神只,直接建立一个强大的神系,从而引发诸神的嫉恨。而黄公则认为这是因为殷人有了帝灵后根本不需要鸟诸神,引起诸神嫉恨。这应该是角度的问题。或许两者兼而有之。

        总而言之,最终殷商的所作所为照样引发了诸神的不满。于是,以武王伐纣为契机,新一轮改朝换代到来了。那就是牧野之战。

        至于这一场牧野之战,小熊知道的就相当详细了。因为黄熊就是亲临现场的吃瓜群众之一。几乎是看到了整个过程,也毫无疑问的推测出了真相。

        按照黄熊的说法:诸神虽然没有亲自下场,但是其实和亲自下场也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