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节 微澜4

第六十五节 微澜4

        两个人夺门而出,跳上了自己的破小巴。幸好这小巴车破烂归破烂,性能还是很可靠的。关键时刻没有掉链子,打火那是一打就着。油门一踩,车子就猛的窜了出去,沿着来路疾驰。

        “吓……吓死我了!”跑出好一段路了,开车的旅游帽这才稍微回过一点神来。“这什么狗啊!刚才那一口要是被咬中就真的完了……”

        副驾驶座上的帆布手套却没有回答,一声不吭。旅游帽感觉不对头,扭头看去,却见帆布手套脸色苍白,手指剧烈颤抖着,指向前方。几秒钟后,旅游帽才意识到同伴所指的不是前方,而是汽车的后视镜。

        “追……追……追过来了!”帆布手套的声音已经不像是人声了。“那……那玩意……”

        什么?旅游帽赶紧看向后视镜,

        天色已经黑了,但马路上路灯明亮。路灯的光芒下,通过后视镜能够清楚的看到后面那个狂奔而来的小狗。那玩意哪里是狗啊,至少狗不可能跑出这种速度来。旅游帽的看了看车速,自己的车速不慢,已经超过七十码了,和后面追兵的距离却越来越近。

        情急之下哪里还管得了什么交通规则之类了。他油门一踩,汽车迅速加速到了90码。这也是这辆小破车常态下的最高速度。但是后面那条狗的速度也进一步加快。那种奔跑的架势简直像是悬浮飞行的子弹:只见小狗四爪在地上略略点上一点,就凌空飞上十几米!若非亲眼目睹,你简直无法想象一只幼犬能跑出这种气垫船的架势来。而这种奔跑方式速度太快了,丝毫不逊色于猎豹。

        旅游帽惊恐之下狂踩油门,车子速度被提到一百一十码了。对于这辆破车来说,这速度已经不是它的正常速度,已经超越它的常态极限了。这种速度下会有什么后果,就连旅游帽自己都不知道。

        “帮我看着后视镜!”旅游帽大声喊道。这种速度对好车无所谓,但对于这辆破车那是超极限发挥,整个车子都在发抖。他必须集中精力抓紧方向盘才能维持。为了保持这种速度,他已经没有闲暇看后面的情况了。“甩掉了吗?”

        “……没……没看到了。”帆布手套那也是吓得够呛。但是总算还能做出正确反应。

        旅游帽保持着高速又开了一会,他确信自己至少会因此接到不止一个超速罚单。当然现在的他也丝毫不在意这种小事了。要钱的事情严重还是要命的事情严重他很清楚。他终于抽出空来,脱掉了自己的被撕破的外套。刚才那一下他至今心有余悸,那种力量……一口将结实的夹克衫给撕扯开来……那根本就披着狗皮的怪兽。

        必须要说他很幸运,因为首先,这里是郊区,晚上的时候车子少——黄昏的时候会有那么一阵子下班车流高峰,但现在高峰早就结束了。而这条路则是去年才整修过的新路,路面平整,没有什么大坑小坑。在这种路面情况下,这辆破车才能开到这个速度。事实上,如果这里是那种烂路面,他估计自己是甩不开那个怪兽的。

        “该死,那是什么狗!”旅游帽也算是从最初的惊惶中恢复一些过来了。“难怪值三百万。”

        说话的时候,他看了一眼帆布手套……前面说过,帆布手套掉了一块肉。本来他们还能赚个三百万来补一下,现在看来这个亏是吃定了。

        车子突然猛的震了一下,似乎是磕着撞着什么,又似乎是路面有个凸起,让车子跳了一下。如果是往常,那么旅游帽会无视这种小事——开车的人都知道,这种例子太多了。但是现在某个不祥的预感已经弥漫心头了。

        该不会是……不,不可能的!这种车速,怎么可能追上来。传说猎豹速度最高能达到120码,但是猎豹维持这个速度的时间只能用秒来计算。他刚才开车跑了多久了?怎么都有十几分钟了吧。而且刚才双方也在马路上较量过速度了。可以看出,那狗的速度虽然可怕,但血肉之躯压根不可能和钢铁发动机比速度。人类终究是万物灵长。

        “去后面看一下,是怎么回事。”他示意副驾驶位上的帆布手套。

        帆布手套这个时候也缓和下来了。刚才的他还全身颤抖,现在好歹恢复了行动能力。他答应了一声,从副驾驶座向后爬去。他慢慢的爬过狗笼——不知道多少狗曾经以奄奄一息的状态被关这个笼子里,送进了狗肉馆。这个笼子几乎没洗过,所以那种狗的臭味比较浓。不知道为什么,在爬过狗笼上方的时候,他似乎听到了那些狗垂死的吠声。手上受伤之处的痛楚莫名的增加了几分。

        话说刚才在副驾驶座上还没什么感觉,但爬到车子中后位置的时候,他确实听见了一些不正常的响声。这个声音很像是车子底盘挂到了某个麻袋或者塑料袋之类东西,这个玩意正在摩擦地面。这种情况对于汽车来说很常见,但眼下不知道为什么让人很不安。

        他继续爬过那些工具和杂物,来到了后窗的位置,隔着窗向外看。前面说过,此时虽然入夜,但是这段路的路灯照明情况良好,所以倒也能看清楚四周。车后面自然是空空荡荡的,并没有什么东西。不过那个刮擦声不断,让他本能的尽力向车下的方向看过去。

        旅游帽听到车后的同伴发出一声尖叫,吓得差点方向盘都脱手了。

        “怎么回事?”他一边把好方向盘,一边问道。

        “那……那个……追过来了!不……不是追过来……它……它挂上车子了!”

        隔着后窗看去,正是小灰灰那双因为愤怒而充血的双眸。它此时此刻一双肥肥的前爪搭在车子后方的一个凸起位置,整个身体都悬空了。刚才的声音正是小狗被惯性和风吹动,身体不停摇晃撞击车尾的声音。

        “什么?!”旅游帽一惊。怎么可能?它明明被甩开了!几秒钟后他意识到可能是这头叫王中王的小狗抄了近路。它怎么知道路的?话说哪里来那么大的仇啊,这么死缠不放!

        旅游帽开始控制着车子左右摇晃,试图把小灰灰甩下车去。他的车技不差,整个车子在他的控制下剧烈左右摇摆,别说车后了,就连车厢里的帆布手套那也是站立不稳,反复摔倒。

        “怎么样?”摇摆多次之后,旅游帽冲着同伴问道。

        “不……不行……它在咬车子!”帆布手套的声音了夹杂着难以形容的惊恐。“一块块的咬下来……它要在车子后面挖个洞钻进来!”

        旅游帽清楚的听见车子后面那种塑料和金属碎裂的声响。那声音让他毛骨悚然。不用问也知道,那条小狗正在一口口的将车子后方的车体撕开,扯下。只要一会,这怪物就能在车身后方硬生生咬开一个缺口,从而钻进车子里来。他完全不敢想象那种怪物钻进车厢会有一个什么后果。

        “快,打电话报警!”旅游帽提醒同伴道。命比什么都重要,宁可坐牢也不能送死啊!

        “来……来不及了!”帆布手套的声音里都带着哭腔了。“现在干啥都来不及了!这家伙咬起车子来贼快!”

        “我想起来了,前面那边有个派出所!”旅游帽想到了派出所,立刻镇定了不少。派出所里有警察,有枪。这种怪物也只能用枪来对付了。

        伴随着一声令人牙酸的金属破裂声,帆布手套看到那只小狗一口从车上扯下老大一块。那肥嘟嘟圆鼓鼓的身体下面是丝毫不逊色于猛虎的力量。它脖子一扭,将金属碎片丢到了马路上。拆掉这块之后,原本平直光滑的车子后侧被硬生生的挖出了一个足够它容身的缺口平台。小灰灰前爪稍稍用力,直接上了那个平台。刚才只有两个前爪勉强搭着车后的情况下,它照样能撕扯开坚固的车体。任何人都明白在它有了一个立足之地后会发生什么。

        这头魔兽四爪稳稳的站着,向上隔着窗户看了帆布手套一眼。眼睛里闪动着摄人的寒光,你绝对不会怀疑它要咬死你的决心。

        完全无法理解这么一只狗哪里来这么大力气,完全无法理解一只狗哪里来的这么大仇恨,也完全无法理解这狗怎么就能把车子给咬穿了呢。但不理解归不理解,车子后面已经被扯出一个大缺口了。那狗已经开始进一步撕扯车体。

        帆布手套突然之间情绪崩溃了,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向他所有知道的神佛祈祷。从观音如来到城隍土地,从耶稣基督到圣母玛利亚。总之,他把自己此刻能想到的所有超凡存在都祈祷了一番,只要他这次能逃得性命,他绝对洗心革面做个好人。

        “快,看一下,我们到派出所那边还有多少时间!”旅游帽更冷静一些,狂喊着提醒同伴。帆布手套一边哭一边拿出手机。车后连续不断的传来金属、皮革、塑料的撕裂声,而他就在这声音中用某导航软件找到了答案。

        “目前车速五分钟!”帆布手套如一个受委屈的小姑娘一样一边抽泣一边回答。

        “五分钟……”旅游帽突然吼了一声。“我们必须撑过五分钟!快,打开车厢灯!”

        一声可怕的金属撕裂声响起,通过后视镜,他看到车子后面出现了一个缺口,那个怪物就要进来了!

        “用杆子!把他捅出去!”旅游帽怒吼道。

        帆布手套哭泣着,但是依然用受伤的手抓住那根用来套狗的套杆,将套杆反过来捅向缺口,想把缺口外的小灰灰捅下车。第一下猛戳似乎戳到了什么,外面响起了很响亮的“喀嚓”声,把杆子收回来发现已经少了一截。这是包铁的木头啊!来不及犹豫,他再一次捅向外面。一声喀嚓又一声喀嚓,每捅一次就少掉一截。十来下之后,杆子已经没了。

        “用打狗棒!”旅游帽怒吼着提醒同伴做最后挣扎。在对付杆子的过程中,小灰灰没空进一步撕开车体了。

        车子里有两根打狗棒,一长一短。这两根打狗棒都是硬木的,很结实。它们足足坚持了一两分钟才宣告结束。

        他们还有叉狗的叉子,叉子的柄也能用。这个叉子坚持的时间略长,但是最终还是阵亡了。

        车子里已经没有能用的棍子了。两个人都听见了那可怕的撕裂声。小灰灰从外面咬住了缺口边缘,猛的一扯,将缺口掀开一个大口子。这小小的猛兽钻进车厢了。现在,这里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止它!

        前面的旅游帽回头看见小灰灰进来,眼疾手快的拿起自己脱下来的破衣服(之前被小灰灰扯破的),冲着后面一丢。车子高速行驶带来的劲风相助,这破衣服将小灰灰裹了个正着。别看小灰灰咬起硬物那是一口一截,但对付这种软布料就麻烦了许多。来回反复撕扯了好一阵子才把它变成烂布条,随风被吹出了缺口。

        “快,脱衣服!”眼看着有戏,旅游帽赶紧提醒同伴。帆布手套也回过神来了。小灰灰刚刚把破布条解决,又一件外套迎面而来,将它罩住。在小灰灰对付这件新的外套的时候,旅游帽已经脱掉了自己里面的长袖t恤。接着,帆布手套也一样。

        对付完外套,又连续对付两条t恤,小灰灰愤怒的简直发狂。幸好t恤这玩意单薄,对付起来比外套简单的多。

        “怎么办,我们没东西了!”帆布手套简直绝望了。

        “傻瓜,裤子!”旅游帽吼道。在小灰灰解决掉最后一条t恤之后,他及时的丢出了裤子,用裤裆将小灰灰罩了个正着。

        这裤子比外套还难对付,毕竟还连着皮带呢。小灰灰疯狂撕咬着,不管是布料钢铁皮革还是口袋里什么杂物,都是直接咬碎撕扯,然后被劲风带出缺口去。一条裤子刚刚解决,另外一条裤子就迎面罩了过来。

        “怎么办!”在小灰灰撕扯着最后一条裤子的时候,帆布手套绝望的喊起来。

        “我们快到了,争取最后几秒钟!毛巾……破布!啥东西都行!

        “都没了!”

        “那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