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节 鱼灵1

第七十三节 鱼灵1

        清晨时分,黄公将张成送出昆吾城。

        本来如此重大的事情,是要昆吾大夫来送的。但是昆吾大夫不希望有其他人知道此事,只好暂时由黄公代送。

        对于张成这次打算徒步出行一事,就算是黄公也略显惊讶。毕竟这个年代出远门的第一个选择就是乘车(马车)。上一次张成去夏墟那里也是坐马车去的。但是这一次他却选择了步行。

        张成当然不会说他完全不需要马车,只能借口自己打算坐船——这年头没有什么道路系统,大体上就是瞄准一个方向前进就是了。向东行五六天就能坐船,而一旦坐船的话马车就会成为一个负担。

        先步行几天,然后坐船,再在靠近目的地的时候下船步行完成最后一段路……这种行进方式也是说得通的。论速度和马车差不多,论平稳性甚至更好。所以听到张成的说法,黄公也就不再多问了。

        “这是昆吾大夫的手书,”黄公很珍重的拿出了一封信。这不是普通的信,而是和张成之前从豺狼人斥候那里缴获的泥团一样的密信。当然了,豺狼人那封密信是劣化版,而昆吾大夫这封信是这个年代密信的真正样子:整个泥土已经被烤干烤硬,等闲不会损坏,上面更有完整的印鉴痕迹。也就是说收信人打开信的时候,可以确信密信之前没有被打开过。

        “如果张成公子需要齐、鲁、卫等国之师的帮助,可以将信带给那边的主事人。相信这几个国家的人都会给昆吾大夫一个面子。此信,也可以证明张成公子的身份。但是这封信毕竟是密信,只能用一次,张成公子需要慎重。”

        张成很感激的将这封信收起来了。

        “另外,”黄公拿出一件张成早已经熟悉的东西。“带上玄圭。东夷太远,纵然是昆吾大夫也不可能以挪移之术救援……但是如有不明之事,可以凭此向昆吾大夫求教。”

        昆吾大夫真的下血本了啊!如果说上次去夏墟玄圭是必需品,必须要带上。那么这次去东夷的话,玄圭只是可有可无的东西。有它当然更好,没它也无所谓。但是如果张成失败,玄圭就会落入外人之手……对昆吾大夫来说,这损失可就大了。

        可是哪怕只是为了提高微不足道的成功率,昆吾大夫也毫不犹豫的将玄圭出借给张成了。

        各种事情都交代完毕,下面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张成辞行而去,黄公遥遥望着,直到张成的身影彻底的消失在荒野的尽头才返回。

        他来拜会昆吾大夫,昆吾大夫正在房间里,端坐于上,摆弄着黄公曾经看过的乌龟壳。有宛如流动的黄金一样金色光芒在龟壳之上闪耀着。但是上次这些金色的光芒在龟壳上组成了一排排文字,而这一次,它们只是在无序流动,始终不见停下来。

        摆弄良久毫无结果,昆吾大夫终于停了下来,轻轻叹了一口气。“天意难测啊。”他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这才意识到黄公已经在边上静候许久了。

        黄公是之间见识过这个乌龟壳的威力的。这种精确预知未来的力量……哪怕神祇估计也无法做到吧。所以哪怕昆吾大夫一个字都没提及乌龟壳的来历,黄公肚子里也有数了。此种宝物怎么可能寂寂无名?只是它落入昆吾大夫的手里却是令人有些意外。

        当然了,曾经的昆吾氏是夏室无可置疑的忠臣。夏室灭亡前夕,如果说将一些珍贵的宝物托付给昆吾氏残存族人带走,那也是非常合理的。

        “大夫……”黄公也是有点犹豫。“我已经送张成公子离开了。”

        “嗯。”昆吾大夫不置可否的随意应了一句。

        “这个……前途未卜,我觉得……也许应该再派其他人去不同地方。”所谓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这种分散风险的思路并不复杂,什么年代的人都能想得到。

        “不,此事,非张成不可!”昆吾大夫断言道。“然……成败未知。”

        一年时间,要么昆吾氏将完成延续千年的复国夙愿,以诸侯身份风光回到朝思暮想的故土。要么,就是天子发来了一封讨伐逆臣的命令,昆吾氏要再次踏上流浪之旅了。重新沦为族人离散,居无定所的悲惨日子。

        “张成确实很有潜力,”毕竟几个月时间从接触魔网第一层都勉强直接到现在已经能稳定接触魔网第五层,任何人都知道他潜力巨大。但是怎么说,至少眼下,张成还算不上什么高手。只能说他现在已经是精英。这种实力去执行这种任务,实在有点……没什么把握。要知道,这和上一次不同。上次去夏墟夺取九夷之师的卷宗,张成主要起斥候、打探的作用(理论上如此)。这种任务和个人实力强弱并不直接挂钩。“但是大夫,他终究……终究……”

        “此事就不要多说了……他家人那边怎么样?”

        “他的夫人应该是在夏墟那边学到了什么特殊技术,据说想要造纸。”

        “造纸?”昆吾大夫不以为意。前面说过,例如羊皮纸这种东西其实就是把羊(或其他动物)的皮在木框架上拉张到极致,用刀削薄,干燥后形成,并没什么技术难度,是很平常的事物。唯一的问题就是这种东西原料来自牲畜,也就是说不是牲畜出产区那就没办法制造这种纸。“她想要大牧牲畜?”

        “看下起来不像,她说有特别技艺,可以制造一些质地较差,但价格低廉的纸。她已经在购买一些材料,甚至和楚国来的商人达成了一些协议。另外,还雇了一些工匠。”

        “那就随她去吧。”昆吾大夫对这件事情并不关心。他问及此事,无非是想照顾一下张成的家人罢了。毕竟这世界可以靠着魔法来彼此通讯。张成离家一年的话,收到几封家信还是不成问题的。

        另外一边,张成已经拿出摩托车,在野外飞驰了。

        这些摩托车是从合众国那些小混混手里弄到的——反正旅法师根本没有携带困难的这个问题,所以想带什么东西就可以带什么东西。冬日的荒野里正合适摩托车奔驰——感觉上就和当初骑车去打猎一样。

        开了一段路之后,又换成风元素。比起摩托车来,风元素更省——连汽油都省下来了。

        这一次因为有足够的时间,张成还特地测了一下风元素的速度。虽然风元素可以悬浮带人,但速度还是不够快,大概就是30码左右的速度。好处就是悬浮在一定高度,可以无视地形。坏处就是人悬浮在空中太过于醒目,如果被人用远程攻击突袭,那就是一个最好的靶子。不止如此,风元素还有一个缺陷,那就是它每次被召唤出来存在时间是有限的。因为是薅诸神羊毛的缘故,平均十分钟左右就要停下来重新召唤。虽然说这种暂停不是太碍事,却也相当繁琐累赘。

        也就是说……相对比起来,目前最理想的办法其实就是开汽车。未来最理想的赶路办法就是飞行。当然不是靠着魔法飞行,魔法飞行速度又慢又难操控,赶路的还是例如飞机直升机之类的办法才合适。

        当然真正最完美的方法其实是空间传送,所谓瞬息千里莫过如是。可惜,空间传送这种事情耗能极大,别说远程赶路了,就连战斗中进行近距离传送那也是很费力的。所以就算靠着小熊薅羊毛也不能做——这已经不是薅羊毛了,这是剥羊皮,再迟钝的神祇也会发现的。

        总之,稍微花费半天时间测试一下之后,张成就做出了结论。按照地形情况分为三种选择。地形最平坦的可以开车或者摩托车,地形稍微复杂一点可以骑马或者靠风元素。真正较为复杂的地形时候,可以直线飞行。

        旅行开始之后,越能深刻感到旅法师的厉害。

        张成对于“旅法师”这个词初次接触就是来自“旅法师之书”。这是翻译器的效果。张成现在已经知道,“旅法师”和“法师”之间其实没任何关系,就像是松花江和松花蛋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一样。虽然两者名字之中都有一个“松花”。

        但是旅法师这个词中有个“旅”,倒真的没说错。如果说旅法师适合什么样的生活,那无疑就是旅行。因为旅法师真的就像是蜗牛一样,能把所有家当都随身携带。相反,定居住在某处,反而发挥不出旅法师的优势来。

        嗯,也许到地球上,学车之后也可以去试试旅行一趟。不过回头想想,还是赚钱更重要一些。他还得想办法买各种交通工具呢。

        黄昏时分,张成看到了一个村子。

        这不是张成离开昆吾城区域后看到的第一个村子。这一天他用只能称之为迅猛的速度前进着,他自己也无法确定自己到底赶了多少路。但怎么着都比之前坐马车的时候快上太多。

        今天的旅途也证明了一点——这个世界真的地广人稀。太多未开发利用的土地了。路上他看到不少村子,很多耕地。只能说那些耕地几乎都坐落在耕种条件最优良的地区。条件稍差的地方几乎都是荒地或者叫杂草地。如果这里比之地球,那么估计也只有枫叶国或者袋鼠国这样的国家才有这种条件。如果这个世界都是这个档次,那张成真的要怀疑一下这个世界到底有多少人口了,有没有一百万?

        当然细细想来,这也可能是昆吾大夫的领地本身就是人类核心居住区的外围。或者说昆吾城本身就位于楚国和王畿两个圈子的中间部分,所以除非是朝着王都或者楚国方向前进,否则基本上都会遇到这种荒凉之地。

        而这座村子是张成见过的最大的村子了,最重要的是,村子边上就是一条大河。还谈不上“江”的水平,但是已经算得上一条规模颇大的河流,几百米宽的河面。感觉上这条河已经有资格上九州地形图了。

        说实话,蛮荒社会的科学技术真的太落后了,就算是昆吾大夫这样的人也只能大概的知道什么地方大概是地图的什么位置。只能说个大概,并不精确。虽然以这个时代的标准已经很了不起。但是地图上的东西,特别是这种粗糙的地图,那就叫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也就是说,在这个世界的旅行……要么你需要一个向导带路,要么你就得一路询问才行。

        张成打算先问问这里是什么河。

        这个村子很大。虽然整体结构和张成的“泽村”(张成的村子其实并没有官方正式名称,但通常被昆吾城这边如此称呼),但规模大上许多。保护村子的围墙是筑土而成,但有少量石头。围墙很高,感觉上够得上昆吾城的城墙了。村子的城墙并非是围成一个闭合,而是沿着河岸形成一个半圆。刚才张成从远处就注意到了,这个村子居然还是个港口。虽然考虑到村子坐落在大河边上,这种设计合情合理,但从另外一个角度也能知道这村子不一般。

        如果说泽村的生产模式只有农业,那么这个村子多了一个渔业。渔业意味着他们需要船只和捕鱼工具,而船只和捕鱼工具则需要专业的工匠……从这点来说,村子肯定和外部有着较为密切的交流。这就意味着他们不是那种野人的村落。

        从村子的规模来推测,张成估计这个附近肯定有一座城。这个村子是隶属于这里某个领主所有。可能是一个士人,也可能直属于大夫,甚至可能直属于国君。村子里应该有“三老”,可以直接询问一下。

        “对了,张成。”小熊突然说道。“你感觉到那股……那股味道了吗?”

        “什么味道?”

        “水中……有动物灵的味道!”小熊的声音变得异常起来,敏锐而充满了侵略性。“应该有强大的动物灵呢!”

        “动物灵?”张成是第二次听见小熊说出这个名词。上次小熊说这个词的时候,说的是巴蛇。

        他们此时距离村子还远,远处却隐隐听见村子里有人在击鼓高歌。歌声悠扬,充满悲戚,一直冲入云霄。